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79章 上元

第79章 上元

作者:风荷游月
    送走欧阳仪,谢蓁只觉得整个府里都清净了。

    她让人把长青阁的东西都放回去,院子里里外外都打扫一遍,把欧阳仪居住的痕迹都清理干净才罢休。

    严裕从宫里回来的时候,她正指挥下人把欧阳仪用过的桌椅板凳都扔了,换上新的桌子椅子。

    她站在长青阁院子里,连颐指气使的模样都那么可爱。

    留兰抱着欧阳仪用过的被褥枕头走出来,问她:“娘娘,这些东西还留着吗?”

    她义正言辞地反问:“留着过年啊?”

    一转头,看见严裕正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她脸一红,三两步跑到他面前,“我把欧阳仪用过的东西都扔了,你生不生气?”

    他垂眸,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为何要生气?”

    她说:“因为重新买东西要花很多钱。”

    那守财奴一般的小模样,让人看了就觉得好笑。

    严裕不顾下人在场,捏捏她的脸,“我看起来很穷么?”

    她嘻嘻一笑,捂着脸后退一步,“不穷。”

    小混蛋。

    严裕盯着她,忽然上前握住她的手,把她从长青阁带出去。走在回瞻月院的路上,他说:“以后府里的财产都归你管,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路上不少来往的下人,见到他们屈膝行礼。

    谢蓁歪头看他,故意笑着问:“这么好啊?”

    他无奈地回头瞪她一眼,大概是觉得她不上心,“我平常对你很不好么?”

    她想都没想就点头,“当然不好,可差了。”

    尤其是她刚嫁进来的那阵,她现在想想都觉得自己很委屈。当时她只觉得自己入了狼窝,没有一点逃跑的余地,连说话都没底气。那个时候她就像受气的小媳妇。也不知道怎么就好起来了……反正自从她回了一次家,他们的关系就变了。

    严裕想反驳,然而想了一想,似乎真是那么回事。

    他走在前面,理亏地哦一声。

    后面还说了一句什么,谢蓁没听清,追着他问他说了什么,可是他却怎么都不肯再说第二遍。

    任凭谢蓁怎么说,他自守口如瓶。

    走着走着路上忽然下起雪来,今年冬天似乎总是下雪,瑞雪兆丰年,来年庄稼地里必定要有好收成。严裕回屋给她拿了件斗篷,替她披在身上,没让下人跟着,带着她往后院走去。

    后院湖面结了厚厚一层冰,站在湖心亭看景,满目都是白色,能一览府里的大部分风光。

    谢蓁戴着白色镶狐狸毛斗篷,冻得鼻子红红的,“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走过长长的九曲桥,他和她站在亭子里,亭子里提前准备好了火炉,还有一壶温好的酒。他带着她坐下,把桌上的手炉放她怀里,“不干什么。”

    只是忽然想和她单独待着。

    想来想去,只有这里最合适。

    谢蓁奇怪地看他一眼,虽然怀疑,但也没说什么。见桌上只有酒,就给两人分别倒了一杯,“这是什么酒?”

    “陈年绍兴。”

    严裕刚说完她就要喝,但是这姑娘大概忘了自己酒量很差,一杯合卺酒就能把她喝醉,他实在不对她抱什么期望。原本想阻止,但是看她一脸跃跃欲试,想着反正只有他们两人,她想喝就喝吧,大不了喝醉了他把她抱回去。

    于是就纵容她喝了半杯。

    温酒下肚,整个人都暖和不少。谢蓁酒劲儿上来,勉强还存在一点意识,抱着手炉歪着头念念叨叨:“马上就过年了……”

    以前过年都是在青州跟父母一起过,今年来京城,原本是要跟定国公一大家子人过的,但是她嫁给了严裕,便要入宫去参加家宴。

    严裕托着下巴,欣赏她摇摇晃晃的呆样子,“过年你想要什么礼物?”

    她一阵头晕,看什么都是重影的,勉强撑起精神想了想,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风筝……”

    话刚说完,就一头倒进严裕怀里。

    他伸手接住她,低头看向她红彤彤的双颊,忍不住用手指刮了刮,旋即弯起薄唇,勾出个昙花一现的笑容。“你也忒没要求了。”

    过年这么难得机会,他本想给她准备一份厚礼,谁知道她只想要一个风筝。

    远处琼花晶莹,雾凇沆砀,雪花一瓣瓣从天上飘下来,勾勒出银装素裹的琉璃世界。近处他拥着她,用斗篷把她裹得严严实实,俊脸含笑,冲淡了眉梢的冷峻,最后一低头,含住她的双唇。

    刚才她问他说了什么,其实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话。

    她不是说他以前对她不好么?那他以后对她好就行了。

    *

    过年这天,元徽帝在麟德殿设置家宴。宴上没邀请多余的官员,只邀请了皇家子嗣。

    谢蓁得以见到以前没见过的三皇子,四皇子等几位皇子,还有他们的皇子妃,以及各路后妃。家宴没有外人,元徽帝似乎心情很好,忍不住跟太子和几位皇子多喝了几位。谢蓁坐在严裕身边,右手边是七皇子,七皇子没有娶妻,为人倒是很热情,一个劲儿地叫她六嫂。

    有人来给谢蓁敬酒,都被严裕挡了回去。

    有些是在挡不住的,他索性直接替她喝了。

    大皇子见状忍不住笑话,“平时看老六冷冰冰的,没想到是个这么护短的。”

    他倒也没反驳。

    用过家宴,元徽帝领着众人去太液池湖畔看烟火,天边骤亮,火树银花。大抵是看过严裕为她准备的烟火,谢蓁看这些反而没有多少热情。但心情还是很好的。

    接下来没有在宫外建府的留下来陪元徽帝守岁,在宫外建了府邸的,元徽帝也不勉强,想回去就回去吧。严裕当然选择回去,没跟元徽帝客气,带着谢蓁就出宫回自己家。

    回去的路上,谢蓁不解地问:“你为什么不让我喝酒?”

    其实她在宫里就想问了,只不过一直找不着合适的机会。她觉得自己喝一两杯应该没什么,但是严裕却连碰都不让她碰。

    严裕一晚上被几位皇子灌了不少酒,浑身都是酒味,他闭着眼睛说:“你会喝醉。”

    谢蓁不信,“我从没喝醉过!”

    那是因为她喝醉的时候从来不记得吧?

    严裕睁开眼看她,眼里蕴笑,大抵是他刚刚喝过酒的缘故,眼里没有平时的冷漠和凛冽,只剩下缠绵柔情。谢蓁被这样的眼神看得满脸通红,顿时偃旗息鼓,向后坐了坐,不甘心地说了句:“……好吧。”

    回到皇子府,吴泽把他扶下马车。

    来到瞻月院门口,他挥手让吴泽下去,勉强稳了稳神智,带着谢蓁往厅堂走去。

    过了厅堂便是内室。

    在国公府时,谢蓁一开始不让严裕跟她同榻而眠,让他自己睡外面罗汉床上。他总是半夜爬到她床上,一觉睡到天亮,赶都赶不走。后来回来皇子府,他自然而然地不肯再让她睡侧室,把她放在侧室的枕头拿了过来,逼着她跟自己睡一张床。

    谢蓁一开始是抱着视死如归的态度,睡就睡吧,反正都拖了这么久了,再拖也拖不下去。

    可是严裕却没有跟她想的那样,他跟在她睡在一起,只是晚上抱着她,没有做出什么别的举动。

    谢蓁一边纳闷,一边又有点庆幸。

    出嫁前听嬷嬷说,做那什么很疼的……

    她还在胡思乱想,严裕已经把她罩在身下,对着她的脸就啃了下来。

    她疼得呜咽一声,“你轻一点……”

    他满身都是酒气,身子火热,在她身上每亲一下,她就觉得那里好像着火了一样。越吻越收不住,她以为今晚他们就会圆房,没想到他只是在她脖子上亲亲啃啃,最后重重地喘着粗气,抱着她哑声说:“睡觉。”

    “……”

    这怎么睡得着啊?

    他的身体都要烧起来了啊!

    谢蓁白白紧张了一番,低头小心翼翼地觑他的表情,见他只是紧紧闭着眼,好像忍得十分辛苦。她不懂得男女之道,但是之前答应过他及笄之后就圆房的,她以为他是为她着想,以为她害怕,所以伸手挠了挠他的手背,“小玉哥哥……”

    严裕嗯一声,又哑又沉。

    她看着他的长睫毛,实在不好意思开口,咬着唇瓣犹豫再三,“其实,其实我还是有点害怕……”

    他没说什么。

    她又道:“不过……不过……”

    他开口:“不过什么?”

    谢蓁脸颊红得滴血,一直红到耳朵根,连声音都变小了不少:“如果你轻一点……就……”

    这大抵是世上最动听的话,严裕听得浑身都酥了,好不容易快压下去的情绪,一瞬间被她重新点燃。他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口把她生吞活剥了,箍着她的手臂不由自主地收紧,恨恨地说:“谢蓁……你这小混蛋!”

    谢蓁莫名其妙,她都说到这份上了,他骂她干什么?

    于是鼓起腮帮子转了个身:“我才不是小混蛋。”

    严裕好气又好笑,把她重新捞回来,贴着她的脖子又亲又吻,最后咬住她的耳垂说:“我一走不知道要何时才能回来,万一我们现在圆房,你有身孕了怎么办?”

    谢蓁最招架不住他咬她耳朵,用手捂住,“那就生下来啊。”

    他不吭声,许久才道:“我想陪在你身边。”

    谢蓁后知后觉地再次红了脸,心想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他想得可真远。

    “你会去很久么?”

    他说:“最少一两年。”

    谢蓁在黑暗中哦一声。

    他不放心,人还没走,就开始叮嘱:“不许忘了我。”

    她忍俊不禁,故意跟他唱反调,“我尽量吧。”

    他气得咬牙,最后再次把她按在身下狠狠亲了一通,小姑娘在他身下鬓发凌乱,睁着水汪汪雾蒙蒙的眼睛,看得他浑身上下热血沸腾。他抽身而出,什么都没说,自己跑到隔壁洗了个澡才回来,然后再也不敢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了,老老实实地抱着她睡了一觉。

    *

    日子很快到了上元节。

    十五这天,家家户户吃元宵,六皇子府也不例外。

    谢蓁最喜欢芝麻馅儿的,吃下去满口香甜,她能一口气吃好几个。不过严裕不喜欢吃甜的,她就舀了一个送到他嘴边,一个劲儿地劝哄:“你吃一个,你尝一尝,可好吃了!”

    他也就看了一眼,始终不为所动。

    谢蓁最后气鼓鼓地塞到自己嘴里,用牙齿一咬,香甜的芝麻馅儿溢满口腔。她撑得一边腮帮子圆圆的,看得他心动,探身吻住她的双唇,撬开她的牙齿跟她一起品尝嘴里的元宵。

    谢蓁受到惊吓,没想到还能这么吃!

    等他把她嘴里的元宵吃完了,连馅儿都舔得干干净净,她还没回神。

    他得寸进尺,喝一口清茶润口道:“太甜了。”一语双关。

    谢蓁轰地红了脸,捂着双颊瞪他:“你为什么抢我的元宵?”

    他问她:“不是你让我吃的?”

    可是没让他这么吃!

    谢蓁抿唇,没发现他还有这么无赖的一面。可是事后想一想,又没什么好生气的,反正他幼稚,她不跟他一般计较。

    上元节最大的节目不是吃元宵,而是晚上的灯会。

    太阳还没落山,花灯初上,街上都是各种各样的花灯,形状稀奇古怪,五颜六色。每到这个时候,养在闺阁里的千金都出来了,一年里最热闹的时候,莫过与元月十五上元节。街上不仅有卖花灯的,还有猜灯谜的,熙熙攘攘到处都是人,喧哗热闹,远处繁光缀天,月明星稀,是京城一大盛景。

    谢蓁老早就坐不住了,她也想去外面玩,可是严裕说外面人太多,怎么都不肯答应带她出去。

    她在院里急得团团转,似乎能听到远处街上的喧闹声,“我们带着吴泽和吴滨?”

    严裕坐在廊下,“不行。”

    她朝他哼一声,“小玉哥哥是坏蛋!”

    他不为所动,偏头坦然地接受了这个罪名。不是不让她出去,实在是最近不安全……朝中异动,他到哪儿都被人跟着,带上她只会更危险。

    谢蓁不死心,乌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噔噔噔跑到他面前,弯腰在他脸上啄了下,“我们出去吧?”

    他耳朵一红,抬眼瞪她。

    她假装没看到,从脸上亲到嘴巴,学着他亲她的样子照猫画虎,慢慢地舔他的嘴角,“好不好?”

    她认认真真地啃他,娇软的嗓音轻轻哼哼,每一个都是诱惑。

    他最终没抵抗住,在她唇上咬了一下,“……好。”

    *

    谢蓁如愿以偿地出来。

    一到外头,就像从笼子里放出来的鸟一样,撒了欢儿似的欢喜雀跃。马车停着街尾,他们走下马车,她带着他穿梭在各个摊贩铺子上。她的孩子心性未褪,看什么都觉得稀罕,就连路边捏的小面人儿也不放过。

    谢蓁让老大爷照着她和严裕的模样一人捏了一个,没想到还真捏的有模有样,眼神姿态都像极了他们。

    谢蓁把笑得眉眼弯弯的女面人递给严裕,自己则拿着凶神恶煞的男面人,左看右看,嫌弃地说:“小玉哥哥就不能笑笑吗?”

    一边说一边把面人放到他脸庞,就着花灯的光线看了看,还真是一模一样。

    她扑哧一笑,拉着他往下一个地方走去:“我想吃窝丝糖!”

    严裕就给她买了一小包。

    她一路捧着油纸包,看见什么都想要,严裕负责给她付钱。并且她吃不完的东西,一般也都交给他解决。别的还好,窝丝糖实在太甜,他无论如何都不吃。她就亲自喂到他嘴里,笑眯眯地问:“好吃吗?”

    严裕抿唇看她,不承认也不否则。

    她要走,他把她拉住,伸手用拇指拭去她唇上的白糖,“你怎么吃得满嘴都是?”

    她眨巴着大眼睛问:“好了吗?”

    他多停留了一会儿,才嗯一声,“好了。”

    左手便是一个卖花灯的摊子,上面挂了不少精致的花灯。谢蓁的目光被吸引过去,站在摊子面前挑了两个最好看的莲花灯和兔儿灯,自己拿着莲花灯,把兔儿灯递给严裕,大方地说:“这个给你。”

    严裕还在吃她剩下的那包窝丝糖,随口问道:“为什么买兔子灯?”

    她回答得头头是道,“跟你很像啊。”

    他堂堂七尺男儿跟兔子哪里像了?

    她继续说:“……一急就会红眼睛。”

    严裕不接,把兔儿灯递给后面的吴泽,腾出一只手牵着她往湖畔走。那里才是最热闹的地方,岸边树上都是猜灯谜的,放烟火的,还有放河灯的。两岸亮如白昼,不少书生佳人相会于此,胡诉衷情,暗生情愫。

    湖面上飘着不少河灯,星星点点的火光像一个个星辰,点缀了平静的湖面。犹如一条银河,两头牵着女郎和织女。

    严裕把吴泽买来的河灯递给她,她兴高采烈地带着他到湖边,点燃上面的蜡烛,轻轻地推向湖心。

    等河灯飘远以后,谢蓁扭头问他:“小玉哥哥猜我许了什么愿望?”

    她一双妙目熠熠生辉,明亮夺目。

    他看着她。

    她凑到他耳边,声音很轻,像说悄悄话:“我希望小玉哥哥平平安安地回来。”

    他心中一动。

    这个笨蛋,不知道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吗?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