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80章 胎记

第80章 胎记

作者:风荷游月
    放完河灯,谢蓁站起来。

    远处河岸灯火辉煌,人声鼎沸,可谓热闹非凡。

    她原本想带着严裕去猜灯谜,然而没走几步,忽然停了下来。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有道视线一直追随着他们。

    可是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大可能,他们站在暗处,又不显眼,谁会看到?

    本以为是自己多想,她站在湖畔与街道的交汇处,不经意地抬眸往一间茶肆二楼看去,果真对上一双犀利深邃的眼睛。

    茶肆临街而设,门口熙来人往宾客盈门。一楼请了说书的先生说书,二楼是单独的雅间,阁楼精致,雕栏玉砌,一看便不是普通人来来往的地方。她看到那个人坐在窗边,身后站了两个侍卫打扮的人,那人朝她微微一笑,算是打了个招呼。

    大皇子?

    谢蓁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错愕过后,心里渐渐涌上一种不舒服。

    说不上来……她下意识地不喜欢严韫。

    严裕察觉到她的异常,循着她的视线往上看去,看到阁楼上的人后,脸色不变,放在袖子下的拳头却暗暗收紧了。

    街上穿梭的行人挡在他们面前,很快大皇子的侍卫走下茶肆,来到他们跟前问道:“平王邀请六殿下去楼上一坐。”

    大皇子严韫十八岁被元徽帝封王,如今居住在宫外的平王府。元徽帝赐他的这个“平”饱含多种深意,大抵是想让他平心静气,平平和和地过完一生。然而元徽帝始终不了解自己的几个孩子,严韫是前皇后所生的嫡长子,怎能甘心做一个平庸的王爷?

    如今元徽帝精神矍铄,不到退位的年纪,一旦他的身体出现任何状况,恐怕就是严韫起兵造反的那一日。

    他如今兵力与太子不相上下,而严裕则颇受元徽帝重视,手中把持着边关的二十万兵。若是能将严裕纳到自己麾下,绝对是如虎添翼,那他跟太子之间便可以分出个胜负了。

    可惜严裕是太子的人。

    他曾想方设法要拉拢严裕,始终未果。

    严裕与他道不同不相为谋,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无法化解的矛盾。他想收买严裕,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严裕顿了顿,婉拒:“皇子妃身体不适,请帮忙转告大哥,我们正准备回府,就不上去了。”

    侍卫直起身,往谢蓁身上看了一眼,旋即点点头,转身回去禀告。

    谢蓁盯着他离去的方向,直到那侍卫上楼与大皇子回禀,大皇子举起茶杯惋惜地摇了摇头,他们才离开。

    谢蓁看出他的不愉快,等走远以后才问道:“大皇子是什么样的人?”

    他们停在一座桥下,花灯从他们面前漂流而过,严裕才说:“平王手段狠毒,心机复杂,你对他最好敬而远之。”

    他不叫严韫大哥,而是叫平王。

    这其中似乎还有别的牵扯。

    谢蓁听罢,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于此同时,对面的湖岸站了几个熟悉的身影。

    今日上元,冷氏让谢荣带着谢荨到街上转转,顺道挑选几个漂亮的花灯带回来。这阵子为了谢立青去邬姜一事,府里上下都过得比较压抑,冷氏心疼孩子,便特意让他们到街上放松放松。

    谢荨不喜欢花灯,她喜欢街边卖的糖人。

    谢荣就让卖糖人的画了一个谢荨的生肖,付了钱,带着她随处到岸上走一走。

    前面树下支了不少灯笼,树上牵扯红线,每一条红线下面都系着一个绣连理枝的香囊,香囊里分别写着半句诗。这树上挂满了香囊,然而成上下句却只有那么一对,谁若是能和另一个人拿到一对,那便是天赐的缘分。

    因此树下站了不少姑娘少年,纷纷满怀希冀地取下香囊,寻找各自的有缘人。

    谢荨和谢荣都没兴趣,一个是太小,一个是觉得不靠谱,正准备绕过这棵树往前面走,却听到后面传来一声——

    “七姑娘!”

    谢荨咬着糖人回头,在众多人中,一眼就看到站在明亮处的和仪公主。

    她穿着秋香色秋罗大袖衫,配一条大红宫锦宽襕裙子,外面披同色遍地金妆花缎子鹤氅,头戴珠翠,明艳照人,一看便是精心打扮过的。谢荨看到她身边还有一个姑娘,与她同样身高,梳飞仙髻,戴八宝碧玺如意簪,穿一件织金浅红纻丝袄,系一条结彩鹅黄锦绣裙,身段窈窕,玲珑有致,原本是极引人注目的打扮,却因为脸上挂了一条透纱丝绢,挡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碧清妙目和一双秀气的柳叶眉。

    她跟着和仪公主往这边看来,那一眼微波流转,风动月华,更引人无限遐想。

    谢荨与和仪公主交情不深,等她们走到跟前,腼腆地笑了笑:“你们也来看灯会?”

    严瑶安点点头,目光却落在一旁的谢荣身上,向来率直大方的姑娘露出赧然,不敢多看,很快移开视线对谢荨道:“是啊,我原本想求六哥带我来的,不过他没答应,我就只好自己出来了。”

    一年里只有这个时候,元徽帝才会准许她出一次宫。

    说着,严瑶安向两人介绍身边的姑娘,“这是内阁首辅顾大学士的四女儿顾如意。”说罢,又向顾姑娘介绍他二人,“如意,这是定国公府的二少爷和七小姐。”

    顾如意看向二人,弯目一笑。

    这就算认识了,严瑶安是个急性子,没等说上几句话,一眼就看到后面挂满香囊的姻缘树,“那是什么?”

    谢荨方才听过路的姑娘说了,所以这会能解释上来,“树上挂了香囊,香囊里写着诗句,若是两个人的诗句能凑一对,便是一种缘分。”

    严瑶安听罢,顿时来了兴致,带着顾如意便往前走,“我们也去看看!”

    没走两步,见谢荨和谢荣站在原地不动,想了想,折返回去拉着谢荨一起过来,“阿荨也来吧。”

    谢荨不会拒绝人,只好跟着去了。

    她扭头向谢荣求助,谢荣果真跟了上来。

    几人站在树下,下面的已经被人摘得差不多了,严瑶安偏要够最上面的那个,踮起脚尖够了半天,始终没够到。她不服气,便让身后跟着的侍卫帮她摘下来,她没打开,怂恿顾如意也摘一个香囊。

    顾如意顺手摘了离她最近的那个。

    两人一起打开,严瑶安的字条上用簪花小楷写着:“暗想玉容何所似?一枝春雪冻梅花,满身香雾簇朝霞。”再看顾如意,却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但愿人长久。”

    严瑶安把自己的字条翻来覆去地看,苦闷无解:“这句话有什么含义么?你的多好理解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么!”

    顾如意敛眸含笑,安慰她:“不过是凑个热闹罢了,何必当真。”

    她想了想,释然多了,然而转头见谢荣手里也拿着一个香囊,顿时重新燃起希望:“谢二少爷字上写了什么?”

    谢荣面色如常地把字条叠起来,收入袖中,“一句闲诗而已。”

    严瑶安失望地瘪瘪嘴,要是能跟他凑成一对就好了。

    她转身去跟顾如意说话,顾如意站在灯火辉煌处,侧脸恬静,螓首蛾眉,偏头朝她微微一笑,周围绚丽生辉。谢荣收回视线,正好谢荨也凑热闹,从树上拽下来一个香囊,来到他面前神神秘秘地解开,自己小声地读出来:“……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什么呀。”

    谢荣揉揉她的脑袋,带着她往别处走去。

    没走几步,看到对面走来的严裕和谢蓁,谢荨顿时把字条的事忘到一边,远远地喊了声:“姐姐!”

    谢蓁和严裕原本打算回府的,没想到会遇上他们,这下想回也回不了了。

    “阿荨,哥哥!”

    姐妹相遇,免不了有许多话说。

    吴泽和吴滨就近找了一家茶楼,一楼是大堂,二楼是雅间。雅间设施周全整洁,处处透着雅致,正是说话的好地方。

    反正没有外人,不必顾虑那么多。

    雅间里有一张朱漆楠木小几,分别可以坐八个人,谢蓁和严裕原本坐在一边,谢荨偏要跟谢蓁坐在一起,把严裕挤到了一旁。严裕一人一边,对面是谢荣,右手边是严瑶安和顾如意。

    严裕看着谢蓁,脸色不太好。

    可是这有什么办法,总不能把阿荨赶走把……谢蓁回以一笑,假装自己什么都看不懂。

    他轻哼,把手里的两个面人放到桌上。

    严瑶安看到惊奇地哇了一声,拿在手里左看右看,“捏得真像,尤其这个跟我六哥的脸一模一样!”

    店里伙计陆续上茶上点心,茶是今年秋天新上的铁观音,茶香浓郁,茶汤晶莹,还未入口,便能闻到一股醇厚清香。接二连三上来的还有各种各样的点心,除了茶,这里的点心也是一绝,虽然不如八宝斋,但也在京城排得上名号。

    伙计把糕点一碟碟放下来,有枣泥山药糕,炸荷花酥和芙蓉糕等……谢荨馋嘴,第一个拿了一块枣泥山药糕咬了一口,里面枣泥馅儿又甜又足,就是刚刚出炉,有点烫口,她小心翼翼地吹凉一口,给在座每一个人都分了一个。

    严裕好不容易吃完谢蓁的那包窝丝糖,嘴里都是甜味儿,目下对这些东西一点兴趣也没有,只看了一眼,便自顾自地喝起茶来。

    谢蓁从前没见过顾如意,疑惑地问严瑶安:“这是?”

    严瑶安再次介绍:“这是如意,内阁首辅顾大学士的四女儿。”

    谢蓁笑着朝她点了下头,“我是……”

    严瑶安插嘴,“她是我六嫂!”

    谢蓁微微一顿,露出羞赧。

    顾如意不似别的富贵千金爱端架子,她显得十分平易近人,笑起来更是添了两分亲切感,“我在骠骑大将军的府里见过六皇子妃。”

    她们见过?

    谢蓁有些不好意思,“那次阿荨失足落水,我没注意周围,不记得曾与顾四姑娘打过照面……”

    顾如意摇摇头,让她无需介意,“我只是远远地见了一面,并未与你打招呼。你不记得是应该的。”

    说罢露出一双弯弯笑目,透着薄纱,似乎都能看到她脸上的笑容。

    谢蓁这才察觉她从头到尾都戴着面纱,若是在外面还说得过去,不想让外人看到罢了,为何到了屋里还不摘下?她目露疑惑,顾如意大抵也察觉到她的不解,只是轻笑了笑,低下头去,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尴尬。

    然而却没多做解释。

    发现奇怪后,谢蓁不由自主地就注意到她。

    她从头到尾都没摘下面纱,原本谢蓁想看看她吃点心时是否会把面纱摘下来,熟料她连桌上的点心碰都没碰,始终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偶尔与他们说一两句话。

    如果她仲开将军寿宴那天她也戴着面纱,那就可以解释谢蓁为何对她没有印象了。

    喝茶吃点心大约用了半个时辰,看看外面天色,已经过了二更,再不回去宫门都要关了。严瑶安走时仍有些依依不舍,其中无数次想偷偷抢走谢荣的袖子里的字条,但都被谢荣发现了,只好悻悻然地收回手。

    一行人走下楼梯,谢蓁一回头,恰好看到她朝谢荣做了个鬼脸,然而谢荣却没有理她,淡定从容地走自己的路。

    严瑶安盯着他的后背,居然也不生气。

    谢蓁似乎明白了什么,不动声色地转回头去,佯装什么都没看到。

    和仪公主该不是对她哥哥……动心思了吧?可是大哥开春就要去邬姜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而且严瑶安是元徽帝最喜欢的公主,就算她真的对大哥有意,圣上也不会同意这门亲事吧?

    大哥今年及冠,到了说亲的年纪,谢蓁一直不知道他中意什么样的姑娘,总感觉他对什么都淡淡的。

    如果是和仪公主……谢蓁摇摇头,让自己别想太多,万一是她误会了呢?毕竟严瑶安对谁都是一副大大咧咧的脾气。

    走出茶楼,一行人停在路边。

    严裕和谢蓁回皇子府,谢荣和谢荨回定国公府,正好与顾如意同路,严瑶安则自己回宫。

    天色已晚,怕路上不安全,谢蓁本想让顾如意跟哥哥阿荨同路,但是她谢过谢蓁的好意,并说自己家的马车过来了,便辞别众人先走上马车。顾府的马车停在茶楼门口,她扶着丫鬟的手准备踩上脚蹬,路边却突然蹿出来一个醉汉朝她撞来。

    顾如意受惊,忙向一旁躲去。

    那醉汉借着酒劲,趁顾如意和丫鬟都没有防备的时候,一挥手扯下了她脸上的薄纱,笑眯眯地道:“小美人儿……”

    话音未落,看清她的脸后,脸色大变,站稳身子骂骂咧咧一句难听的话就走了。

    顾如意呆呆地站在原地,薄纱掉在地上,她身躯轻颤,眼眶微红。

    谢蓁和谢荨也呆了。

    她肌肤如雪,琼鼻妙目,却在眼角下生了一块胎记。胎记不大,却足够影响整张脸的美观,颜色深红,在五光十色的花灯下显得格外醒目。顾家的丫鬟生气地跺脚,指着醉汉的背影破口大骂,她回过神来,弯腰拾起地上的薄纱,重新戴在脸上,眨去眼里的酸涩,笑容云淡风轻地对他们说:“我一生下来脸上就带着胎记,怕吓到你们,所以才一直戴着面纱,望你们不要介意。”

    谢蓁连连摆手说没有,“顾姑娘太见外了……”

    她话没说完,却见身边的大哥不见了。

    没一会,方才冒犯了顾如意的醉汉鼻青眼肿地被谢荣带回来,跪在顾如意面前磕头认错,“是小人该死,姑娘大人大量,原谅我这一次……”

    连连磕了好几次头。

    顾如意感激地朝谢荣看去,没有多说什么,牵裙上了马车,往家中方向驶去。

    几人相继离开后,谢蓁和严裕坐上回府的马车。

    她想起方才看到的那一幕,托着下巴不住地惋惜,“顾姑娘生得如此漂亮,若是没有脸上那块胎记,该是怎样的美人啊……”

    严裕坐在一旁,一路上听这话已经听了不下十遍。

    她对别人的脸怎么这么上心?把注意力多放在他身上不行么?

    严裕不吭声,她就继续喋喋不休:“小玉哥哥,你说这种胎记有办法医治吗?宫里有没有秘方?”

    他看她一眼,说不知道。

    她气馁地叹一口气,总算不再继续纠缠这个话题了。

    马车行驶在街道上,路边的铺子大部分都关门了,只剩有个别门前还亮着灯笼。整条街上安宁寂静,与方才的喧闹形成鲜明对比,天上挂着银盘一样的月亮,马蹄踏在街道上,发出清晰的橐橐声响。

    没走多久,马车忽然停下。

    严裕问外面的车夫:“怎么回事?”

    车夫道:“回殿下,车轱辘似乎坏了。”

    他微微蹙眉。

    少顷,坐在外面随行的吴泽道:“殿下在此稍等片刻,属下去别处借一辆马车。”

    谢蓁坐在车厢里不安地问:“好好的怎么会坏呢?”

    严裕让她在车里等着,他下去看看。

    原来车轱辘与车身固定的卯榫断了,马车不能再行走,只好暂时停在路边。

    严裕看过以后,掀起车帘重新走上马车。“是……”

    这一看,顿时浑身发冷。

    马车里空空如也,方在还坐在这里的谢蓁,却已经不见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