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81章 平王

第81章 平王

作者:风荷游月
    他眼神骤然变得阴冷,握拳重重地砸在车壁上。

    车壁发出一声巨响,惊动了外面的人。

    吴滨忙问道:“殿下,发生何事?”

    他走下马车,咬着牙说:“谢蓁不见了。”

    吴滨大骇,忙掀起车帘查看,果见里面空无一人,连一丝挣扎的痕迹也没有,可见将谢蓁带走的那人武艺高强,不是一般人。他忙往后追出几十步,一直追到巷口,只看见来往路人,却没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此时正好吴泽借了一匹马来,牵到他跟前道:“殿下,天色已晚,只能借到一匹马……”

    话刚说完,严裕夺过他手里的缰绳,翻身而上,朝来时路上奔去,一句话都顾不得与他多说。吴泽怔在原地,不知所以,直到吴滨过来跟他说皇子妃被人劫走了,他才恍然大悟,紧张起来,“怎么回事?你没看着么?”

    吴滨向他解释当时的情况,对方有备而来,身手高明,几乎没发出一点动静就带走了皇子妃。

    两人互看一眼,然后吴泽飞快地解下马与车厢之间的套绳,跳上马背,对吴滨道:“我去追随殿下,你尽快回府通知管事,多带一些人出来!”

    吴滨颔首应是,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吴泽追出街外时,严裕已经跑远了。

    他向人稍微打听了下,才知道严裕是去往湖畔的方向。

    为何要去那里?难道殿下知道了什么?

    实际上,严裕确实隐约猜到是怎么回事,又是何人所为。他一路疾驰,飞快地往方才遇见大皇子的茶楼而去,终于快马加鞭地来到楼下,却发现茶楼已经打烊了。大门紧闭,门前站着一位穿黑衣的侍卫,见他过来,上前恭敬道:“见过六殿下。”

    他没心思周旋,开门见山:“我的皇子妃呢?”

    侍卫道:“王爷猜到您会来此,让属下转告您一声。六皇子妃无事,请殿下到平王府走一趟。”

    他怒火中烧,俯身拔出侍卫身上的佩剑,朝对方身上刺去。

    侍卫不躲不避,硬生生受了他这一剑。

    严裕扔下长剑,调转马头往平王府的方向去。

    吴泽赶来时,正好他要往回走,遂跟在他的身后。

    平王府距离此处有一段距离,原本半个小时候的车程,硬生生被他缩短了一半时间。来到平王府门口时,大门半开,似乎随时等着他到来。

    严裕下马,一言不发地走入府邸。

    院内灯火通明,路旁灯笼高悬,却寂静得无一人说话。王府管事领着他来到大堂,堂内宝椅上坐着大皇子严韫,姿态悠闲,怡然自得。

    “六弟来了?”

    看到严裕,他不慌不忙地起身让坐,顺道让丫鬟端茶递水。

    严裕不坐,面无表情地立在他面前,“平王劫持了我的皇子妃,不知有何用意?”

    严韫重新坐回位上,锋利的鹰目染上笑意,“六弟何必说得这么吓人?劫持谈不上,不过是请六弟妹来府上坐坐罢了。”

    严裕冷声:“她人呢?”

    “方才在街上听六弟说六弟妹身体不适,本王这才想将她请入府上,如今王妃正陪着她,想必两人谈得正愉快。”

    听闻此言严裕的脸色才算好一些,然而却仍旧没有松动:“现在坐过了,烦请平王让我带她回家。”

    严韫却笑笑,没有回应也没有让下人去叫谢蓁,而是请他坐下谈话。

    “如果不是六弟妹在此,恐怕六弟永远不会踏足我这平王府。”

    他倒是很有自知之明,知道严裕对他深恶痛绝。可是有些人就是脸皮厚没底线,但凡想达成的目的,不择手段也要完成。

    严裕没有接话。

    他喝了一口茶,兀自说道:“六弟与我素来疏离,不如趁着这次机会敞开心扉说一说,我是否不经意时冒犯过你?”

    严裕冷笑,“平王想多了,并无此事。”

    若真没此事,他会不叫他大哥,只称呼他为平王么?

    严韫不信。

    这个六弟孤高傲慢,除了与太子走得近一些,与其他几位皇子都是泛泛之交。然而严韫却能从他的态度中感受出来,他对自己深恶痛绝。

    严韫屡屡想把他招入麾下,但他却始终不为所动。现如今要维持面上和平恐怕不太可能,只有撕破脸开诚布公地谈一谈,好话说不成,只能走这招险棋逼他就范了。

    思及此,严韫反而不着急了,鹰目敛去精光,“那六弟为何对我如此疏远?”

    大皇子长得像他的生母卫皇后,剑眉鹰目,五官深邃,一眼看去便给人一种不易相处的感觉,尤其他不笑时,更加显得严肃冷厉。太子严韬则更像元徽帝多一些,眉目谦和,翩翩君子,与大皇子恰恰相反。

    严裕语无波澜地解释:“我回宫时你已封王,又长我十岁,我理应对你更尊敬一些。”

    胡话连篇!

    严韫心中冷笑,面上却不为所动,“既然六弟对我如此敬重,为何却三番五次拒绝我的邀请?”

    他偏头,“我与大哥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已是说得十分清楚了,他一心一意要为太子效力,无论严韫怎么劝,他始终不会动摇。

    严韫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他的决心,只是十分稀罕自己究竟哪里得罪过他,竟让他怀恨到现在。旋即想到什么,轻轻一笑,“若本王没记错,开春六弟便要去边关了吧?”

    他说是。

    严韫以手支颐,若有所思地看向他,“这一去不知多少春秋,六弟妹一人在家,六弟放心么?”

    音落,严裕抬眸狠狠看去。

    严韫却像什么都不清楚似的,用极其稀疏平常的语气,“六弟若是不放心,不如将让我代为照顾六弟妹如何?”

    他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道:“不劳大哥费心,我自有考量。”

    严韫抬眉,“哦?六弟可别想得太久,毕竟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我可保不准会不会临时改变决定。”

    这是□□裸的威胁。

    严裕紧紧握住云纹扶手,似乎下一瞬,就要将其捏碎。

    严韫注意到他的动作,只是轻飘飘打量了一眼,却没揭穿。

    当初在画舫遇见严裕时,他背着那个漂亮的小姑娘,他就猜到她在他心里的位子不一般。事后找人调查了一下,没想到两人在青州就认识,还是邻居,既然是青梅竹马,想必比一般的夫妻都感情深厚。趁着过年元徽帝设宴,严韫特意试探一番,没想到从不懂得体贴人的六弟,居然会为了她拦酒,看来她在他心里的位子,比他认为的还要重要。

    是以严韫才会动了用谢蓁要挟严裕的念头。

    同原先计划的一样,他动摇了。

    严韫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这一切还要感谢后院正陪平王妃说话的谢蓁。

    想到谢蓁,便想到她那张清丽绝色的脸。

    生得如此粉妆玉琢,难怪六弟对她一片痴心。

    谢蓁也不知道怎么会到平王府来。

    她原本在车里好端端地坐着,突然被一个穿黑衣的人劫持了,她想呼救,却觉得眼前一黑,再次醒来时便是在平王妃的屋里。

    她看着面前亲热含笑的平王妃,仍旧有些摸不清头脑。

    外面天色漆黑,平王妃这里却处处都亮着灯笼,穿戴整齐,似乎早已等候她多时。除此之外,桌上摆满了瓜果点心,这大半夜的,请人做客也不是这么个请法吧?更何况她与平王妃只在宫宴上见过一面,根本没有别的交集。

    谢蓁提出要走,平王妃李玉瓶却想尽各种办法拖住她。

    一会问她青州风土,一会跟她说起京城趣闻,她却一个都没听进去。

    谢蓁等不及,直接站起来往外走:“太晚了,我不叨扰大嫂,请大嫂让人送我回去吧?”

    一只脚刚踏出门槛,便被门外两个五大三粗的婆子拦了下来,“皇子妃娘娘请留步,我家王妃难得邀您来一趟,您就这么走了,是否不大妥当?”

    谢蓁气得要死。

    这是邀请么?

    这简直就是绑架!

    可是她现在在别人的地盘上,而且身边没有一个丫鬟,撕破脸只会对自己更不利。她暗暗咬牙,回头问平王妃:“大嫂深夜叫我过来,该不会只为了与我喝茶聊天吧?”

    平王妃也不反驳,想着她反正都是要知道的,便没有瞒她:“我家王爷与六弟有话要说,王爷让我先照顾你。六弟妹别着急,一会六弟就会来接你了。”

    有话要说?什么话非得用这种方式?

    谢蓁隐隐有不大好的预感,想冲出去,奈何势单力薄。

    她只好重新坐下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门边,等严裕过来接她。

    平王妃见她这样,忍不住笑道:“听王爷说六弟妹与六弟感情深厚,如今看来,果真不假。”

    谢蓁抿唇,不搭理她。

    约莫一刻钟以后,听到外面丫鬟对婆子说:“六皇子来了。”

    她霍地从绣墩上坐起来,心急火燎地冲出去,站在廊下。婆子被她撞到一边,捂着胳膊嘀咕了一句。

    她没听清,眼里只有远处走来的人。

    严裕的脸色铁青,与大皇子并肩走来,看到她的那一瞬才柔和了些。

    谢蓁不管不顾地冲上去,张开双臂抱住他的腰,“小玉哥哥,你总算来了!”

    严裕扶住她的肩膀,心中大定,轻轻地嗯了一声。

    严韫退到一旁,好整以暇地看着二人。

    谢蓁在他胸口蹭了蹭,顾忌有人在场,好些话都没说,硬生生地吞回了肚子里。但是那满满的依赖姿态确实骗不了人的,她像撒娇的猫,拖着娇软的嗓音对他说:“我们回家吧?”

    严裕说好,然后抬头看一眼严韫和李玉瓶,没有打一声招呼便转身离去。

    回到六皇子府,谢蓁才有种脚踏实地的安心。

    她想起平王妃跟她说的话,洗漱过后坐在床边问道:“大皇子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严裕换衣服的动作一顿,面不改色心不跳:“没说什么。”

    “骗人!”谢蓁不信,要真没说什么,至于这么大费周章,闹这么大的动静么?她见他衣服穿半天也没穿好,便上去替他整了整衣襟袖口,“到底说了什么?”

    严裕不告诉她,她气鼓鼓地瞪他一眼。“你不说,我就去睡侧室!”

    他一愣,很快把她抱到床上去,打消她这个念头。

    吹熄了床头的烛灯,屋内很快陷入黑暗。谢蓁不喜欢亮着灯睡,那样她会睡不着,所以屋里没有留灯,连桌上那盏小小的油灯都熄灭了,只剩下窗外月光照进屋里,洒下一地银辉。

    谢蓁原本以为他要跟她坦白,没想到他只是说了句:“睡吧。”

    语气透着疲惫。

    谢蓁闻言就要从他身上爬下去,他反应倒是快,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黑暗中盯着她熠熠生辉的双眸,“你去哪?”

    她眨眨眼:“睡侧室。”

    侧室许久没有睡人,里面的被褥枕头都空了,她也没真打算睡过去,就是想逼他说出实情罢了。

    严裕沉默片刻,无可奈何地咬住她的唇瓣,“他问我何时出发去边关,手中握有多少兵。”

    谢蓁只觉没那么简单,脑子转了转,反应迅速,“他是不是用我威胁你了?”

    当今朝中状况她还是有所了解的,大皇子和太子不和,朝中早已分为两派,严裕是太子的人,但是难保大皇子不会对他手里的兵权心动。如果这次严裕去边关,立下功劳,那对太子来说更加如虎添翼,大皇子受到威胁,自然不会坐以待毙。

    用她来牵制严裕,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严裕不说话,她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他威胁你什么?”

    严裕顿了顿,“要我为他效力。”

    她很聪明,很快想到关键所在,“如果你不答应,我会有危险吗?”

    他抱紧她,掷地有声:“我不会让你有任何危险。”

    谢蓁被他搂得喘不过气,脑袋想得很简单,轻而易举地问:“那如果我跟你一起去边关,是不是就没事了?”

    他一愣,撑起身看她:“那里荒芜偏僻,寸草不生,你过去只会受苦。”

    谢蓁笑眯眯地说:“你会好好保护我吗?”

    他想都不想地点头。

    “那我就不怕吃苦啊。”

    他的胸腔被她的笑容充满了,这一刻对她怜爱到了极致,双臂缠着她,与她脸贴着脸,许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自从谢蓁说过要跟他一起去邬姜后,严裕认真思考了这件事的可能性。

    后来发现还是行不通。

    先不说边关的水土她适宜不了,她身娇肉贵,到了那种地方根本没法生活。最要命的是战役过后,城中死伤数千,有些尸体来不及处理,便引起了一些疾病。疾病传染速度快,听说已经死了数百人,若是她跟着过去,也染上同样的病怎么办?

    严裕不能让她冒险。

    但是她留在京城也会有危险。

    这几日严裕想了无数种办法,却失踪想不出一个万全之计。

    雪融化后,天气一天天暖和起来,再过不久便要脱掉冬衣,换上春衫了。也就是说距离严裕出发的日子只剩下十来天。

    谢蓁听他说了邬姜的状况,没想到那里已经到了如此水深火热的地步,她可以不去,那他呢?阿爹和哥哥呢?他们会不会染上疾病?

    谢蓁越想越担忧,不忍心看严裕为难,就乖巧地对他说:“你多派些人手保护我,府里府外都守着,那样就不怕平王的人了。”

    若真能如此轻松就防得住严韫,那他就白白蛰伏这么些年了。

    后来还是太子看出他的反常。

    一问之下才知怎么回事。

    严韬蹙眉,“大哥此举不大地道。”

    确实不地道,可人家能把不地道的事儿做得理直气壮,谁又能拿他怎么办?

    严韬想了想,最终道:“你放心去边关,在府里多留下一些侍卫,我再安插几名人手,一旦你府上出事,我便让人前去援助。六弟妹是你正正经经取回来的王妃,平王再怎么猖獗,也不敢伤害她。真到了那个地步,我便禀明父皇,不信他不会放人。”

    话虽如此,但他不在谢蓁身边,如何能够放心?

    思来想去,唯有按照严韬的方法做。他留下自己的十二卫贴身守护谢蓁的安危,一旦出了事,第一时间带她回定国公府。这十二卫是宫里培养的最杰出的侍卫,严裕迎战西夷时,元徽帝将这几人送给了他,如今他便让这些人保护谢蓁。除此之外,府里府外还有近百十名侍卫,分布在明处暗处。

    平王再猖狂,也不会明目张胆地来皇子府抢人,这些人足以抵挡一时。

    一切都布置完后,很快到了他出发前一日。

    夜里严裕一整夜都没睡着,他躺在谢蓁身边,屋里点着一盏灯,他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看着她,看了整整一夜。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