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问心抉 > 第1215章 千里哀鸿

第1215章 千里哀鸿

作者:足下
    阴山。

    黑夜中等候着的所有的人,都在那一刹那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气息的波动从那血色的通道之中涌出,犹如狂潮一般在刹那之间席卷了四野。

    修为越是深厚的人对这股澎湃的气息感受越是灵敏,脸色越是震怖,而后震怖在瞬间便成为了无法压抑的兴奋。

    那股散发而出的力量很恐怖。

    恐怖得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正是因为恐怖,所以便印证了它有着足以让修士们超越六界的力量。

    对于这股力量,每个人都压抑不住地垂涎着。

    楚风的脸色有些痛苦。

    他在那股力量之中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不甘与愤怒,简直就像是无数冤死的冤魂所发出的控诉一般,充满了血泪。

    他知道那是他吸收了奕虚裕给他的忘川精华之后的特性,忘川本来便是死于当年大战无数生灵的鲜血与尸骸所形成的,其中充满了不甘和愤怒,和怨毒和诅咒,所以他也能从那飘来的力量之中感受到这些极其强烈的情绪。

    然而令楚风更为痛苦的却是在这股力量之中,甚至还伴随着一个女子痛苦的哭泣之声。

    那哭泣声低沉幽咽,凄楚万分。

    那哭声很悲哀,不是在悲哀自己,而是在悲哀众生,令楚风都禁不住悲从中来,眼眶在瞬间便盈满了泪水,差点便流淌了下来。

    楚风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是不是他想到了鬼国的毁灭所产生的幻听,他只是握紧了拳,又慢慢松开,对鬼国那无数亡魂默默地说了一声抱歉。

    远方的山上,穆天子站在山顶。

    穆天子的右手攥紧了腰间的昆吾剑,关节有些突出,有些发白。

    “这天地的哭泣,你有听到吗?”穆天子问道。

    女子沉默了许久,才长叹了一口气,道:“我听到了。”

    “哈。”穆天子冷笑一声,“孤王总要让他们为他们今日的举动付出他们应得的代价。”

    “鬼国可不是你的人间,鬼国的人死与不死,与你又有什么干系?”女子素手托腮,很认真地说道,“你只是人间的君王,守护好你的人间便足够了,不要再去操心那些与你无关的事情。”

    穆天子瞑目了片刻,才道:“那我要让他们付出一些代价。”

    “这都过去了多久,你为什么还是这副脾气?这个世间……也许根本就不需要你付出这么多,你只是做好自己的本分不好吗?”女子冷笑道。

    穆天子“嗤笑”了一声,道:“那你呢,这么多岁月过去了,你依然不把太多的事物放在心上,可有觉得你的生命有什么意义?”

    “我知道你一直怪我,一直没有原谅我。”穆天子看着远方,认真地说道,“但是我当年如果不在外征战,这些哭声会响彻人间的每一个角落。”

    女子不语。

    “哈,与你说这些做什么,你根本不会懂的。”穆天子叹息了一声。

    “姬满,不懂的人到底是我还是你?”女子愤怒地抓紧了大铁椅的负手,咬牙切齿道,“你要出去征战,我几时阻挠过你?我哪一次不是用断天丝为你织出征袍让你出征?又有多少次是你因为突发的善意卷入不应卷入的战争,甚至让六军身陷险境,是我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你?姬满,你回答我。”

    穆天子微微一怔,旋即道:“反正你我看彼此都不顺眼,你离开吧,这里不需要你。”

    “哈,我堂堂玉灵山山主好歹也是称霸一方的人物,几时轮得到你这个国度都早已破灭的天子来对我指手画脚了?”女子冷笑着,声音之中满是难掩的怒意。

    鬼国之中。

    鬼国的天空此时一片晴朗。

    数千里都是一片蔚蓝的天空,那蓝色很纯净,很高远,一眼望去,便令人神清气爽,无比地舒畅。

    鬼国的大地上,一个个陷入了惊慌的修士在尝试着各种各样的方法,想要从这片已经被禁锢的区域逃离。

    然而任何的尝试都是徒劳的。

    死亡不知道何时会降临,也许便在下一刻,也许永远不会,那完全取决于阵法操纵者的心情。

    惶恐,焦躁,使得修士们越来越不安,彼此之间的敌意也变得越来越浓,一言不合便会轻易地导致他们行为的失控。

    到处都有人在相互攻杀,试图把对手逼入彻底斩杀。

    只有杀人,才能平歇他们内心之中那一份难耐的不安。

    只有杀人,才能让他们暂时忘了他们现在处于怎样的处境。

    失控的人群之中开始出现各种各样无法受到掌控的行为,那些他们曾经对鬼国住民所做过的事情,此刻他们也开始施加到彼此的身上。

    鬼国住民们所体验到的绝望和痛苦,此刻也完全施加在了他们的身上,不断地折磨着他们的每一根神经,使得他们变得愈发脆弱,愈发疯狂。

    千里的大地之上,到处都是哭喊,哀嚎,怒吼,鲜血,与尸体。

    “见识到人心的丑恶了吗?”依然是那两个仿佛冷眼旁观着与自己无干的事情一般的男人,看着大地上那一个个人影,评头论足。

    只不过,白衣人除了一声叹息,便没有再接话。

    赵初尘静默地坐在树下。

    他没有引发玉碎的最后一环。

    并不是因为引发玉碎最后一环会导致什么灾难,因为灾难早就降临了。

    他知道不引发玉碎的最后一环,才是那些冤死的亡魂最愿意看到的事情。

    甚至于,这也是他愿意看到的事情。

    看到那些侵略者,被他们自身的恐惧所吞噬,变得疯狂,受尽折磨,那才是应当的惩罚。

    给个简单的痛快,那太便宜他们了。

    他们的罪孽,只配永远在痛苦之中挣扎,绝对不能容许他们得到解脱。

    离明城外的山上。

    幽泉君拄着剑,背靠着一块大石头,瞑目养神。

    他的身体布满了裂痕,裂痕上全是已经凝固的血痂。

    他的身边躺着一个瘦弱的少年。

    他看到那个少年的时候,少年已经倒在了废墟里,手里却还紧紧握着一把铁弓。

    不知道为什么,他看着那个倔强的少年人,心中有几分难言的亲近。

    也许是因为那个少年人的倔强与骄傲,使他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情。

    他把少年人带到了这里,让他远离了那片修罗场,才又去找颜天君。

    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回到此地,他已经与少年人无异,只剩下了这最后的一口气。

    幽泉君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神色之中有些苦涩。

    他没有能够杀了颜天君。

    在最后的那一刻,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

    对死亡的畏惧,对求生的渴望,使得他毅然选择了逃跑,就像是过去一样。

    逃跑救了他的命,他没有在那突然的爆裂之中丧命,他只是被余波命中——但是这并不能让他能多活多少时间。

    那个时候他才知道,他从来没有以必死的决心去杀颜天君的准备。

    他一直想要的,都只是活下去而已。

    拖着残躯,他回到了这座山上,静静地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咳咳——”

    耳畔传来一阵咳嗽声,幽泉君看着那少年的身躯陡然抽搐,而后猛地睁开了眼睛,就仿佛是做了一个噩梦一般猛地清醒。

    少年人愣了许久,而后看向了身边的幽泉君。

    幽泉君也沉默地看着少年人。

    少年人又愣了许久,才终于猛地想起了什么,挥舞着手里紧紧握着的大铁弓,向着幽泉君砸了过来。

    幽泉君虽然已经身负重伤,但是却也不是这少年人可以匹敌的对手,他只是微微看了少年人一眼,沉重的压迫便压得少年人再也动弹不得。

    “我救了你的命。”幽泉君缓缓说道。

    少年人的嘴角挑起一丝弧线,那是嘲讽的,充满了鄙夷的弧线。

    幽泉君从少年人的眼眸中看出了恨意与敌意。

    这份恨意与敌意是永远无法消除的。

    幽泉君看着那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年人,看着他的神情,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冷意,一阵寒彻心扉的冷意。

    这个少年人的心已经彻底扭曲了。

    鬼国如果还有幸存者的话,他们的心,都已经扭曲吧。

    仇恨的种子已经在鬼国所有还活着的人的心中扎下了根,长出了芽,甚至已经开花,甚至已经结果。

    可是,那又能怪谁呢,难道要说这些心怀仇恨的人不懂得放下,不懂得宽容吗?

    面对这样的事情,要怎么去放下,要怎么去宽容啊?

    他活了这么多年,尚且做不到的事情,又有什么资格去要求这些孩子们做到啊?

    当他们长大的那一天,他们一定会把复仇的火焰倾泻向六界的。

    不能让他们活着啊!

    当幽泉君从自己的思绪里清醒过来的时候,那个少年人已经被一道道剑光切割成了一块块整齐的肉块,就好像是新打的豆腐一般,码放得整整齐齐,甚至就连嘴角的那一丝弧线依然栩栩如生。

    幽泉君愣愣地看着眼前那些肉块,两行清泪再也忍不住从浑浊的眼眸里流了出来。

    上天啊,我到底做了些什么啊……

    心理扭曲的人……又到底是谁啊……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