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重生娱乐圈:天后归来 > 第9章 蝴蝶之笼

第9章 蝴蝶之笼

作者:夏婉瑛
    夏绫望着他,怔在原地,勉强挤出一个笑,希望他最后记住的是她的笑脸。

    可是,她还没想好该怎么向他解释离家的事,他已经重重一个巴掌甩下来:“夏绫,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歹毒,下毒杀人这种事你都做得出来”

    下毒杀人

    她不明白他在说什么,猝不及防倒在地上,额角不知磕着哪里,有鲜血流下来,模糊了视线。她怔怔地看他,意识有些茫然,耳朵里嗡嗡地响。

    他俯下身来,抓住她薄衫的襟口,“敢杀王静琬,你胆子倒是不小,现在王家追过来要说法,你知不知道你惹了多少麻烦”

    王静琬他的未婚妻,死了

    这个念头在她脑中只是一闪而过,就隐去了。她努力睁大眼睛想要看清眼前的男人,可鲜血模糊了视线,怎么也看不清楚。脸颊火辣辣地疼,大约是肿起来了,让她连说话都口齿不清:“我要走,让我走”

    那个女人死不死,已经与她没有关系了,她所有的注意力只集中在一件事上,那就是裴子衡竟然对她动了手。这是他第一次打她,毫不怜惜地,就像面对一个仇人。

    原来,他们的感情这么脆弱。

    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哈,也不能说是不相干,为了一个所谓的门当户对,政治联姻,他可以把他们十多年的感情都放下,弃如敝履。

    缘分,真的已尽了。

    夏绫没有杀他的未婚妻,可他不信。

    据说,最后一个见到王静琬的人就是她,在她找王静琬谈完话后的没多久,那个女人就被人发现死在咖啡厅包厢的沙发座上,身边翻倒着一杯饮料,上面有她夏绫的指纹。

    裴子衡囚禁了她。

    那之后发生的事,夏绫恨不得永生遗忘。那炼狱般的一年,只让她认清了一件事,那就是,曾经那个温柔的、承诺过要保护她一辈子的裴子衡已经死了,取而代之的,不过是个狰狞的禽兽,残暴的恶魔

    初秋凉风吹过,冷得她打了个寒颤。

    夏绫从往昔的追忆中回过神,抱紧怀中的牛皮纸袋。纸袋里,是这次采购的各种外景用品,沉甸甸的分量让她有一种真实活着的感觉。大街上人潮汹涌,挤得她有些步履蹒跚,然而置身其中,却奇异地让她感到安全。就在一个多月前,她简直不敢想象,自己还有逃脱裴子衡的禁锢、好端端地走在大街上的一天。

    距她死亡重生,已经一个多月了。

    不是她刻意去计算日子,而是

    夏绫仰起头来,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商业广场上,周围人头攒动,来来往往的年轻人手捧白色雏菊,从她身边经过。有的人在低声哭泣,有的人正与身边人说些什么,隐隐约约听见“夏绫”“可惜”之类的字眼。

    广场上回荡着熟悉的旋律,是她许多年前唱过的一首抒情曲。中央的大屏幕上,反反复复地播放着一个醒目的黑白标题:

    沉睡的蝴蝶夏绫逝世七七悼念

    落款是帝皇娱乐。

    现场直播。

    自己看自己的悼念直播是一件很诡异的事,夏绫没想到,偶尔出来逛个街居然能赶上这个,不禁有些仓皇。想要转身离开,脚下却像生了根一样无法动弹,内心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叫嚣着渴望着,不知道裴子衡会不会露面不知道她死之后,他过得可好

    夏绫,你真是没救了。

    内心又有一个声音在狠狠地鄙视着她,他害你至此,你还对他念念不忘

    周围的人不断撞在她身上,不满的声音越来越大:“喂,走不走啊,好端端地站在路中间挡什么道。”“让一让啊,别挺在这儿装死。”

    她被他们推搡来推搡去,直到,撞上了一具坚实的胸膛。

    “叶星绫,你走路不长眼睛的吗”是陆涛,气急败坏地将她拉到路边站好,“要发呆找个没人的地方发去,这里现在到处都是夏绫的死忠脑残粉,你杵在路当中,万一遇到个什么踩踏事件之类的,死了都找不到人赔去。”

    夏绫:“”

    “看着我干嘛难道我说错了吗不要告诉我你也是夏绫的死忠脑残粉。”陆涛双手插在宽大的裤袋里,表情极度不耐烦,说话间,还一连凶狠地回瞪了好几个朝他瞪过来的“夏绫死忠脑残粉”。

    夏绫无语了。

    好不容易,她找回自己的声音:“你来这里干什么”

    “出来买点东西,如果不是马上就要出发去拍了,只有今天是休息日,我才不会赶在开夏绫悼念会的时候出来找罪受。”陆涛说着,朝她身后挥了挥手,“这里”

    夏绫转头,见他的两个跟班小弟拎着大包小包,艰难地在人群中冲杀出一条血路,喘着粗气来到他们身边。

    “哎哟妈呀,陆哥我和你说,我算是见识到了什么是疯狂的粉丝,这帮人真的就像疯了一样,里三层外三层的把这里堵得水泄不通,居然还真的有好多人在哭你看那边,还有那边”两个小弟放下手里的东西,一边口沫横飞地说着,一边兴奋地指给陆涛看。

    好半晌,才看到陆涛面前的夏绫。

    “咦,这不是叶星绫吗”两个小弟叫了起来,见鬼一样看着他们,“陆哥,你怎么和她在一起”也难怪他们大惊小怪,昨天她和陆涛还势同水火,不但比过一场,而且陆涛还当着训练营那么多人的面给她下跪,怎么今天就如此和谐地凑一起说话聊天了

    其实,夏绫也觉得奇怪,该说这个陆涛是神经大条呢,还是不计前嫌要是换做别人,昨天才对她下跪,今天见到她肯定是绕着走都来不及,谁还会那么好心拉她到安全地带

    陆涛对天翻了个白眼:“要不是遇到我,她就被人踩死了。”他点点她,手腕上的各式链子叮当作响,“叶星绫,昨天的事情我愿赌服输,就此揭过。但是,今天我救了你一命,你怎么报答”

    “你想要什么报答”夏绫算是发现了,这陆涛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孩。也难怪之前会那么幼稚地往她桌上倒墨水,这像是心智成熟的人会做的事么

    陆涛听她这么问,眼睛顿时亮了:“你昨天跳的那段大回环,我发现对空侧踢的时候有个细节和一般的大回环不一样,就是脚腕那里我从来没有见过,今天早上我自己试了几次,也做不到那样的角度,你是在哪里学的,快点告诉我”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