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重生娱乐圈:天后归来 > 第17章 与美男共进午餐

第17章 与美男共进午餐

作者:夏婉瑛
    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夏绫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卫韶音向厉雷打了个招呼,拿着曲谱匆匆就走了。夏绫望着他的背影,想,之前听业界传闻说他是个工作狂,看来果然没错。

    那株繁茂的凤凰花树下,只剩了厉雷一人。夏绫扶着二楼露台的栏杆看他,他与她对视片刻,扬起一抹慵懒的笑:“之前让管家送来的木芙蓉,还喜欢吗”

    她想起房间里的那束花:“很漂亮,谢谢。”

    于是他的笑容深了些。

    一时就有些无话。

    夏绫不欲与他有所瓜葛,欠了欠身想要离开,他却叫住她

    “等一下,叶星绫。”

    “boss大人还有事吗”她站住脚,回身问。

    明媚的秋光中,他斜倚着那株冠盖如云的凤凰花树,金色澄澈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随着笑容潋滟明灭,有一种捉摸不定的诱惑。他说:“我本来是约了阿卫一起吃午餐的,抄近路走了你这里,听见你在唱歌,就停下来欣赏了一会儿。可谁知道,你却把他拐跑了。”

    “”这怎么怪得了她,卫韶音自己要借她的曲谱去研究,她只是一个混在公司底层的小小练习生,难道还能阻止公司的首席制作人不成

    厉雷自顾自说下去:“所以,不如你陪我共进午餐”

    “嗯”夏绫有些惊讶,意外于这个邀约。

    “一个人吃饭很无聊。”他说着又笑起来,“很好吃的大餐哦,不骗你。”

    “抱歉,boss,我的伤还没好,需要静养,请恕我无法奉陪,您还是找别人吧。”她尽量礼貌地拒绝。是他觉得一个人吃饭无聊,又不是她,相反,她还挺喜欢独自一人呆在这里的,有那么多的声调要练,谁耐烦去应酬大老板

    厉雷的眼中似有一闪而过的意外,大约是没想到有人会拒绝他。

    也对,夏绫想,他是黑道厉家的长房嫡孙,又是天艺的大老板,天之骄子,向来被人趋奉惯了,便以为不管说什么旁人都会无条件遵从。她太了解这些有钱人,都一样的毛病。

    可仅仅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厉雷便恢复了懒散的笑容:“相请不如偶遇,身为客人,你不打算给主人这个面子吗”

    夏绫微微蹙了下眉,察觉到他话里隐隐的威压。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她再不去显然是不识抬举。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在心里叹口气,无奈,只能应了,转身,就想下楼去应约。可是,忽然又想起什么,重新回到扶栏旁,警惕地向楼下望了几眼。

    厉雷一眼看穿她的心思:“二毛不在。”

    她轻轻舒一口气,放松下来。还好那头花豹不在,否则的话,就算冒着得罪大boss的风险,这顿饭她也万万不会去吃。

    她对厉雷说:“请稍等,我换件衣服就下来。”

    山里的天气有些凉,夏绫从衣橱里挑出一条浅亚麻色的长裙,又披了件薄外衣,收拾妥当,这才下楼。见到厉雷时,他没有丝毫不耐烦,反倒打量了她一眼,幽深的墨绿色眼眸里流露出些许赞赏:“这条长裙很衬你。”

    “谢谢。”她说。

    近距离看厉雷,比远观更俊美些,一双狭长的眼睛微微上挑,薄唇轻抿,噙了一丝若有似无的笑。他的颈间用珠链穿着两块士兵牌,不知是什么材质的,泛着淡淡的金属光泽,映着他微深的肤色,有一种仿佛与生俱来的野性之美。

    有一段时间,圈内很流行用士兵牌当装饰,可戴得如此契合的,他算是独一无二。

    厉雷站直了身体,引着夏绫向前走去,口中闲聊:“你很怕二毛”

    夏绫沉默了片刻。

    除了怕,还有憎恶。自从被裴子衡那样对待后,不止敖犬,一切体型类似的猛兽都让她退避三舍,尤其是这头花豹还抓伤过她。但这些话不能对厉雷说,她只道:“畜野兽终究是野兽。”本想说畜生,看在他是大boss的份上生生改了口。

    厉雷不以为意:“很多时候,它们比人忠诚得多。”

    看得出来,那头花豹对他确实很好。虽然没人告诉她,但从上次偶遇时的情形看来,她猜应该是有杀手袭击了厉雷,然后被花豹扑杀。他受伤时,那头花豹是那样烦躁不安,分明担心又焦急。所以说,在这个话题上,他们永远也不会有共同语言。

    她于是轻描淡写地问:“午餐准备的是什么”

    厉雷看她一眼,微微一笑,也换了话题:“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夏绫本来对午餐没有太大期待的,却被他的卖关子勾起了好奇心。跟着他沿曲折山路行走许久,前方花木掩映下,一座精致渡口赫然在目。

    水边一方小小木筏,除了撑篙的船夫,只容两人落座。厉雷率先踏上去,接着绅士地伸出手来,打算扶她。

    夏绫微微侧身避开他:“我自己能行。”

    他轻轻挑眉,无比自然地收回手,仿佛什么拒绝都没发生过。

    她不由佩服他的好涵养,当大boss的,能这样给底层小员工的面子,确实不容易。一边想着,她一边轻盈地踏上木筏,平衡性极好,甚至没有激起木筏最轻微的晃动。微微提起裙摆落座,抬起头来,正对上他微带笑意的眼。

    “谭英选人的眼光不错。”他说。

    “嗯”她有些愣怔,这话题换得未免太快。

    厉雷说:“练过很长时间的舞吧,看着不像一两年级的练习生。”

    她心中一凛,没想到他的眼光这么老辣。这个明明连染琴香这么有名的曲子都听不出来的人,怎么一眼就能看穿她练过很长时间的舞她字斟句酌地回答:“小时候就喜欢跳舞,家里送我去少儿舞蹈班,从小就练着。”

    他微微一笑,没再说什么。

    她心中却总有一丝不安,生怕他看出来什么,试探着问:“您对舞蹈很有研究”

    “研究谈不上,”他有些漫不经心地回答,“前几天阿卫折腾你们这帮小孩时,我远远看了几眼,其他人,和你的水平,不在一条线上。”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