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重生娱乐圈:天后归来 > 第21章 为你再唱一首歌

第21章 为你再唱一首歌

作者:夏婉瑛
    夏绫翻了个身,不想理他,他却依然絮絮叨叨:“这就生气啦心眼可真小,我说小美人儿,刚才你昏睡的时候可是使劲抓着我的手不放,还非要我唱歌给你听,你都忘了”

    她心一紧,难道,之前在睡梦中听到的歌声不是错觉

    不可思议地抬头看他:“你你唱歌给我听”

    他的唇角勾起一抹漂亮的笑:“是啊,不唱你就不放手,还睡得不踏实,翻来覆去说梦话,一身的冷汗。”他说,“后来我只好抱着你哄,唱了好多首歌把我这辈子会唱的歌都唱完了,才终于把你这小祖宗哄睡过去了。”

    厉雷说着,又嘲笑她:“小美人儿,你可真难伺候。”

    夏绫真不明白,这辈子的她虽然长得还算清秀,可也仅仅是看得过去而已,不要说和上辈子那个见者惊艳的绝色美人比了,就算和娱乐圈的其他明星比,她如今这容貌也不算有多出众。怎么他就一口一个小美人儿的叫得那么顺

    然而,现在的她已经顾不上追究关于称呼的问题了,只急急地问他:“我都说了些什么梦话”依稀记得是梦见了裴子衡,老天,可千万别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厉雷眯起眼睛凝视她片刻,忽而笑了:“别那么紧张,你就抓着我要我唱歌的时候说话最清楚,至于其他的,天晓得你在嘀咕什么。”

    “真的”她依然不放松地盯着他。

    “骗你干什么”厉雷懒洋洋地把身体靠在后座椅背上,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揉揉她有些凌乱的长发,闭上了眼睛,“睡吧,山路还长着呢。”

    身上裹着柔软厚实的毯子,耳边听着他平稳绵长的呼吸,渐渐地,夏绫也有了睡意。这一觉幽甜无梦,再次醒来时,已是次日中午,在山中属于她的那间贵宾房。

    医护人员给她开了药,打了退烧针,依旧叮嘱她静养。

    这次静养却和前些日子有所不同,主要是多了一位不速之客卫韶音。

    自从那天,他借了她的曲谱去研究后,隔三差五便往她这里跑。起初,是与她探讨那几页曲谱上的问题,后来话题渐渐深入,分析起了不同曲风之间的转承接续和过渡。谈得最多的还是她前世的作品,没办法,夏绫的曲风太有代表性。

    况且,卫韶音这趟拍摄的,就是悼念夏绫的悼亡曲。

    歌名煽情又伤感,叫为你再唱一首歌。

    为你再唱一首歌\最后的歌\告别昨日的花香\昨日的传说

    为你再点一盏灯\彼岸的莲灯\忘川流年远\烟雨送归程

    作词作曲都是卫韶音一贯的风格,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他偏偏要做悼念她夏绫的歌上辈子,不管是她的人还是她的曲风,都与他不熟,完全不熟。

    他们甚至不曾相识。

    今生今世,起初夏绫与卫韶音是萍水相逢,他是高高在上的天艺首席制作人,她是籍籍无名的练习生,有些疑惑不方便问,可如今,随着他与她探讨曲谱的次数越来越多,她便自然而然问出了口:“卫先生,据我所知,您和夏绫并不熟悉,怎么会想起做她的悼亡曲”

    卫韶音旋转手中瓷杯,深度烘焙的曼特宁咖啡散发出馥郁醇厚的独特苦味,他的姿态优雅,声音里透着几许纵容和无奈:“没法子,麦娜姐非要我做不可你大概还不知道这个女人,她是我们公司最难缠的经纪人,也是个出了名的夏绫死忠粉。”

    麦娜

    夏绫回忆了一下这个名字,发现并没有印象。事实上,前世的她对粉丝并不关注,以至于如今想来,竟没有一个能记起的粉丝姓名。

    想起她死亡后,他们那样悲痛地悼念她,心里有不禁有些愧疚。

    夏绫浅啜一口手中果茶,轻声问:“就因为这个原因”

    卫韶音笑了:“当然还有钱以夏绫的人气,做他的悼亡曲能带来一大笔收入。”说到底,再优秀的音乐制作人,从本质上讲也是一个商人。

    她理解地点点头,又疑惑:“可假如帝皇出悼亡曲,其他所有公司再出,恐怕粉丝都不会认账。”毕竟,上辈子她从出道到自杀整整十年,都是在帝皇度过。

    “这才是最妙的地方,”卫韶音笑得如同一只狡猾的狐狸,“前阵子我遇到凤琨,他说他不打算写悼亡曲。”

    凤琨是她上辈子的御用音乐制作人,她几乎所有的音乐都出自他手。如果他不打算做的话,在帝皇,没有任何其他人有这个资格。

    夏绫的心里沉沉的,仿佛卫韶音杯中的咖啡味道坠入心底,充满了又酸又苦的感觉。人死如灯灭,原来,自己被抛弃得这样彻底,就连曾在音乐之路上如此契合的凤琨,也不屑于再为她浪费一丝一毫精力

    卫韶音接着说下去:“凤琨说,帝皇没有资格。”

    “什么”她怔了一下,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说帝皇没有资格为夏绫做悼亡曲,更没有资格赚这笔钱。”卫韶音重复了一遍,一脸的玩味,“一个为帝皇服务了十几年的金牌制作人,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让人不得不好奇他和公司之间发生了什么或者说,夏绫和公司之间发生了什么。”

    他的后半句话,她没在意,心神只集中在之前凤琨,说帝皇没有资格

    眼睛闭了起来,她忍住一阵难以抑制的酸涩。凤琨和楚琛一样,是知道真相的,可他并没有像楚琛那样抛弃她,那么多的人之中,只有他,只有他

    记忆中的凤琨,骨子里与她一样骄傲,对音乐有着执着的追求,看不起一切软弱无能的存在。可他为人比她成熟得多,就像一个大哥哥,总是想方设法提点她。在夏绫毫不在乎地得罪人的时候,他总会对她说,小绫,你收敛点,做人总要留一线,惜福才能长久。

    可惜那些话,她从来没有听进去过。

    直到今时今日,在众叛亲离以后,才明白那是真正的良药苦口。

    凤琨

    对不起,辜负了你那么多年来的苦心。

    这辈子,既然有机会重来,她总要记住他的那些叮嘱,再不犯与上辈子相同的错误。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