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重生娱乐圈:天后归来 > 第26章 音乐盛典

第26章 音乐盛典

作者:夏婉瑛
    直到那一天,她才发现,她一直放在心尖上疼爱的妹妹竟然想让她去死。

    夏雨用尽手段羞辱她、打击她,只希望她受不了这份屈,辱去自杀。夏绫想,如果后来没有发生演唱会上的事,也许,她这个好妹妹就会忍不住亲自动手,送她归西。

    不

    就连演唱会上她被谋杀,也无法确定,到底是王家还是这个好妹妹干的。

    她不敢深想,宁愿是王家。

    “咔嚓”一声轻响。

    夏绫从回忆里惊醒,转身,见卫韶音手持相机,对着她又连按两张快门。

    她轻轻挑眉,探询地看他。

    “你面对镜头的反应很镇定,简直不像一个练习生。”卫韶音说着示意,“身体再转过去一点,九点钟方向头往左边侧一下,三十度角好。”

    又是两张快门。

    “我拍照收费很贵的。”夏绫配合地摆了几个姿势,嘴上说。

    “我说过,练习生给公司做事不要钱。”卫韶音回得飞快,手上忙碌不停。

    “你要这些照片做什么”她好奇。

    “等你红了,拿去卖钱。”他眯起眼睛笑,收回相机,完工。

    夏绫回到宽大的真皮沙发上坐下,侧头看他:“你就这么肯定我能红”

    “我卫韶音相中的新人,就没有不红的。”他在沙发的另一侧坐下,修长的食指轻扣了一下琉璃矮几,“你刚刚在想什么那表情真是”

    “真是什么”

    他不回答,把手边相机丢给她。

    夏绫打开,调出他方才拍下的画面。第一张是半身剪影,她穿着一身有些宽松的浅色针织衫,一手轻触在落地玻璃窗上,微侧着脸迎着夕阳。落霞时分,柔和的光线如羽毛拂在脸上,镜头中的人失神地凝视着窗外,眼底有一点点脆弱,还有极尽的温柔和哀伤。

    不得不说,卫韶音的摄影技巧很好。

    夏绫把相机关上还给他,没有说话。

    卫韶音并不追问,只帮她续了杯温水。暖意一点点从指尖泛上来,让她有一种真实活着的感觉。活着其实很简单,所求的不过是那一丝温暖。

    几日后,岁末音乐盛典如期举行。

    现场直播,星空下,电视台的广场前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艳丽红毯逶迤铺展,一路通到气派正门的雕花石阶前。

    夏绫随卫韶音出席,以编外助理身份。

    他开千万级法拉利,穿酒红丝质衬衫银灰燕尾服,左手腕上万年不变百达翡丽,甫一下车就引得一片尖叫,那声势,甚至超过了许多明星。

    他自红毯闲庭信步,她从警戒线外绕着走。

    听见道旁有人在问:“那帅哥是谁”

    身边人回答:“这你都不认识天艺的卫韶音,与凤琨并称双璧的那个。”

    于是新一轮的尖叫响起,夹杂着诸如“卫韶音我爱你”、“为你再唱一首歌感动得哭了”、“荒原雪的太好看”、“为我家宁辰做新歌吧”

    种种种种,不一而足。

    最离谱的,是有人高声在喊:“和凤琨在一起在一起”

    居然还得到了许多人的响应。

    夏绫简直想扶额,这帮腐女真是想象力惊人,其实,所谓同行是冤家王不见王,这许多年来,两人撞见的次数加起来也寥寥可数。

    她转头望向卫韶音,娱乐圈的八卦向来乱的很,本以为他成名已久,见识过众多场面早已波澜不惊,谁知道他虽然神色自若走完红毯,但眼眸深处酝酿隐约杀气,显然这样的经历并不愉快,已让他濒临爆发边缘。

    她叹气,处女座真是物质和精神双重洁癖,斤斤计较得很。

    快步追上他的步伐,往电视台大厅内部走去。大厅里,已经看不到疯狂的粉丝群,有接待人员引他们乘电梯上楼,走廊两侧是大大小小的休息室和化妆间,卫韶音的名气大,地位高,电视台早已给他准备了靠里的专用间。

    此时引着他们一路走去,途径一间化妆间时,听得里面吵吵嚷嚷,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有一大堆保镖推了个女人出来。那女人一袭红色晚礼服,长发散乱,被推得踉跄几步摔在地上,随身手提包飞出来,粉饼盒洒落一地,溅上卫韶音的裤脚。

    卫韶音豁然停步,脸色比刚才又冷了三度。

    夏绫认得地上那个女人,名唤花雪,曾是一个很红的歌手,后来过气了,却因丈夫赌马输掉全部家当,只好在娱乐圈惨淡坚持下去。

    花雪仰头望那群人,厚重的妆容遮不住岁月沧桑的痕迹,她强忍住哭音说:“夏雨的出场时间还在很后面,可是我马上就要出场了,你们不能插队,化妆师再不来给我化妆,就来不及了”

    夏雨

    这是,她的化妆间

    她也来了

    夏绫蓦地抬头,却见门前保镖人高马大,筑起一堵人墙,看不到里面的状况。只有为首男子一身得体西装站在众保镖之前,好久不见是楚琛。

    她曾当他是值得信任的好友。

    后来在裴子衡的别墅中,她拼尽全力逃到门前,正遇见他衣冠楚楚缓步踏入。她惊喜万分地向他求救,他低头看了一眼她几乎不能蔽体的衣衫和脚腕上挣断的细金锁链,脱下外套披到她的身上,然后伸手隔着衣物扶住她,不动声色地越过她头顶望向后方,叫了一声:“老板。”

    她惊觉不对,想要推开他。

    他的双臂坚固如铁,牢牢钳制,让她无论怎么挣扎也无法动弹分毫。

    他把她交还到裴子衡手上。

    那一天,她信了夏雨曾说过的那句话姐姐,你以为他们是对你好么不过是打狗还要看主人罢了

    前尘往事浮现在脑海,夏绫伸手扶了一下走廊边的墙,静静深呼吸。

    听得楚琛的声音说:“花雪,不要再自讨没趣了,ken是主动来我们这边帮忙化妆的,已经分派了他的任务了,现在没时间做别的,你还是找其他妆师吧。”

    透过众保镖的人墙间隙,隐约可见众多妆师众星拱月般围着一个人,忙碌不休。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