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重生娱乐圈:天后归来 > 第32章 水晶玫瑰

第32章 水晶玫瑰

作者:夏婉瑛
    夏绫打开,质地奢华的黑丝绒衬底上,静静躺着一支维纳斯水晶玫瑰。妩媚娇艳的花瓣层层舒展,成色极佳,雕工精细,每一个切面都堪称完美。落地玻璃窗外的阳光轻洒进来,映着这支造型优雅的红玫瑰,仿佛有莹润宛转的华光如水流淌,华美动人,不可方物。

    “这是裴董私人给你的。”楚琛说。

    送玫瑰意味着什么,她很清楚。

    心头涌上一阵荒诞和空茫,距她被杀不过才几个月而已,尸骨未寒,他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寻找新情人呵,那她这十几年来,对他死心塌地的爱恋算什么还有当初王静琬和他订婚时,她的那些痛苦、不甘和吵闹又算什么

    没有王静琬,总会有李静琬,叶静琬。

    只要裴子衡他愿意,身边永远不会缺人。

    唯独她,还傻乎乎地相信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童话,不可自拔。

    岁月薄凉,人心亦薄凉。

    鲜红欲滴的水晶玫瑰静静躺在黑丝绒盒子里,华丽得刺眼。夏绫伸手合上盖子,将它推还到楚琛面前:“楚先生,很抱歉,这份礼物我不能接受。”

    楚琛并不意外:“是因为卫韶音你放心,这事很容易解决。”

    她微微一怔,抬头看见他眼中的暧昧,这才反应过来是被误会了。大约是之前岁末盛典时,卫韶音对她太照顾,以至于让别人产生了什么不该有的联想。

    夏绫的语气冷下来:“这件事与卫韶音无关,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龌龊。”

    “你觉得这种事情很龌龊”楚琛笑了起来“叶小姐,不,小姑娘你太让我不可思议了。你今年才十六岁吧,还是十七对这个社会的险恶了解多少让我来告诉你,能得到裴董的垂青,是多少人做梦都要笑醒的好事,一步登天,你明白吗”

    她当然明白,比任何人都明白。

    当年那个低到尘埃的孤儿,是怎样成为举世瞩目的大明星的;当年那个连吃块糖都要看人脸色的小小夏绫,后来又是怎样被众星拱月阿谀奉承的

    一桩桩一件件,她记得清晰。

    然而,她更明白的是,这一切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直视楚琛的眼睛,夏绫缓缓地说:“楚先生,不要再白费功夫了,这件事我拒绝。”

    楚琛的神色也冷下来,看她半晌:“叶星绫,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他摆布人的手段有很多,这也是当初裴子衡选他当夏绫经纪人的原因,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麻烦,他总能用各种方式迎刃而解,让事情顺着他的意愿进行下去。

    曾经,夏绫很欣赏他的这种能力,但眼下只觉不安。

    不自觉地收拢手指,她握紧桌上的玻璃杯:“楚琛,你到底想怎么样别忘了,天艺的大老板是厉雷,不会容你放肆。”她色厉内荏,下意识地抬出那男人的名头,希望能狐假虎威,吓住对面的楚琛。然而,连她自己都不抱希望,要是楚琛真能这么轻易地被吓退,怎么可能在娱乐圈混到如今的地位

    果然,楚琛只是微笑一下。

    “别傻了,叶星绫。”他说,“如果你真是卫韶音包的人,厉雷倒有可能出手,那是看在他手下爱将的面子上。但你自己都说了,和卫韶音没有关系,那厉大老板凭什么帮你就算他财大势大,也不会闲到来管一个小练习生的私事,不是么。”

    她真想告诉楚琛,厉雷都闲到也试图包她了,怎么不会来管这事

    但又泄气地发现,楚琛说得很对,人家厉大老板凭什么帮她她这还没答应他的包养要求呢,如果真腆着脸求上门,不是自取其辱么。

    然而,想归想,在这件事上她却不能让步。“楚大经纪人,”夏绫看着他,说,“不管再问我多少次,答案都是一样的,我拒绝。”

    楚琛不再相劝。

    他掏出买单的钱拍在桌上,起身:“好自为之,叶星绫。”

    落地玻璃窗外,阳光一点点沉寂。她望着他的背影远去,坐在咖啡厅里,缓慢而安静地把早已凉透的水喝完,没有碰他留在桌上的水晶玫瑰,径自离开。

    回到训练营,第二天,是个寻常的日子。

    她起床洗漱,换了一身干净的练舞服,一如既往去训练。练舞房里,是一幕幕熟悉的情景,严格授课的教练,挥汗如雨、咬牙努力的练习生一切都是那样美好单纯,恍然间,让她觉得之前与裴子衡还有楚琛的遭遇不过是一场幻觉。

    结束一天的训练,她回到宿舍。

    推开门,看见床铺上有一样东西,做工精致的长形盒子,半开着,露出里面的黑丝绒衬底,还有一支鲜红欲滴、流转着宛转光泽的维纳斯水晶玫瑰。

    她望着它,身体倏然发冷。

    室友兰兰从她身后走进来,裹着浴巾,用毛巾擦着发间滴落的水珠:“星绫,你还不去洗澡”见她不动,又顺着她的目光去看那支玫瑰,“你在看这个也不知道是你的哪个神秘仰慕者送来的,我今天一天都在宿舍,不过是中午出去吃了顿饭,它就莫名其妙躺你床上了。”兰兰望着那支水晶玫瑰,目光中有隐隐的羡慕嫉妒。

    另外两个室友也挤过来:“是啊是啊,我们还问了舍监和周围几个宿舍的人,也都说没看到有人进来过,真是奇了怪了。”

    那支玫瑰静静散发出冰冷的无机质光芒。

    几个室友还在感叹:“真是漂亮的玫瑰,这种水晶,一看就很贵的样子,也不知道是谁钱多得没地方花了,真舍得下血本连名字也不留一个。”

    夏绫无暇理会她们,只一言不发地瞪着那玫瑰,就像瞪着什么可怕的妖魔鬼怪。昨天离开咖啡厅时,她明明将它弃在了桌上,怎么今天,它却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的床上

    这里是天艺,虽只是小小训练营,但该有的保安也一样不少。

    楚琛,不,应该是说裴子衡只要他想在这里做点什么,竟如入无人之境。

    此时此刻,夏绫深切地明白了一件事,裴子衡他绝不会轻易罢手,这支华美却冰冷的水晶玫瑰,是志在必得的宣言,也是沉默无声的警告。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