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重生娱乐圈:天后归来 > 第33章 虚情假意的叶家父母

第33章 虚情假意的叶家父母

作者:夏婉瑛
    夏绫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上前拿起装着玫瑰的盒子。

    在室友们惊异的目光中,她双手举起它,用力地摔在地上。脆弱的水晶发出清脆的碎裂声,零零碎碎散了一地,满目的支离璀璨。

    “星绫,你”兰兰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夏绫无暇理她,微微抿唇,面无表情地找来扫帚,将所有的碎片扫到一起,装进一只黑胶塑料袋。然后出门,走过三个街区,丢弃在最大最脏乱差的垃圾桶里。

    夜深人静。

    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盖上被子睡觉。

    噩梦不断。

    无边无际的迷雾,迷雾深处是巨大的牢笼。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走入笼中的,只知道,当她急切地寻找出口想要离开时,却无论往哪个方向奔跑,最终都会被一道道冰冷的铁栅栏阻住去路身后有什么在逼近,隐藏在雾中,看不真切

    惊醒时一身冷汗。

    她双手抱膝坐在床上,不敢合眼,生生熬过一夜。

    清晨,兰兰像见了鬼一样看着她:“星绫,你昨天晚上是去打家劫舍还是失恋了怎么坐在床上不睡觉,而且脸色那么差,还有黑眼圈”

    夏绫只当没听到,起床洗漱去训练。

    跳舞时差点崴了脚,唱歌时跑了好几次调。

    她给卫韶音打电话说,最近暂时不去他那里了,卫韶音在电话里冷嘲热讽:“是呀,你是该好好反省反省了,上一首歌简直是在给我帮倒忙,就这状态,还想出道”

    她没有心情和他斗嘴,有气无力地说:“那没事我挂了。”

    卫韶音沉默一下:“小绫,你最近有心事遇到什么麻烦了”

    她说:“没有。”

    卫韶音继续训她:“没有最好,有事记得和谭英说,你是练习生,要是遇到麻烦正该他管,别藏着掖着,让他白拿钱不干活。”

    她说:“知道了。”

    头疼地挂了电话。

    这种事情,让她怎么跟谭英说总不能说,谭总,现在帝皇的裴董想要包,养我,麻烦你出面帮我干掉他

    关键是谭英还干不掉。

    继续一宿一宿地做噩梦,一闭上眼睛,无边无际的迷雾就包围过来。

    接连许多天睡不好觉,整个人都憔悴下去,她心惊胆战地等着裴子衡和楚琛的后招,他们却像凭空蒸发了一样,再没有任何行动。

    就这样搪到了春节,训练营放假半个月。

    练习生的日子其实很辛苦,一年到头都没什么假期,只有春节这半个月的大假才可以回家。所以,刚一放假,训练营里的人就走了七七八八。兰兰和另外两个室友以最快的速度踏上了归途,空荡荡的宿舍内就剩夏绫一个。

    谭英问她怎么还不走。

    夏绫有些迷茫,身体正主的记忆中,有很多关于父母的信息,可他们对她来说却是全然陌生的,不管是“父母”这个称呼也好,还是那两个活生生的人也好。

    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他们。

    “父亲”打了很多电话来催。

    谭英说:“回去看看吧,叶星绫,独自在外那么久,家里人一定很想你。逢年过节回去和家人团聚,是身为子女应有的责任。”

    是啊责任。

    静下来想想,她既然占了叶星绫的身体,就应该担负起相应的责任来。也罢,回去替叶星绫看看家人,就算是感谢她让出这具躯壳。

    叶家就在本市,夏绫循着身体原主的记忆转了几趟车,横穿过大半个城区,来到门前。

    开门的是后妈,对她的态度冷淡而刻薄,却让她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毕竟,她着实不知道该怎么与所谓的父母相处,而面对冷眼和敌意,则有着太强的免疫力。

    叶父很愧疚,看她的眼神充满歉意,然而,他只是说:“星绫,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但是,多让着你刘姨些,好么这些年来为了这个家,她很不容易。”

    夏绫无所谓地点头。

    心中却在冷笑,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刘姨分明是小三上位,逼走正室雀占鸠巢,也难怪这么多年来,身体的正主儿也不肯叫她一声“妈”。

    什么爱情都是假的。真实的,唯有人心易变。

    夜里依然睡不好,总是做那个噩梦。白天的时候看见叶父与刘姨相处,又老是想起裴子衡,他替她穿上外套的样子,喂她吃饭的样子过往的点点滴滴,止不住涌上心头。

    后妈对她冷嘲热讽:“哟,大明星是住不惯我们小老百姓的房子么,怎么才回来几天就一脸的丧气相,要是不乐意,趁早回训练营去,免得呆在家里晦气”

    她看在叶父的面子上,就当没听到。

    数着日子过了几天,叶父来找她:“星绫,回来这么多天了,你也没去看过菲菲。明天我们一家人一起去医院看看她,怎么样”

    夏绫没意见。

    对于这个妹妹,她亦陌生得很。记忆中,身体正主似乎很喜欢妹妹叶星菲,叶星菲笑起来的样子充满了阳光,仿佛能驱散全世界所有的烦恼。

    可那不是夏绫的感情。

    夏绫所有的亲情,都已经在上辈子,在夏雨身上耗尽。今生今世,她不需要任何感情,对于这个名义上的妹妹,尽到责任也就够了。

    随叶父与刘姨乘上公交车,挤在汹涌的乘客中,朝医院移动。这个家庭并不富裕,只是普通的工薪阶层,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精打细算,乘车路线选的是最便宜、最拥堵的。他们在车上耗了两三个小时,下车后,夏绫只觉得一阵阵头晕目眩,连走路都是轻飘飘的。

    一步步像踩在云端里,她跟着叶父与刘姨上了住院大楼的电梯,来到顶层vip区。

    刘姨忽然拉住叶父:“老公,我头晕恶心,肯定是刚刚坐车的时候晕车了。不行,我快要吐了,你快点陪我去洗手间”

    叶父慌忙扶住她,又为难地看着夏绫。踌躇片刻,他终于说:“星绫,要不,你自己先去病房不远的,顺着走廊走到最里面就是,2206,很好找的。”

    她说:“好。”

    转身,独自去找病房。

    果然很好找,走廊尽头处,是一扇原木质感的房门,气派华美,比父母家里用的门都要好得多。她抬头看了一眼房间门牌号,2206,没错。

    伸手推开门,走了进去。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