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重生娱乐圈:天后归来 > 第35章 无处可逃

第35章 无处可逃

作者:夏婉瑛
    夏绫冷静下来,尽量平缓自己的语气:“随便你,裴董。”

    她淡淡地说:“其实,按照我的意思,还不如拔了菲菲的输液管为好。像这样行尸走肉地活着,无法思考,无法自主,还不如彻底死去。”

    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想起前世的自己。

    至今,依然没有后悔那个决定。

    裴子衡的未婚妻死后,最初,他只是将夏绫关在一处秘密别墅里,派了保镖看守,并没有别的举动。她闹着要离开,要和他分手,一次次歇斯底里地吵,一次次试图逃离。

    有一回,险些就要成功了。

    那是在别墅附近的小树林里,她躲藏其中,被他派出的漫山遍野的搜查队找到。搜查队员们驱使着一大群獒犬,将她包围,她无助地背抵着一棵大树,脸色苍白,瑟瑟发抖。

    裴子衡从包围圈外缓步走来。

    他的神色阴云密布,可怕至极,一把抓住她凌乱的长发,将她拖得跪倒在地。

    “夏绫,”他狰狞地说,“你再逃一次试试,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他就这样拖着她,将她拖过崎岖不平的山路,一路拖回别墅,山间树枝刮破了她的轻丝长裙,把她一身苍白细腻的皮肤刮出累累血痕,那血迹一路蜿蜒看不见尽头,当她被他拖回卧室时,早已奄奄一息,全身上下不剩一块完好的肌肤。

    家庭医生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将她背上镶嵌的碎石渣滓完全挑出。

    又花了几天几夜的时间,给她清洗,包扎,上药。

    裴子衡一直守在她身边冷冷地看着,眼神冷硬如冰。

    她的身体很痛,更痛的是心,就像被他揉碎了一团,丢在地上肆意践踏。可是,那时的她太傻太天真,低估了他的残忍可怕,她不顾一切地与他吵闹,狂躁地反抗,砸烂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闹绝食,甚至自残

    但他不为所动,只命人打造了全套锁链,锁住她的手脚,又将房间里的所有物品换成安全无伤害的材料。

    她咒骂他,刺激他,说:“裴子衡,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和你在一起,我不爱你了,我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爱过你”

    他狂怒,打得她口角出血,眼花耳鸣。她仍不住口,他就狠狠地折磨她,粗暴地进入她的身体,直到两人都筋疲力尽,她在他的怀里昏死过去。

    一天又一天。

    他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她气若游丝,却依然反反复复地说不再爱他。他越狰狞失态,她越痛快,甚至连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也全不在乎。

    直到有一天,他久久地看着她,用许久不曾有过的温柔抚摸她的面颊,如同抚摸一件稀世珍宝。

    “小绫。”他温柔地说,“你会爱我的,你会永远爱着我。”阳光洒进他的眼睛,如沉入深不见底的渊,映不出哪怕一丝光芒。

    她被他的样子吓到,心里升起可怕的预感。

    他撕去她所有的衣物,用黑色皮绳将她手脚紧紧绑住,不着丝缕地裹进长风衣里。随后,他抱着她上了车,向司机吩咐了一处她从未听说过的地名。

    那是一座偏僻而豪华的建筑。

    被大片大片的草坪和林地重重包围,戒备森严,裴子衡的黑色劳斯莱斯开过,十几道雕花铁门渐渐次打开,每道铁门后,都布有好几座持枪岗哨。

    裴子衡把她抱进去。

    有医生模样的男子出现,引导裴子衡将她放进事先预约的房间。

    “大约需要二十天左右,”男子带着些许的冷漠,说,“裴先生,专家组会向您提交完整的评估意见。到时候,您可以接她离开。”

    “我要亲眼看见全部过程。”裴子衡说。

    男子的语气很公式化:“如果您坚持的话,b区有专门的贵宾套房,里面有专线视频接收器连接这边,不过我必须提醒您,过程不会很愉快。”

    夏绫听不懂他们的对话,只本能地觉得害怕。

    “裴子衡,你要做什么”她朝他愤怒地嘶喊,“放开我我要离开”

    裴子衡没有再看她一眼,只是转身,随那男子走出房间。

    接下来的日子里,她被一群陌生女人检查身体,她们穿白大褂,戴薄胶皮手套,在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摄像头下,面无表情地用各种器械摆布她,记录下一连串的数据。

    夏绫羞愤欲死,却无力逃脱,手和脚依然被捆住。她们把裴子衡绑在她身上的皮绳换成了金属镣铐,内侧衬着柔软皮毛,不会受伤,手法更专业,摆出的姿势更方便做检查,也更让人难堪。

    她不知道是怎么熬过那几天的,身体检查结束后,是无休止的盘问。各种冰冷毫不留情的问题排山倒海,她神志不清,拒绝回答,语无伦次地把她们连同裴子衡都狠狠痛骂,那些身穿白大褂的女人却依然面无表情,一边做着记录,一边交换着她听不懂的专业术语。

    终于,裴子衡来接她。

    那一天,夏绫被锁在长椅上,身上盖着白色薄毯,气息奄奄地看着他一步步走来。他如来时那般,脱下身上的长风衣,弯腰仔细地裹起她。

    “小绫,我们回家。”他温柔地说,伸手细细抚摸她的眉眼唇角。

    夏绫用尽所有力气,一口咬在他的手掌上。

    来时引他们入内的冷漠男子静静地看着这一幕,然后说:“裴先生,您该相信我们专业医师的评估结果,她不适合做这个项目,太危险。”

    裴子衡耐心地将受伤的手掌从夏绫嘴里抽出来,还温柔地帮她擦拭了一下唇角的血迹:“我只要执行方案和工具,你们尽快送来。”

    那男子沉默了一下,望向她的眼神中竟有一丝怜悯。

    “如您所愿,裴先生。”

    回到裴子衡的别墅,他把她关进一个狭小的空间。四肢、脖颈和腰身被皮项圈牢牢固定在地上,无法动弹分毫,身下铺着柔若无物的皮毛毯子,嘴里塞着银质镂空小球,发不出声音。

    绝对的寂静,无边的黑暗。

    夏绫惊慌失措地听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清晰,脑中渐渐浮现幻觉,呼吸困难,几乎就要发疯。就在即将崩溃的时候,一道光从眼前出现,紧闭的门被推开,裴子衡高大的身影宛若天神,手持皮鞭走进来。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