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重生娱乐圈:天后归来 > 第40章 这牛奶是喂宠物的

第40章 这牛奶是喂宠物的

作者:夏婉瑛
    夏绫惊叫一声,从梦中醒来,一身的冷汗。

    她颤着手把所有的灯都打开,蜷起身体缩在床角,抱紧自己。她不敢闭眼,一闭眼脑中就浮现出裴子衡的脸,他宛若天神出现,挥舞皮鞭抽打她的样子,强迫地占有她的样子,还有早些时候在医院时,他看向她的阴桀莫测的眼神

    小绫,我美丽的蝴蝶,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厉雷,你护得了他一时,未必护得了她一世。

    恍惚中,那低沉暗哑的声音又回荡在耳边,如深渊恶魔的低语,挥之不去。

    她踉跄着下床,撞翻了茶几上的水杯,摸索着打开房间一角的唱片机,也不知是放出一首什么歌曲,悠扬的旋律蔓延开来。她无暇多想,强迫自己跟着那旋律唱,拼命将注意力集中在音乐和歌词上,远离梦中可怕的场景和记忆,不去感觉,不去回忆

    意识浑浑噩噩,一幕幕可怖的片段与歌词交替闪现,失控。

    房门被打开了。

    是厉雷,听见她的尖叫和唱片机的音乐声闯进来,看见蜷缩成一团的她。

    “叶星绫,你怎么了”他俯下身,抬起她苍白的脸。

    她嘴里喃喃地唱着支离破碎的歌词,双眼空茫地看他,又像是看着虚无的远方,晶莹的眸子中倒映着恐惧,如受伤的幼兽般惶惑无助。

    望着这样脆弱的她,厉雷皱眉,内心深处竟隐隐作痛。

    “叶星绫,你真当我是苦力了。”他喃喃自语,打横抱起她,她的体重很轻,身体微颤着蜷缩在他怀里,本能地靠着他,汲取他胸膛的一丝暖意。

    厉雷把她抱到客厅沙发上,用手轻轻顺着她的背脊,温柔地抚慰。

    他刚刚沐浴完毕,穿一身丝绸浴衣,温热的皮肤贴着她冰凉的身体,就像要把生机和勇气输送给她。不知过了多久,她只觉得梦中那些支离破碎的可怖景象终于消退,神智渐渐回归,发现自己正以极暧昧的姿势被他拥在胸前,他的心跳声一下下平稳传来,仿佛有一种奇异的安抚人心的力量,让她不觉宁静下来。

    “做噩梦了”他温声问。

    她点点头,又摇头,有些戒备地看他。

    他望着她那如同警惕的小兽般的表情,有些好笑,“做噩梦又不丢人,你至于么”见她依然很戒备,背脊又微微绷紧,不禁摇摇头,放开她。

    夏绫有些疑惑地看他起身离开,不多时,不知从哪里抱出一条毯子,盖到她身上。柔软的触感落在皮肤上,很舒服,她紧绷的背脊慢慢放松下来,长长地出口气。

    厉雷又离开。

    厨房灯亮起来,然后是冰箱开关门的声音,炉灶点火的声音。

    他端着一杯热牛奶走回来,递给她:“喝了会舒服一点。”

    她眨眨眼睛,没想到他体贴到这种程度,简直让她有点受宠若惊了要知道,像他这样的大boss,送女人几件奢侈品容易,亲手下厨热牛奶才是稀罕。

    可她不喜欢喝牛奶,摇了摇头,微弱地说:“不喝。”

    他挑眉:“不喝”

    话音未落,客厅深处的阴影中缓缓走出一头花豹,披着一身玫瑰斑纹的瑰丽皮毛,步伐优雅慵懒,如王者君临天下般来到沙发旁边。

    夏绫只觉得毛都要炸了,距离太近,她甚至能听见猛兽的呼吸。

    “二毛,不是给你的。”厉雷随意地揉了揉二毛的头。

    那花豹眼巴巴地望着他手中的牛奶,低低呜咽一声,竟似有些委屈。

    厉雷把牛奶塞进夏绫手里:“你喝掉,我去给二毛准备它的份。你要是不喝”他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就自己把牛奶喂二毛。”

    夏绫望着手中的牛奶,又望望二毛,弱弱地说:“我喝。”

    厉雷满意一笑,招呼着二毛离开。

    厨房灯再度亮起,夏绫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牛奶,听见他一边给二毛喂食一边说话:“二毛,好啦好啦,都七岁了还撒娇,不就是偷了你一点点牛奶吗”

    什么,偷

    夏绫看着自己手中的牛奶,茫然了。

    不多时,厉雷独自回到她身边,见她已经喝完牛奶,十分满意。于是大发善心地安抚她说:“别怕,二毛吃完宵夜是不会在客厅逗留的,它有自己专门的房间。”

    可是

    夏绫小心翼翼地问:“你这牛奶,是偷的”

    厉雷一怔,笑了起来。“可不是偷的吗,”他说,“这种东西我从来不喝,家里所有的牛奶都是给二毛准备的,是它专用。”

    夏绫顿时无语了,这牛奶的味道很特殊,如果她没记错,是国外一个挺好的牌子,上辈子她的妹妹夏雨病重时,喝过一段时间。这种牛奶要提前预定,还限量,每年的名额都被人抢破头多少人拿着钱争着抢着都买不到的东西,他居然拿来喂宠物

    “想什么呢”他问她。

    “有钱,任性。”她说。

    他又笑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忍不住逗她:“你要是从了我,一样能有钱任性。”

    夏绫没好气地白他一眼:“没人能强迫我做不愿意的事。”

    “别那么紧张,小美女,”厉雷有些玩味地笑,“我什么时候说要强迫你了我像是那么变态的人吗我会等的终有一天,你会自己愿意。”他向来是个很有耐心的猎人,尤其是在自己中意的猎物面前,并不介意玩一场无伤大雅的追逐游戏。

    夏绫对他话中的可信度深表怀疑,她已经不是上辈子那个天真轻信的人了,知道在过于悬殊的权势和地位面前,所有的承诺,都苍白无力。

    “不过,”他好整以暇地摇摇手指,“我得提醒你,你拒绝我一次,我救你一次,所以你一共欠我两次。事不过三,下次,你再遇到什么麻烦,可别指望我无条件相助。”

    她听出他的弦外之意,下次她若再求助,就只能用身体交易。

    “不会有那一天的。”她冷冷地说。

    他笑出来,望着眼前这个脆弱又骄傲的女孩子:“是么让我们拭目以待。”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