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重生娱乐圈:天后归来 > 第47章 寂夜霜花

第47章 寂夜霜花

作者:夏婉瑛
    接过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果然是厉雷。

    当初,他派管家赠她手机时,曾预存了自己的号码,夏绫试过删除,却删不掉。

    望着无休无止闪烁的来电提示,夏绫万般无奈,抓抓头发,不情不愿地从温暖的被窝中钻出来,随手披了件外衣,起身去宿舍阳台接电话。

    阳台上,夜风寒凉。

    天幕黑沉沉的,半空中孤悬着一颗暗红色星子,看上去有些凄凉。四下里万籁俱寂,连绵无际的宿舍楼暗影幢幢,灯火偃息。

    她望了一眼宿舍楼对面的荧光大钟,凌晨一点十四分。

    很好,不知道boss大人发什么神经。

    她强忍着倦意“喂”了一声。

    电话那端传来厉雷的声音,口齿不清地说了一句什么,她没听清。

    夏绫以为信号不好,皱眉换了个姿势,又“喂”了一声。

    这次,总算听出他在唤她的名字:“叶星绫”声音低沉暗哑,连咬字都模糊,与平日截然不同,少了几分慵懒与玩世不恭,多了一丝落寞与脆弱。

    她为自己的想法打了个寒噤。

    该不会是喝了酒吧这个念头在夏绫心中一闪而过。

    那边,厉大boss停了一会儿,有些不确定地问:“叶星绫,你还在吗”

    她说:“在。”

    厉雷却不说话了,长久的沉默,唯有呼吸声透过信号安静传来。

    夜里起了风,吹在身上带着丝丝的寒意,手边的黑铁扶栏上,浅浅结着一层霜花,不小心碰上去,冰凉刺骨。她出来时,身上只穿一套睡衣,此刻,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在打颤,然而,在是回被窝补眠还是继续傻站在这里和他耗着之间,她鬼使神差地选择了后者。

    找了个背风的角落,她蜷起身体:“boss,您找我有什么事”

    他依然不说话,安静得反常。

    不过,他半夜三更地给她打电话本就反常,如果不是他准确地念出了她的名字,她真怀疑他只是拨错了号码。

    又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他终于开口:“我看了你今天的演唱。”

    她微微怔了一下,白天的时候,并没有在小演出厅看见他,那他是

    “谭英传了视频给我。”他说。

    “谭总真是个好员工。”夏绫咬牙切齿,强忍住不打哈欠,心里面把谭英骂了个千八百遍。都是他多事,乱传视频,要不然这大半夜的,厉大boss能想起她

    “他确实是个好员工。”厉雷的声音磁性沙哑,“谭英说也许在将来,我们会为了你对抗帝皇。”他的吐字还是有些含混,她费了些力气才听清,“这是很大的事件,他请我评估一下,看看你值不值得。”

    南城公寓里,厉雷修长匀称的身体斜倚在真皮沙发里,沙发对面的液晶电视屏上,正循环放着她在评审会上清唱的海妖,他的视线透过手边倾倒的高脚酒杯凝望着她,醉意朦胧,却没有告诉她,他并不是在评估,只是纯粹想看她。

    训练营宿舍阳台上,夏绫却以为自己明白了谭英传视频的含义。她不禁紧张起来,小心翼翼地问:“那您认为,我值得吗”

    厉雷轻轻地笑起来。

    “boss”她内心忐忑,七上八下。

    “叶星绫,”他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只说,“真的不考虑成为我的人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一切,未来星途坦荡,什么天后,巨星,唾手可得。”

    她皱眉:“不。”

    “你开价。”

    “没有任何价格能让我屈服。”她冷冷地说。

    “不开价,就去帝皇。”真皮沙发上,他有些费力地摸索着,抬手,又给自己斟满一杯酒,一饮而尽。醉得厉害,他的手有些抖,琥珀色的液体洒了大半在身上,顺着脖颈流向胸膛,胸前靠近心脏的地方,包着厚厚的纱布,沁出暗色的血来。

    没有人能拒绝利益的诱惑,为了钱,他出生入死多年的兄弟,今天出卖了他。

    靠近心脏的位置剧烈疼痛,厉雷沉沉地说:“别以为我不敢拿你怎么样。”

    夏绫完全不知道厉大boss在发什么神经,但显然,讲道理是讲不通的。

    屡次三番被他威逼利诱,她的火气也上来了,不禁冷笑:“厉雷,你未免也太高估自己了,有钱有势很了不起吗告诉你,老娘不奉陪了,老娘我现在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死也不会成为你的人,更不会去帝皇你大可以去法院告我违约,随便。”

    她气得连粗话都爆,骂完,果断挂电话。

    夜风又起,黑铁扶栏上霜花蔓延,她望着那繁复冰冷的花纹,心中发涩。原以为,在经过了那么长时间,在她数次拒绝之后,厉雷已经对她死心,没想到,却一直没放弃对她的企图,一次又一次,念念不忘。

    她太小看了他的耐心。

    如今,他图穷匕见,用转会帝皇这个杀招来威胁她,可是,去帝皇成为裴子衡的人,和留在天艺成为他的人,又有什么本质区别一样是玩物罢了。

    她不愿成为任何人的玩物,哪怕,对天艺毁约。

    她不打算遵从转会调令,高额的违约金也赔不起,没关系,大不了锒铛入狱,坐牢,就算是沦为阶下囚,她也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

    她深深吸气,苍白的手指扶在黑铁栏杆上,那寒意,一丝一丝,仿佛蔓延到心底。

    回到床上,她辗转反侧,盘算着未来该怎么办,在她与天艺闹翻、被送入监狱之前的这段时间里,要怎么保护自己不被人暴力侵袭。

    在掌权者的面前,她是多么渺小,不堪一击。

    不其然地,静夜中,她又想起一个宛若神祇的男人裴子衡。他曾经那样温柔地为她整理衣衫,擦干湿发。情人节的时候一起放烟火,他将她冻僵的手拉入怀中,生日的时候一起切蛋糕,他轻轻地替她刮去鼻尖的奶油

    心口又酸又痛,空荡荡的难受。

    夏绫在被窝中蜷紧身体,有那么一瞬间,自暴自弃地想,不如就跟着楚琛回去,回到那个依然让她留恋的怀抱,从此往后,乖乖听他的话,不用再颠沛流离担惊受怕;明明白白地告诉他她是谁,伏在他的怀里痛哭一场。

    可心中有个声音始终警醒:小绫,不要忘了那些可怕的往事,所有的温柔都是虚假,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主宰你的全部世界,天堂还是地狱,只在他的一念之间。

    你甚至已经分不清,他到底有没有爱过你。

    身体蜷得更紧,夏绫把牙齿咬在指间,把那一声哽咽压回去。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