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重生娱乐圈:天后归来 > 第59章 她的倾歌

第59章 她的倾歌

作者:夏婉瑛
    它身上的皮毛幽发亮,长长的马鬃如绸缎般披散,华美至极。它眼神深邃平静如一潭波澜不惊的水,一步步从容不迫地来到厉雷面前,对着主人优雅地低下了头。

    “真美啊。”有人小声赞叹。

    虽然前不久他们才见厉雷骑过,可这样的马,真是见一次让人羡艳一次。

    厉雷笑着拍了拍马的脑袋,转头对夏绫介绍:“它叫小雷,你可以骑它。”他给马取了和自己一样的名字,可以想象平时有多喜欢它,除了夏绫,他没有让任何人骑过它。

    一时间,知道内情的富家子弟们又多看了夏绫几眼。

    夏绫却只是慢慢地绕着它打量,不说骑,也不说不骑。事实上,趁着所有人没怎么注意的时候,她朝着它的来路看了好几眼。她渴望看见的,是另外一匹马,也不知道它如今还在不在这里,过得又如何

    她望了许久,正当要失望的时候,一抹火红色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

    那匹马就像一阵风,又像一道迅捷的赤红色闪电,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朝着夏绫直直地奔来。它的速度极快,只一瞬间就由远及近,身上仿佛挟着千钧威势,就连厉雷家的“小雷”也不由得后退几步。

    “当心”好几个人都叫了出来。

    那匹马奔势极猛,一旦被它撞上,非死即残

    事发突然,厉雷伸手就去拉夏绫,想把她拉到安全地带。可是,她脚下就像生了根,一动不动,只呆呆地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那马疾驰而来。

    完了完了,这姑娘是吓傻了吧

    好多人不忍去看,这姑娘很快就要被撞成肉泥了。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那匹迅如闪电般奔来的马,在离夏绫还有半步距离时,居然一个急刹停住了。

    好险

    众人心中的大石落了地。

    杜云锋最先反应过来,忍不住斥责夏绫:“你傻站着干什么厉二拉你也不走,很危险的知道吗”刚刚厉雷没把她拉走,自己也就没来得及走,这要真撞上了,这丫头死不死事小,厉雷要是伤到哪里了,事情就大了

    “对啊,你发什么呆啊”陆续几个富家子弟反应过来,纷纷开口。

    然而此时此刻,夏绫已经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了,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眼前这匹火红色美得惊心动魄的骏马上。她缓缓地伸出手,去触摸骏马脖颈间那华丽如血缎的鬃毛,一下下地抚摸,就好像在和自己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打招呼。

    而那骏马,温驯地偏着头,一动不动地任由她抚摸,那双明亮如宝石的眼眸依恋地凝视着她,目光中有忠诚,有思慕,还有许多难以名状的伤感和委屈。

    “倾歌。”厉雷认出了这匹马,诧异地看着夏绫与它互动。

    “竟然是倾歌。”好多人也纷纷认出了这匹马。这群富家子弟里,不乏有人在南山寄养马匹,凡是寄养者,都知道倾歌它太特殊了,是这群寄养马中唯一的母马,却也是整个马群中高傲不可一世的女王,颠覆了马群以公马为尊的传统。

    它悍烈至极,除了主人,无人能靠近它三步之内。

    可它的主人,已经去世了。

    “它是夏绫小姐生前最爱的马。”陪同的招待员此时才回过神来。

    没有人知道,眼前这个与倾歌亲密互动的女孩,就是夏绫重生。只有倾歌,在茫茫的人海之中,在失去了主人的漫长的孤寂岁月中,第一眼,就认出了她。

    它的眼中,有她的前世今生。

    夏绫一下下地梳理着它的鬃毛,许多回忆涌上心头。她还记得那时候遍访全球,花了两年时间配种,又专程顶风冒雪前往英国见证它出生,用专机把它接回。

    她给它取名“倾歌”,驯养它,驾着它驰骋马场。

    后来她太忙,对骑马的兴趣也淡了,怕它独自待在大宅子里无聊,就把它送到南山跑马俱乐部,和许多血统名贵的马匹散养在一起,这样,它会比较快乐。

    再后来,她被裴子衡囚禁,再也没有见过它。

    这次见面,距离上次分离,已经时隔两年多。

    “抱歉,倾歌,我来晚了。”她把脸颊贴着马的鬃毛,用所有人都听不到的音量,轻轻地说。

    倾歌听懂了她的话,温柔地嘶鸣一声。

    “真是不可思议。”招待员喃喃地说,“倾歌居然会主动亲近人。”

    “我可以骑它吗”夏绫抬起头来,问。一开始,她想来散养区看的就不是什么厉雷的马,而是倾歌。两年多过去了,她实在抑制不住对它的思念。

    可是,招待员很为难:“这位小姐,这是夏绫小姐生前寄养的马,目前归属在帝皇的裴子衡先生名下。裴先生发过话,禁止任何人动它。”

    原来它现在是裴子衡的马了。

    夏绫一分分地,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倾歌。早就该想到,她死后,遗产大约是归裴子衡所有,倾歌也不会例外。

    她不想再与裴子衡有瓜葛了。

    “那就算了吧。”她强忍住难过,转身,一步步朝外走。

    “你不挑马了”杜云锋问,“厉二家的小雷也不错的,还有俱乐部自养的那匹英国纯血马,你都可以借,你”

    “之前马场上那些给普通会员用的就可以。”她意兴阑珊地说。

    不能骑倾歌,对她而言,骑纯种汉诺威也好,英国纯血马也好,还是随便一匹什么血统不明的劣等马,都一样。

    她缓慢地朝外走,背景孤单萧瑟。

    倾歌察觉到她要走,小跑两步跟上她,低低地有些焦急地呼唤。

    她越走越快,不敢停步,生怕一停下来就再也挪不开步伐。

    可倾歌不依不挠,叫声一声比一声急切。

    终于,她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倾歌把漂亮的脑袋伸过她肩头,脸颊轻轻地贴上她的脸颊。她微微闭上眼睛,感受着它温暖的皮毛,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

    “怎么才能骑到它”突然间,她听见厉雷在问。

    然后是招待员为难的回答:“裴先生下了严令,无论什么条件都骑不到的。”其实,他心里也很遗憾,倾歌这样出色的马,就要被一直闲置下去,再也无人能骑。

    “裴子衡很重视这匹马”厉雷的声音。

    招待员:“是。”

    “如果它死了呢”

    “啊”招待员愣了愣。

    “它死了,和它被人骑了,哪种情况更严重”厉雷云淡风轻地笑,就像在谈论一件家常,“让小绫心情不好,就是让我心情不好,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本站转发来自百度搜♂♂*中文网♂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