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重生娱乐圈:天后归来 > 第66章 防火防盗防BOSS

第66章 防火防盗防BOSS

作者:夏婉瑛
    过往的记忆凌乱而不堪,让她几乎站不住脚。网

    她扶着墙壁,踉跄着向后退去。

    厉雷却紧紧盯着她,步步进逼:“怎么了,到底是什么原因”直觉地,他知道这是她秘密的关键,这一瞬间许多事闪现过他的脑海她惊人的歌唱天赋,眼底神秘的哀伤,还有在南山骑马时,那不知从何而来的娴熟马术

    他想知道关于她的一切。

    可夏绫只是摇着头,退得更狼狈。

    “不说吗”他深深地注视她,“你的反应很奇怪,身为一个艺人,哪怕只是一个刚刚出道的新人都不可能不习惯暴露在镜头前。事实上,谭英和卫韶音都对我说过,你的镜头感相当好,比许多老牌艺人都自然。”

    “所以,”他下结论,“你怕的不是镜头,是监控。”

    她又后退两步,仓皇不堪。

    他不放过她,紧跟着上前:“就算我们走在大街上,监控用的摄像头也无处不在。普通人面对监控时,根本不会有你这样剧烈的反应,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别问了”她嗓音暗哑,持续后退,一不留神,摔落在身后的大上。

    她慌忙想要起身,他却已经上前,俯下身子,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小绫,”他的气息拂在她耳边,声音低沉而魅惑,“你有心事,告诉我。”

    “不”她虚弱地喃喃。

    被他困在身下,她许久不曾与男人这样接近,甚至能闻到他身上干燥的草味,还有那隐隐如雷霆万钧的压迫感。很陌生,带着难以言喻的危险,让她惶恐不安。

    她微微发着抖,伸手用力推他,他的胸膛却坚硬如石,纹丝不动。

    “放开我”她终于忍不住,颤声喊。

    他深邃的眼眸仿佛要望进她眼眸深处,一手抬起她的下巴,轻轻摩挲,循循善诱:“小绫,乖,告诉我。”他是花丛中的高手,没人能抵挡他的魅力,此时的他,撕去了平日里温和无害的伪装,带着一点点危险气息,欲达目的不择手段。

    夏绫开始明白,为什么其他人那么害怕他。

    她的身体更发抖,与男人近距离的接触,是她不堪忍受的折磨,过往那些支离破碎的片段又闪现,她被囚禁,被凌,辱,被关在樊笼里狠狠折磨

    额上有冷汗渗出,她的呼吸变得急促,神色开始恍惚。

    蓦然间,只觉得身上一轻。

    是厉雷放开了她。

    她无暇多想,慌忙从上起身,连滚带爬退到墙边,缩在角落,将背脊紧紧贴在冰冷的墙壁上。她畏惧地看着他,大口大口喘气。

    厉雷就着刚才胁迫她的姿势,侧躺在边,白色棉麻质地的上衣因她的挣扎显得有些凌乱,领口处的一颗扣子松开,微微敞着,露出里面浅棕色匀称的胸膛来。他一手撑着头,看着她,深墨绿色的眼眸轻轻眯起,有一丝慵懒,还有一丝危险。

    他不说话,她也不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他随手扯过上的一件浴衣,抛过来:“披着,地上凉。”他虽然想探出她的秘密,但看她神色不对,濒临崩溃,还是心软放过了她。

    夏绫下意识地接住,这才发现自己是坐在地上,地板坚硬又冰凉。她将柔软宽大的浴衣抱进怀里,却不敢乱动,打起十二分精神,紧张地看着他。

    他笑了,很柔和:“小绫,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送了你一束花。”

    她记得,那是一束变色木芙蓉。

    不知道他为何忽然说起这个,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

    厉雷坐起来,她连忙朝离他更远的地方缩了缩。

    他依然在笑:“不用害怕,我不是没拿你怎么样吗,嗯”说着,继续刚才的话题,“当时我就觉得那花很适合你,现在看来,果然如此。你知道它的花语是什么吗”

    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希望眼前这个发神经的oss快恢复正常,变回平日里好说话的模样。可惜,天不遂人愿,只听他慢悠悠地说

    “是漂亮,纤细,纯洁。”

    她茫然地看着他,她明明不漂亮,不纤细,也不纯洁。

    他却抛开花语的问题,问了一个更刁钻的:“假如我不同意拆掉摄像头呢”

    她的心一点点地往下沉。

    望着他,眼前的男人看上去是那么从容闲适,又是那么居高临下。

    不由地,夏绫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在孤儿院时,老院长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孩子们啊,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无缘无故地对谁好。有朝一日你们离开这里,一定要记得,他人对你们的好意是有限度的,永远、永远不要跨越那个界限。

    她沉默许久,终于,把心一横:“boss,打扰了你,很抱歉。我会立即搬出去的。”被裴子衡囚禁的那段往事,是她不堪回首的梦魇,她不确定,假如再次住进带有监控摄像头的房间,会不会彻底崩溃。

    不如离开这里。

    就算艰难,也要去寻找另一个能避开裴子衡的住处。

    厉雷轻轻扬眉,没想到她会给出这样的答复,这个女孩,比他想象的更敏感倔强。他轻轻松松地说:“我是说,假如。你紧张什么你有两个选择留下摄像头,或者,留一条通道给二毛,让它可以随时过来巡查。”

    夏绫如蒙大赦,不假思索:“留二毛。”

    那头花豹就这样闯入了她的生活,每天,它都会从隐秘的通道里钻过来,像个领主般巡视她的房间。厉雷说:“小绫,这很必要。你住在我的隔壁,意味着危险不仅仅来自于裴子衡,事实上,比起我的那些对头来,裴子衡并不算太棘手。”

    她想起他的身份,道厉家的长房嫡孙。

    心中明白,他说的恐怕都是实话。这里的防御措施主要针对的还是道上的敌人,至于裴子衡,多半只是顺便。毕竟,就算裴子衡再有钱有势,也只是个正经生意人,论起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勾当,远远比不过专业的,社,会。//本站转发来自百度搜♂♂*中文网♂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