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巅峰小农民 > 第26章 帮助

第26章 帮助

作者:白菜汤
    已是深夜,这里到也并没有人到来,三个人身上都没有什么过多的东西,王小飞一看这也不是一个事,看到地上有一件吴采莲的衣服,捡起来递给了吴采莲。【大书包手机版 m.dashubao.cc 阅读更方便】

    快速把衣服穿上,吴采莲已是不再敢看王小飞了。

    “他没事了,说吧,到底什么情况”王小飞也起了好奇心。

    吴采莲吞吞吐吐才把整个的情况讲了出来,原来吴采莲的家境很差,刘春看中了吴采莲这个贫困家境的女孩子,就说动了儿子去吴家提了亲事,可是,结婚了才发现刘春那在外地打工的儿子竟然是一个天阉之人,根本就无法人道,这事刘家并没有说出来,刘春打的主意就是由他代子来把孩子搞出来,这事吴采莲在知道之后就坚持不同意,结果刘家两父子竟然威逼利诱她做这事,今晚吴采莲实在无法留在刘家,就跑到了这里来躲着刘家人,结果那刘春暗中早早就跟到了这里,随后就进行了强暴之事。

    王小飞愕然看向吴采莲,被这种事情弄得吃惊不已。

    吴采莲抽泣道:“在刘家时,我就算是睡觉都拿着一把刀子,刘春没有机会,今晚我到这里来洗浴,洗完之后不想回去,躺在这里就迷糊起来,没想到刘春就做了这事,他正在要有动作时,不知是从哪里打来了一块石头还是什么的,就打在了他的背上,然后然后他就昏死过去了”

    虽然吴采莲说得含糊,王小飞却是听得明白,自己脑补了一下之后,王小飞就差不多把这情景幻化出来了。

    应该是刘春正在兴奋之中,自己的那块香皂就打在了他的后背之上,毕竟这件事情对于刘春来说也是不可答人的事情,先是有着强上吴采莲的那种禁忌之情,再有被人发现的惊惧之事,两种情感一交织起来,就造成了精不能锁的症状。

    挠了一下头,王小飞向着刘春看了一眼,又看向吴采莲道:“他这症状有一个后患症,那就是从此之后也不能人道了,所以,你大可放心回去住了,他不能把你怎么样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

    突然,吴采莲就跪在了王小飞的身前道:“小飞,救你救救我吧,我再也不想做刘家的媳妇了。”说着又哭了起来。

    王小飞想到了刘家父子的这种做法时,心中也不满起来,就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刘春给了我爸一万块钱,这钱我根本就还不上啊,就算是我回到家里,我爸也会把我打得送到刘家”

    唉

    看着月光下这女孩子抽泣的样子,王小飞想了一下道:“这样吧,反正我这里也需要服务人员什么的,你就到我这里来干活好了,一个月也两千块钱,先在工地上帮着做做饭什么的,工棚里面可以住人。至于一万块钱,我先借给你还了,以后你打工赚了钱慢慢还我怎么样”

    吴采莲再次跪了下来道:“谢谢,谢谢,我一定会还你钱的。”

    王小飞本来也是可以直接送给她一万块钱的,不过,王小飞知道这村里人的规矩,如果这样,吴采莲反而不会要这钱了。

    “你先回家去吧,我来处理这里的事情。”

    “嗯。”

    吴采莲仿佛找到了一个靠山,王小飞的话她是完全相信,转身已是离去。

    看着吴采莲那月光下时露出来的一些无法遮住的身子,王小飞挠了一下头,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块香皂还弄出了这样一个狗血的事情。

    看了看倒在那里的刘春,王小飞想了一下时,就借着月光把地上的东西收了一下,然后帮着刘春把衣服穿上。

    做完了这事,王小飞又快速跑回到了家里,拿了一壶酒来倒在了刘春的身上,更是喂他喝了一些,把刘春做成了一个醉酒之人的样子。

    做完了这事之后,王小飞也又回到了家里穿了衣服,这才来到了刘春这里守着,他还真怕晚上有毒蛇出没,把刘春咬死了。

    王小飞一直就盘坐在这里修炼到了天边放亮。

    看看天要亮了的时候,王小飞再次在刘春的身上和嘴上倒了一些喝,更是点了他的一个睡穴,在刘春的头上又点了几个穴,这才回到了家里。

    虽然乱了一晚上,王小飞到也精神,并没有任何睡意,听到了外面父母起床的声音之后,王小飞也起了床。

    “小飞,起那么早”

    母亲一看到王小飞出来,就关心地问了起来。

    “今天这酒应该可以再送一次了,早点起来看看。”

    “小飞,这酒真的那么值钱我一直心中不安啊”

    陆香莲又看着那些酒,现在这些酒可以说是他们家的宝贝,对于他们家的重要性难以言说。

    “放心吧,我打了电话时,他们就会来拉酒。”

    “那就好,那就好啊”

    与父母闲聊了一阵之后,果然王小飞就听到河边传来声音,一家人出去一看时,就见不少村同正在刘春躺着的那地方叫闹着。

    王小飞走过去一看时,村民们早已议论了起来。

    “刘叔怎么了”王小飞装做不知情问道。

    “谁知道这小子是怎么的,喝了那么多的酒睡在了这里,看这情况是睡了一晚上了”

    “这酒喝得有些多啊,大家快看,刘春应该在这里撒尿的”

    大家的目光就投到了刘春的下部。

    这时,大家的眼神就是发直起来,一个老头蹲过去看了看道:“我日,废了废了”

    “怎么了”有人问了起来。

    “缩没了,没见了”

    众人再一看时,都神情古怪起来。

    “唉,我早就说过了,这酒有什么好喝的嘛”

    “不好喝的话,人家小飞能用酒赚那么多的钱”

    一时之间大家都议论了起来。

    这时,王小飞暗中解开了刘春的穴位。

    随着王小飞的解开,刘春也醒了过来,一眼就看到那么多的人围着自己。

    刘春睁开眼睛不解地看向大家道:“怎么了”

    “还怎么了,唉”

    “唉”

    “刘春啊”

    大家一边说着,一边可惜似地对着刘春直摇头。

    刘春这时也懵了,对于昨天的事情竟然想不起来似的,在那里就满是疑惑地看向大家。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