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特战兵王 > 第76章 敬礼

第76章 敬礼

作者:寂寞剑客
    福山段长江江面极宽,十几个大男人分成两班,轮流挥浆,也足足用了一个小时才终于靠近北岸,值得庆幸的是,整个渡江过程还算顺利,中间并没有碰到鬼子的巡逻炮艇,要不然,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www.dashubao.CC 大书包更新快,广告少】 (w w w .  . c o m)

    “谁,什么人?”两条小船才刚刚泊岸,江边的草丛里便立刻跳出一个日本鬼子,只不过说的却是中国话,“口令!”

    “六子,是我。”黑七却一眼就把那个鬼子认了出来。

    “七哥,是你?”六子也认出了黑七,兴奋的大叫起来。

    再看到徐锐时,六子更是高兴得不兴,大叫道:“营座?!”

    徐锐长出口气,正所谓见微而能知著,看到独立营的警戒哨都放到了长江边上,就足以证明整个南通市区仍在独立营的控制之下,这也反过来证明,独立营并未遭到重创,看来白天的大规模轰炸,鬼子也就虚张声势而已。

    当下徐锐拍了拍六子的肩膀,招呼道:“六子,你们营副呢?”

    “我们营副刚刚还到这里查哨来着,这会应该是去查西边的警戒哨了,不过走了也就几分钟,走不多远,我这就去把营副喊回来。”六子向徐锐挺身敬了记军礼,然后挎着三八大盖颠儿颠儿跑了。

    听说老兵就在附近,徐锐便让李海、黑七几个领着江南、崔九一行先去了市区,他自己则留下等候老兵。

    过了没一会,老兵便挎着三八大盖,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看见徐锐后,老兵的眸子深处便立刻涌起一抹激动之色,不过这抹激动之色只一闪便消失了,显然,老兵并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此时此刻的激动心情,因为这会让他在别人眼里变得软弱,他可不想给别人留下软弱的印象。

    徐锐嘴角便立刻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尽管老兵掩饰的很好,可徐锐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

    老实说。徐锐此刻也是很高兴,因为老兵干得不错。

    然而下一刻,徐锐嘴角的那抹笑意便一下又凝固了,然后劈头盖脸训斥老兵:“老兵你是怎么搞的,你们为什么还在南通?为什么还留在南勇?我当时不是跟你说过,让你们渡江之后就直接去大梅山么,你们为什么不去?”

    徐锐是真有些生气。当兵的都是这样,自己可以违抗上级的命令。跟别人说起,有时还会沾沾自喜,可但凡手下要是敢抗他的命,立刻就会暴跳如雷,徐锐同样也是军人,也同样不能够免俗,对老兵抗命的事是真的生气。

    老兵不作声,任由徐锐将口水喷他脸上。

    直到徐锐训斥完了,老兵才淡淡的说道:“我也想带着部队直接去大梅山。奈何小鬼子不让?我们就在南通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等我们想要开拔时,却发现至少一个联队的鬼子已经从西、北两个方向包抄了过来,我们再想走已经走不成了。”

    徐锐不依不挠的道:“为什么要歇一晚上?为什么不直接走?”

    “走不动了。”老兵淡淡的应道,“弟兄们都累坏了,而且渡江之前淋了一夜的雨,如果不把衣服给烘干。会生病的,一生病,可就什么都完了。”然后又不软不硬顶了一句,“我既然答应了你,就必须将部队完整带到大梅山。”

    徐锐轻哼了一声,算是认可了老兵的解释。

    不过徐锐也清楚。老兵说的其实全是屁话。

    老兵之所以不走,独立营之所以留在南勇不走,就是因为老兵,因为独立营的官兵不想抛下他这个便宜长官!尽管他成为独立营营长还只有短短不到三天,可独立营的两百多弟兄却已经打心底接受他、信赖他,同时也爱戴他。

    独立营的信条就是不抛弃,不放弃。他徐锐身为长官,不会抛弃任何一名部下,老兵他们身为部下,又怎么可能抛弃他这个长官呢?老兵他们宁愿陷入鬼子的重重包围中,也誓死要等到他这个长官归来,就是在用实际行动践行这条信条!

    所以徐锐不能苟责,再苟责就是在否定不抛弃不放弃这信条了。

    当下徐锐轻哼一声,又道:“说说,现在是什么个情况?”

    老兵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去指挥部。”

    当下老兵将徐锐带到了设在防空洞里的指挥部。

    让徐锐感到有些意外的是,在防空洞里他看到了几张陌生的面孔,尤其是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彪形大汉,很是吸引了徐锐的目光。

    老兵介绍道:“营座,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六十七军的万营副。”

    “六十七军?”徐锐的目光微微一凝,又道,“吴克仁将军的部队?”

    对于淞沪会战中死战断后,并壮烈殉国的吴克仁将军,徐锐是怀有无限敬意的,正是无数的像吴克仁将军这样的先烈,才撑起了中华民族的脊梁!对于这样的先烈,无论用什么样的敬语都不过份。

    徐锐当即向着彪形大汉啪的挺身立正,敬礼。

    “向战死在淞沪战场上的吴克仁将军,敬礼!”

    “向所有战死在淞沪战场上的东北军将士,敬礼!”

    “向所有仍然活着,仍然跟鬼子浴血拼杀的东北军将士,敬礼!”

    伴随着徐锐略显沙哑的嗓音,防空洞里所有的官兵,全体起立,向着万营副和另外几个东北军军官,抬枪敬礼。

    几个东北军军官便赶紧回礼。

    万营副却没有回礼,只是死死的瞪着徐锐。

    片刻之后,万营副突然双手抱头蹲到地上,嗷嗷嗷的痛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泪眼婆娑的对徐锐吼道:“瘪犊子玩意儿,你说这些干啥,你说这些玩意干啥,你就是存心想让我哭,你就是存心要让我出糗,对不对?我记住你了,我早早晚晚整死你,整死你……”

    江南走进防空洞时,正好看到这一幕,看到一个像小山一样魁梧的汉子,却跟个孩子似的在那里痛哭,她想笑,却发现根本笑不出来,一股莫名的情绪却将她笼罩,让她感到鼻子酸酸的,对东北军历史不熟知的,大约很难体会大个子此时的心情。

    徐锐却不再理会那彪形大汉,又把目光投向老兵。

    老兵让牛大壮拿过地图摊开,然后指着地图说道:“今天中午,一支兵力超过两千人的鬼子大部队突然出现在南通西郊,接到示警后,我立刻率独立营往北转移,可出城还不到五里,便遭遇了鬼子一个骑兵中队,等解决掉这个骑兵中队,更多的鬼子骑兵还有至少一个大队的步兵已经接踵而至,不得已,我们只能又撤回到市区。”

    徐锐道:“也就是说,从西北两个方向包抄过来的鬼子至少有一个联队?”

    “至少一个联队。”老兵点点头,又道,“甚至可能有一个旅团。”

    徐锐的目光在地图上游移,问道:“东边呢,有没有发现鬼子?”

    “没有。”老兵摇头答道,“就在你来之前,我刚去巡视过东边五里外的警戒阵地,并没有发现鬼子。”

    徐锐道:“小鬼子这是围三阙一,想要把我们往东边赶啊。”

    老兵道:“我也正是这样猜测的,毕竟我们的战斗力摆在那里,如果打巷战,小鬼子既便能够获胜,伤亡也必定会十分惨重,而如果能够把我们逐出市区,在野战中歼灭我们,鬼子的伤亡就会小得多,毕竟鬼子拥有绝对优势的炮兵,还有战车兵。”

    顿了顿,老兵又接着说道:“而且,除了十二点多钟鬼子曾经投入一个步兵中队发动进攻以外,此后就再没有投入中队规模以上的兵力发动进攻,而只是动用炮兵以及航空兵对南通市区进行狂轰滥炸,恐吓意图很明显。”

    徐锐沉思了片刻,又说道:“这样吧,你先派人抓几个活口回来,问问外面是鬼子的哪个部队?”

    老兵道:“活口现成就有,下午抓了十几个。”

    徐锐道:“马上带两个上来,我亲自来审问。”

    老兵回头一挥手,便有两个残兵转身离去,不片刻,便押解着两个五花大绑的鬼子兵走进了防空洞,那两个鬼子鼻孔朝天,一脸骄横。

    也真是,都已经成了俘获了,还有什么可以骄横的?

    徐锐走到其中一个鬼子面前,用日语问道:“叫什么名字?”

    那鬼子却从鼻孔里哼了一声,眼睛看着天,理都没有理徐锐。

    徐锐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笑意,说道:“你最好放聪明些,我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不然的话,我保证你一定会后悔的,一定!”

    “八嘎牙鲁。”那鬼子却骂道,“皇军是不会向支那猪屈服的。”

    “哟西,我希望你的精神意志也能够和你的嘴一样过硬。”徐锐狞狞一笑,然后伸手在鬼子身上轻轻拍了一下,那个鬼子起先还不知道徐锐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很快,他便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从刚才被徐锐所拍之处,向着四肢八脉迅速漫延开来。(未完待续。)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