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八十三章 神位(1000订加)

第八十三章 神位(1000订加)

作者:文抄公
    咔嚓!

    龙门峡上空,乌云蔽日,暴雨如注,电蛇狂舞。【大书包手机版 m.dashubao.cc 阅读更方便】 88

    分出数股气运之后,七彩祥云已经缩水数成,这时又被白蛟吞尽。

    它兴奋长鸣一声,原本的水域中,残破石碑之下,一片灵地浮现出来,蓦然间大放光明。

    匾额之上,‘河伯水宫’四个大字放着金光,钟鼎倒了一地,屋宇残损,显得有些破败。

    此时得了水潮灵力之助,一层光华却是自水宫表面浮现。

    而在主殿之中,两扇铜门打开,一道金色的符箓,带着巨大的威严,又幻化出金印虚影,就飞射出来,似要与白蛟合二为一。

    轰隆!

    刹那间,天地之威骤然增加了数倍,浩大无穷。

    “这是……河伯神位?”

    天鹤童子见了,就是低呼一声:“想不到当年那河伯的神位,就一直被封禁在水府之中……”

    刹那间却是明白了。

    这白蛟,乃是原本河伯之子,又修出蛟龙之身,实力冠绝怒龙江水族。

    可以说,法统上,实力上,都是继承的不二人选,也正因为如此,当年王中,才势必封印之。

    若不封印,有了河伯在,分掉信仰,王中想担任本地城隍,就必然要多几分波折,更不用说两者之间还是生死大敌。

    也只有封禁百年,占据先手,又到了不得不放出的时候,才来徐徐图之。

    ‘此时王中的脸色,须不好看!’

    天鹤童子与吴明是一般的看法。

    一地神祗,皆有气运,若是按照之前法门行事,王中或许还可借着恩德,对白蛟形成牵制之局,但现在,一旦白蛟登临河伯大位,却是麻烦大了。

    “孽畜!”

    果然,伴随着一个浩大的声音,一名金色的人影,就自祠堂上空浮现。

    来人周身放着三尺金光,穿着朝廷的正五品郡守官府,通体色若黄金,明如琉璃,只有眼眸之中,还带着一丝赤色,面上带着满满的威严,正是本地正五品的城隍王中!

    “真身都自法域中出来?看来是真急了……”

    天鹤道人老神在在,旁边的云平掌院几个,却是感觉到巨大的威严降临,不由有些呼吸急促。

    “此蛟得脱枷锁,便是气数,此后生死成败,全看天意!”

    天鹤童子一笑,一挥手,一层清光就是浮现,将道人们笼罩在内,隔绝内外,连雨丝都透不进来。

    而这时,就可见到,伴随着城隍的怒喝,一道金光,就如箭矢般冲向白蛟,带着恶意。

    轰隆隆!

    周围,蓦然一阵地动山摇,一道道黑气浮现,其中有数股带着血红色,挟裹着令人心惊的威势,同样冲向半空,目标赫然是那道神位!

    这河伯神位,乃是正五品的神职,得之便可全据怒龙江灵气,普通精怪若得了,可算修成正果,自然引起激烈争夺。

    ‘此江神位,乃是天地大力,自然而成,若是能坐稳,立即就是金敕正神,甚至神通自足,对人道香火要求都少,难怪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不惜一拼了……’

    吴晴见到这幕,心里就是暗暗摇头:“这些邪祭毛神,山精妖怪,德行不足,还想走捷径?当心摔得粉身碎骨啊!”

    果然,见着这黑气奔涌,堂皇如潮的场面,顿时激怒了一人。

    “师传?小心您的身子……”

    年青士子扶着垂垂老矣的老儒出来,淋着雨水,面上就是浮现出不忍之色。

    “我无事!”

    老儒推开士子,任凭雨水打湿衣衫,见着漫山遍野的黑气,却是沉声一喝:“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尔等妖邪!当受王法!”

    轰!

    伴随着喝声,一道笔直的精气,却是如狼烟一般,带着阳刚、浩大的念头,直冲云霄!

    此非武者血气,而是儒者的浩然之气!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儒者手无缚鸡之力,但精修一口浩然之气,却是能呵斥鬼神,诛邪退避!

    这名老者,赫然就是一位大儒!

    “这……这是……”

    此幕场景,落在已经开了灵眼的众道人眼中,却是一颗白色的太阳,放着浩大阳刚的光华,自山脚冉冉升起。

    光芒所至,众多黑气惨叫着,如白雪遇到烈阳,倾刻消散,形神都灭。

    那几道带着血光的粗大黑气,也不过比同辈多支撑了数个呼吸,就现出几个几乎不成人形的挣扎虚影,又缓缓消散。

    圣人出,万法避!

    “不知来得是那位大儒?”

    天鹤童子抖了抖肩膀,在此浩然之气下,甚至连他在肉窍内的元神,都觉得有些不爽利。

    这时,就见浩然之气形如狼烟,似长矛一般,向着半空中的王中,以及白蛟撞了过去。

    “啊……”

    金色箭头当中,传来王中的怒吼:“我乃正位真神,金敕在身,你敢伤我?”

    雷霆般的声响当中,浩然之气的狼烟就追上了金色的箭头,甚至令神力都开始缓缓消融。

    王中怒喝更甚,身上金色敕命一闪,又化为一方大印,上面有着渔樵耕读、人水马龙……百姓众生之愿景,轰然压下。

    大儒虽可呵斥邪神,但河伯与城隍皆是天地正神,有着敕命,乃是合法神祗,这就又不一样了。

    蓬!

    虚空中一声巨响,就见得金印一阵,点点星光落下,每一点星光当中,都有一人,虔诚叩拜祈祷之景。

    这是众生愿力,与浓烈香火念头的结合。

    在这金光混杂着香火愿力当中,原本的浩然之气狼烟,就不由染上一层异色,缓缓消亡。

    “师传?!”

    年青士子见着老师昏厥倒地,当即上前,将其抱入马车中,匆忙离去。

    “吼吼!”

    有着这时间,白色蛟龙却是与神敕金印一合,蓦然直上九重云霄,沐浴雷电,神色兴奋,又长出两爪,变为独角四爪蛟龙,又化为一名头戴冠冕,身穿爵服,面色肃穆的神祗。

    云消雨散,一道彩虹浮现而出。

    三百里怒龙江灵气,都是蜂拥而来,似是为之献礼。

    “劫数已过,正位河伯!”

    天鹤童子见着此幕,却是喃喃着:“这蛟龙,当真好运……居然如此就脱了劫数……之前吞噬的那道龙气,必然是关键!”

    “王中!你杀我父神,又封禁我百年,此仇本伯必报!”

    这蛟龙河伯看着王中,眸子中浮现出一丝仇恨之色,遥遥一指。

    嗡!

    漫天水汽呼啸而来,灵力汹涌,如水波般回旋往返,隐隐现出怒龙江虚影,轰然落下。

    蛟龙出必风雨兴!

    以白蛟之身登临河伯大位,却正是适宜,此时一击,便携带了三百里怒龙江的浩瀚灵力。

    王中却是措手不及,之前又与浩然之气对拼,失去先手,当即金光一阵波动,云气散乱,落入祠堂当中。

    甚至,金印上面,都是浮现出数道裂痕。

    这河伯击退城隍之后,一双眸子就注视而下。

    “白蛟!”

    天鹤童子上前,凛然不惧地道:“你今日既然脱得枷锁,又登临河伯之位,便是苦尽甘来,有着福德,日后当谨遵天意,行云布雨,造福众生,否则天谴必至!”

    那河伯眸子一凝,一股大威严就镇压而下。

    天鹤道人却是俯仰无惧,对视片刻,河伯转过身,落在江面上,刹那间就消失不见。

    ‘不愧是真人,我等法师,在一河之伯面前,却是显得道行浅薄了……’

    这时,云平掌院几个,几乎才能呼吸,对视一眼,都是感慨着。

    一人就上前:“真人……这蛟龙……总脉方面……”

    玉清道脉,乃是当世显宗,一郡力量还算不得什么,但若真的动手,一条蛟龙,哪怕是河伯,也未必镇压不下来。

    “既已如此,夫复何言?”

    天鹤真人却是道:“任其来去,观其行止,是多行不义,还是福泽万民,由它自选!”

    这意思,就是现在不必理会,但若此蛟弄得天怒人怨,却是可顺应天意民心而动手了。

    “遵法旨!”

    众道人都是稽,吴晴却转过头,妙目中若有所思。

    只见,那烈阳道人王昱,却是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

    ……

    “叔父,为何不动手?”

    山坳之中,少年见着自家叔父,几次弯弓搭箭,却又放下,眼见那白蛟成就河伯正神,又没入江中,不由问。

    “非不为也,实不能也!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腐儒才干的事,非我们兵家!”

    中年人缓缓将箭矢收好,说着:“我们走吧!早在一开始,这蛟龙提前半刻脱困的时候,就意味着我们这次的行动失败了……咳咳……”

    说到这里,他咳嗽得越厉害,令少年脸上浮现出苦涩:“可是……若无蛟龙血为药引,叔父你的旧伤……”

    “区区小患,死不了人的……咳咳……”

    中年男子断然道:“现在最重要,便是你的入仕之途!楚凤、南凤二郡兵连祸结,却是我等晋身良机!”

    “遵命!”

    少年虎目含泪,却是清楚,凭借着几件家传兵家法宝,一开始还是有着机会搏一搏,但叔父却是为了自己考虑,而放弃了,心里不由就是沉重。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