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吐露

第一百三十二章 吐露

作者:文抄公
    无论现在的官府是谁在当家作主,对于治下私藏军械的问题肯定是非常敏感的。w☆w☆w☆d☆a☆s☆h☆u☆b☆a☆c☆c

    若只有长刀,纵然数量多些,也还罢了,但军中良弓、铠甲,却是禁物中的禁物,一旦现,立即视同谋反。

    特别是外面坞堡之中,法度废弛,还可放宽,但这里可是郡城之内!

    这批弓箭手暴露,恐怕不仅黑虎会完了,就连那个武家二公子,都会遭到呵斥。

    吴明杀了魏卓之后,却是再不去管。

    对方虽然号称‘推碑手’,乃是极变境界的武者,但面对自己的雷火之刀,照样一招毙命,没有活路。

    五雷掌法到了云雷之境,已经是收由心。

    刚才便是将雷法化用到刀法之中,以法师之尊,刀法加上雷法,纵然是宗师,也要一刀枭!

    “你跑得倒快!”

    府邸后面,一条小巷之中,吴明却是将风维行截住:“算是个聪明人!”

    “这位公子!”

    风维行走投无路,却是当即一咬牙,跪了下来:“我愿意投诚!向武雉小姐效力!从此鞍前马后,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嗯……你猜到了……”

    吴明略微有些惊讶。

    “自然猜到了,只是想不到武雉小姐会如此雷霆万钧,一出手就是法师……”

    风维行苦笑:“小的掌握了黑虎会五处密藏,更知道魏卓的一个私人宝库,若让我回去,当有七成把握可以全盘接收原本势力……”

    “嗯,果然与聪明人说话就是方便!”

    吴明颌,知道此人已经开出了所有的条件。

    “可惜……我只是被请来杀人的……”

    话音一落,风维行的眸子中就浮现出绝望之色,刹那间转为阴狠,只是还未等到他有所行动,一道刀光闪烁,他的头颅就高高飞起,血如泉涌。

    “快!快!”

    身后,一公差却是呼啸着,将黑虎会大宅包围。

    无论之前有着多少关系,多少默契,一旦生这个恶性大案,却是再也包庇不得了。

    公门中人,最是知晓什么时候应当和颜悦色,什么时候应当翻脸无情。

    “怎么拖了如此之久?”

    绕了一个大圈子,去掉易容,等到吴明回到酒楼,吴晴却是不满地说着。

    在她看来,一名法师,对付最高只有极变境的武者势力,应当用不了如此多时间才是。

    “锻炼武技,稍微浪费了些时辰,不过也顺利突破到了外罡境界……”

    吴明坐下,微微一笑,端起酒杯,却是一饮而尽。

    “外罡?这倒不错!”

    吴晴微微颌,表示满意。

    对于法师而言,纵然是极变武者,也可以法杀之,唯有宗师才能抗衡,甚至多半还要落入下风。

    但并不是说武道就没有用。

    实际上,能够武道精进,就算只有一个强大的肉身,对修道者而言,也足够在某些法力耗尽的时候,抵抗外魔了。

    姐弟两个自顾自说着,旁边那名带路的骑士,却是差点以为自己见到了幻觉。

    在南凤郡中,也算威名远播,有着一席之地的黑虎会,就被人单枪匹马地灭掉了?

    甚至,动手的还是面前这样一名翩翩少年?

    “走吧!黑虎会主脑随去,但还有郡内几处分舵,该当一一屠灭呢!”

    吴明却没有多管,甩下几角银子,径自起身。

    饮不完的杯中酒,割不尽的名人头,大丈夫快意恩仇,当如是哉!

    ……

    三日之后。

    暗天阁与黑虎会一朝覆灭的消息,已经传遍整个南凤郡,甚至还在向四面波及。

    对于掌权者而言,区区两个江湖帮会,自然算不得什么,但若是武家两位公子的暗中势力,那又不同了。

    纵然是武家少爷,也不可能现在就掌握武家权力,这暗天阁与黑虎会,便是这两人暗中的耳目与触手。

    但现在,却是一朝尽灭,还带出众多麻烦。

    其中所代表的味道,实在足以令人再三回味,更有聪明人,看到了南凤郡中的暗潮汹涌,默默准备着推波助澜。

    小巷之中,一间清雅的阁楼之上。

    吴明面前摆着一只小火炉,上面煮着一壶老酒,更有几只梅子浮沉,散着诱人的香气。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这时眉毛一动,便叹着:“佳客既至,怎不来喝一杯?”

    “我怎么不知晓,你居然好这杯中之物?”

    一个女声传来,旋即武雉的身影就款款从黑暗中走出。

    此时的她,换了一身明黄色的云烟衫,绣着双蝶云形的千水裙拖地逶迤,秀眉入鬓,扎了一个很好看的仕女髻,上面插着五凤朝阳的金步摇,当真顾盼生辉,又带着堂皇的威仪。

    一时之间,连吴明都似乎有些看呆了。

    当然,他见识颇多,这时一怔,又恢复了过来,微微一笑:

    “天地迢遥自长久,白兔赤鸟相趁走。身后堆金拄北斗,不如生前一樽酒!”

    “文才不错……不过这前一,却是略微有些过了时节,难道是你冬日之时写的?”

    武雉来到吴明面前,款款坐下,似是与他同望这外面之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吴明的耳边就传来幽幽一叹:“当世英雄,又有几人?”

    吴明听得,却是忽然囧了一下。

    ‘青梅煮酒论英雄?这画风好像不太对头……’

    不由摇摇头:“武小姐不在府中巩固势力,现在出来,不怕前功尽弃么?”

    “我在父亲面前扮好乖女儿的形象就行了,至于两个兄长,嘿……”

    武雉自顾自地斟了一杯,一口抿尽,又是一叹:“好酒!”

    月光洒落,静谧之中,对面的佳人却是吐气如兰,仪态万方,带着令人心动而又心碎的味道。

    “武小姐似有心事?”

    吴明有些郁闷,知道吴晴特意将他留了几日,果然是另有目的。

    ‘只是她知不知道,在这个武道大宗师面前,我也压力很大啊……’

    不过看武雉这表情,吴明还是明智地选择了沉默,准备当一个忠实的听众。

    “我一出生,就获得万千宠爱……毕竟,应凤运而生,却是可以将我家带上一个大台阶……”

    果然,武雉慢慢喝着,就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父亲就告诉过我,在出生之时,有着高人批命,我是凤仪天下的命格……将来必然母仪天下,贵不可言……”

    “呵呵……少女之时,也曾经幻想过如意郎君,甚至还带着美好的祈愿……”

    “但天下大乱,从黄桀至今,可有真正的英雄出来,拨乱反正?”

    “至此,我的心就冷了,知道父亲只不过想将我当成一件工具,只是为了一个命格?或者未来去讨好真龙天子的可能?”

    ……

    说着,眼眶似微微泛红,却立即收敛,更没有垂泪的小儿女姿态,令吴明默然无语。

    良久之后,才道:“这青梅酒,入口香醇,后劲却绵长,最是醉人……”

    “区区薄酒,又算得了什么?”

    武雉又斟了一杯,畅饮而尽,脸颊上浮现出好看的红晕,又似激动,大声道:“我不愿!”

    “为何身为女子,就必须三从四德,相夫教子?”

    “为何命格紫凤,就必须嫁给蛟龙,辅佐后宅之运?”

    “我不愿!”

    “因此,我早已立誓,必要得掌大权,以女子之身,平了这乱世的天下,自己当英雄,救万民于水火!”

    ……

    听着这振聋聩的声音,吴明却是沉默了:“那为何……要跟我说?”

    “你不知道?”

    武雉抬头,眸子亮如星辰,带着璀璨的味道。

    “我知道……”

    吴明叹息一声:“实际上……这婚事,你不必如此委屈自己的……”

    “除此之外,我又有什么更好的选择?”

    武雉一叹:“另外再告诉你一件事,今日之后,虽然能暂时压制我两位兄长的气焰,但我父必然也会起了疑心,这不需要证据……”

    “也就是说……接下来,就是最后的一段平静了,更大的变动,即将到来……”

    “今日,多谢你的酒!”

    武雉起身,披上大氅,款款下楼,离开之前,却是回一笑,百媚丛生:“你可知晓?娥姁早就见过你一面,若是真的不堪,妾身又怎么会委屈自己呢?”

    香风一闪,这次却是真的走了。

    “娥姁?这是她的字么?连这个都告诉我了……”

    吴明却是不清楚自己心里是什么味道,一种很难言喻的感觉,充满他的心房。

    这的确是一个聪慧的女子,而特意选择来向他敞开心扉,难道是为了婚后的幸福么?

    或许,在她的心底,对于未来,还是有着一丝期待的吧?

    律律……

    外面马蹄声响起。

    吴明来到栏杆处,就见得一辆马车缓缓离开,驾车的,赫然是之前见过一面的丫鬟剑秋。

    “这也是个可怜的女子!”

    良久之后,他却是轻轻一叹。

    若说因为今天武雉敞开了心扉,那就立即爱上什么的云云,那完全就是扯淡!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有了今日之事,倒让吴明心里对此女的印象有了改观,从之前的强势与不择手段中,也看到了她柔弱的一面。8

    </br>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