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三百二十章 定计(春节快乐!!!)

第三百二十章 定计(春节快乐!!!)

作者:文抄公
    “此时定州大势,不过主公一念之间尔”

    葛瑾思索过后,第一句便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主公拥兵甲上万,若助武镇,则定原郡必破武雉必胜若助朝廷,则州牧还能苟延残喘因此属下才说,此时定州大事,唯系主公一身尔”

    这可不是说笑。

    齐麟手下的平山军,久经战阵,人数足有一万两千,并且很早就动员起来,精锐程度比一般的州兵郡兵更是不知道要超出多少。

    决定定州未来,绝对不是虚言

    听得这个,手下文武都是略微振奋,但齐麟却是面色晦暗:“若两者都不助,又如何”

    看来主公还是没有放弃自立之心

    葛瑾心里暗暗一叹,面上却是斩钉截铁:“若两边都不助,将来恐怕少不了身死族灭之祸”

    此话一出,满堂皆静,只听得到齐麟粗重的呼吸声。

    两边之人都是额头浮现冷汗,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被齐麟迁怒。

    “生死族灭生死族灭唉”

    齐麟原本暴怒,这时喃喃了两句,却又苦笑:“葛瑾啊葛瑾,你当真好大的胆子,错非你是我旧友,就凭这句话,你走不出大帅府日后就不要说了”

    又摆摆手:“你等都出去葛瑾留下”

    “属下告退”

    两边臣子如蒙大赦地退出,只留下葛瑾一人。

    “说吧哪家的说客找到了你”

    齐麟看着这老友,面上闪过一丝无奈。

    虽然如此,但葛瑾额头就有汗水渗出,一下跪地:“大帅从来都没有人收买属下,属下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帅考虑”

    “为我考虑”

    “不错”

    葛瑾深吸口气,知道自己身家性命都在下句了,凝重道:“纵然此时大帅系定州风云于一身,两边都要争相讨好,但若迟迟不决,却是会惹得两边都不快,一下将后路都得罪了”

    “大帅现在,意气风发,自然不惧若痼疾痊愈,属下纵然一介书生,也愿意提三尺剑,为大帅打下这定州来但现在,大帅可觉得自己还有成功希望”

    “若能,自然不惧若不能,日后不论朝廷还是武雉胜出,再追究起来,大帅准备如何应付”

    这几句,直如凉水,当头泼下,令齐麟呆在那里。

    良久之后,却是苦笑:“葛瑾你这话说得本镇心寒呐”

    被捏到这个命门,纵然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失败,从而熄灭最后一丝争霸天下,与群雄争锋的心思。

    颓然坐下:“那依你看,哪个合适”

    这就是在问应当支持哪方了。

    葛瑾擦了擦汗,躬身道:“此乃主公乾纲独断之事,哪里有臣属置喙的地方不过属下这里也有几点浅见,给主公参考”

    “若论亲近,南凤军节度使武雉与我镇素来亲善,两边多有礼物往来,之前默契共同对付定侯”

    “属下观此女行事,颇有章法,军政皆是令人眼前一亮,若为男子之身,据定州而称王并无丝毫问题,奈何牝鸡司晨,男女之辨,却是她最大的短板”

    “哼”

    齐麟冷哼一声,从鼻腔中带出声音:“那依你之见,应当报效朝廷了”

    “若报效朝廷,首先大节名分无亏,并且以五郡伐两郡,绝无失败之理只是与定侯的关系就比较尴尬了不过也不是不可一笔勾销”

    这时定侯首当其冲,乃是生死关头,之前那点龌龊,又算得了什么葛瑾有着信心,只要随便派出一个使者,不论约定什么,他都得一口吞下。

    “这唯一的难处,还在朝廷啊”

    “朝廷”

    “不错大帅觉得,这朝廷州牧还有气数么”

    葛瑾冷冷问着。

    这话有些大逆不道,不过他们本来就是藩镇,言谈无忌,更不必退避什么。

    “大商还有千年之运,本镇也想象不到,这大周天下,居然只有三百年”

    若说之前,齐麟还相信大周神圣不可侵犯,只要有以中兴之主,未尝不可再维持百年基业的话,现在则是将这个心思彻底放下了。

    武雉崛起,篡居节度使之位,朝廷也不过发文呵斥,相当于将定州中朝廷最后一层脸面也撕下来了。

    甚至,从这次起兵,郡兵与州兵的动员来看,都是腐朽到了骨子里。

    齐麟甚至怀疑,自己这次若是作壁上观,仅凭南凤军两万人,就可将数万州兵连同定原郡一起收拾了。

    “因此,选择朝廷一方,是先易后难,之前好不容易脱得钳制,又主动给自己套上枷锁,日后想要再逃离可就难了”

    这次乃是州里势力的一次洗牌,不论两边结果如何,定原郡的定侯也差不多完了,纵然事后不被剥夺爵位与封地,也要元气大伤,而朝廷胜利,州牧与刺史、司隶校尉的权力必大大增强。

    到时候,齐麟这一家硕果仅存、桀骜不驯的藩镇,下场如何,自不必多说。

    齐麟眉头一皱,嗤笑道:“那选择武雉,是先难后易了”

    “非也”

    葛瑾摇头:“武镇气魄滔天,奈何太过挑战约定俗成之念,是先难后也难纵然此次大胜,能席卷定州,日后想混元天下,恐怕机会连一成都不到”

    齐麟顿时啼笑皆非:“本镇还以为你极为看好此人,才如此提及呢”

    “呵呵”

    葛瑾的面色也缓和开来,躬身道:“属下自然不是看好武镇,而是看到武镇,就想到了当年的大帅”

    齐麟一阵恍惚,默然了。

    当年他初掌节度,年少得志,意气风发,当真颇有种指点江山,纵横天下,剑试枭雄的味道。

    只是之后被选为轮回者,多了几分颓气,却是再也难复旧观。

    那个少年节镇,是去了何处呢

    恍惚间,齐麟望着地下葛瑾,又是一叹:“子瑜你也早生华发,老了老了岁月不饶人啊”

    这子瑜,乃是葛瑾的字,他与齐麟有着竹马之谊,乃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伙伴,但这称呼,也是少见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是有了默契,不由一笑。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向天再借五百年,敢叫大地换新颜

    平石县再往前,进入定原郡范围,便是蒙下县。

    武雉亲率大军一万五千,与陈敬宗汇合,留下三千人守城,对外号称五万,向蒙下县扑去。

    定侯石泰尽起大军,聚于蒙下县中抵御,誓要拼尽一兵一卒,令武雉折戟沉沙。

    蒙下县外,军帐连绵,旌旗遮天蔽日,带着肃杀之气。

    武雉穿着鎏金凤凰凯,凤目含威,凝神听着军报。

    “见过大帅”

    这时候,陈敬宗进来,叩首。

    “陈将军来得正好”

    武雉面带笑意:“你那侄子,代理县尉做得不错,能主动出击,大挫郡兵锋芒,令太守退兵,大功一件啊”

    “大帅过奖”

    陈敬宗叩首,心里却是捏了一把冷汗,暗暗责骂陈顺成冒然出战,幸好乃是大胜,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郡兵威胁一去,一月之内,我等威胁只有定原郡大军了”

    武雉喃喃说着。

    此时州兵还未彻底动员,以朝廷的速度来算,还有州牧三方的牵制,一月赶到,已经是神速了。

    唯一能影响战局的,就只剩下一个齐麟

    “末将前来,也正是想禀报这事”

    陈敬宗道:“探子已经查清,此时蒙下县内有兵一万,乃是定侯石泰亲征,五千金乌兵,精锐尽出”

    “哈石泰这胆小鬼,总算豪气了一把”

    武雉一笑:“本镇还以为他会放弃周边县城,死守郡城,拖延至州兵赶来呢”

    说罢,将一份文书递给陈敬宗:“你看看”

    陈敬宗接过一扫,眼角就是一跳。

    此乃一份情报,上面将州兵的训练、武备、兵员、士气状况都说得清清楚楚。

    只凭这个,他就好像将整个州兵情况都掌握在心。

    武家乃是郡望,在州里也有关系,这细作网络,就比那些初建的草头王不知道要好上多少了

    陈敬宗心里一叹,知道这便是世家的底蕴,旋即扫到兵员总额,眉头又是一皱:“战兵三万”

    “是啊到底是朝廷老底子,一旦挥霍起来,也是非同小可并且这次的领兵大将也定了,乃是张文振”

    “州里诸将庸碌,唯有张文振稍具才干更有一份进取之心,这次领兵出外,与我为难嘿嘿州牧大人倒是难得办了件实事”

    武雉冷笑。

    “此乃劲敌”

    陈敬宗不暇思索地道:“若是不能在州兵到来之前打下定原郡,那后果平山郡节度使”

    他见识老辣,一下就看到了破局关键。

    “不错只要齐麟愿意与本镇联手,定原郡不过土鸡瓦狗”

    武雉略微向后仰,旁边的火凤卫立即送上了滚烫的毛巾,武雉却没有接,起身踱步:“使者已经派出,条件已经到了最低,此时不能一味将希望寄托在别人之上,这蒙下县,必须打下,并重创定侯军”文抄公说新春快抄在此给诸位新老书友拜年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也祝愿所有书友们在新的一年里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