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年夕

第三百二十一章 年夕

作者:文抄公
    “大帅”

    这时候,一名火凤营女卫匆匆走入,递过一份情报。

    武雉略微看了数眼,脸色顿时就有些变化。

    陈敬宗纵然心里很想知道内容,面上却丝毫不露,垂手肃立。

    “平山郡节度使齐麟病危郡守掌握大权,似有兵变”

    武雉沉声说着。

    “病危兵变”

    陈敬宗眉头皱起,虽然齐麟有着痼疾,每年都要消失一段甚至数段时间,也不是什么秘密,但现在,就太巧合了一点。

    特别是在最近,对方有表露出倾向于自己这方的时候

    “本镇埋伏的探子已经发来消息这次齐麟的病危,可不是那么简单,当中有着朝廷与州里的人出手”

    武雉冷冷一笑,将情报递过。

    陈敬宗看了数眼,脸色就是连变:“必须立即派出人手阻止”

    此时论大军,南凤军却绝无余力,不过精锐高手支援,还是可以做到的。

    “这个倒也不必”

    武雉说到这里,面色又变得很是有些奇怪:“夫君静极思动,已经动身前去了”

    “是吴公子”

    陈敬宗立即微微躬身,面带恭敬之色:“若吴公子肯出马,自然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能压服一地河伯的高手陈敬宗自然知道其中厉害。

    面对这样的人,纵然他实力尽复旧观,也必然不是对手,更是知道差距的恐怖

    “平山郡有着夫君在,我们要做的,便是拿下蒙下县”

    武雉一笑,风华万千:“可不能被夫君完全比下去啊”

    平原之上,两波人一追一逃,后面骑兵呼喝不断,箭矢更是如雨下落。

    葛瑾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飞快鞭打着马匹,上好的战匹嘴角甚至带着白沫。

    “主公”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当初与自己密谈过后,还不到几天,齐麟竟然会再次病重并且这次不是以往的失踪,而是真真正正的不能理事

    作为心腹,葛瑾自然立即就闻到了猫腻。

    奈何,他乃是文官,到察觉不好的时候,对方已经占尽先机,甚至还敢悍然反噬,直接派人追杀他

    错非家将得力,自己也有修炼,恐怕连郡城都逃不出

    “杀了葛瑾”

    “不要放走一个”

    “此人首级,价值白银千两,正九品的官身赏格”

    后面的骑兵呼啸连连,葛瑾的心里却极是清明,纵然在逃亡中,一些事情也是飞快串联起来。

    “能说动郡守与主公麾下如此多人马这背后必然有着强大势力支持,并且掌握绝对优势与名分,必是朝廷无疑”

    纵然大周日衰,但理论上还是十九州的统治者

    大义正统的力量,有的时候不值一提,有的时候却又不可思议。

    若是对方提前准备,早早在各郡埋下探子,发展数十年,现在又有朝廷大义为网络,掀起这番攻势,却也是可以理解。

    “我必要为主公复仇”

    葛瑾飞快鞭马飞驰:“主公此时,乃是中毒毒性剧烈,只是谅那些小人,也不敢冒然杀人”

    砰

    正思索间,坐骑悲鸣一声,马失前蹄,巨大的惯性冲击力,将葛瑾狼狈甩出,在地上滚了几滚。

    “哈哈天降横财大运”

    后面一名骑士见到便宜,立即催马上前,锋利的砍刀直接落下。

    砰

    光芒一闪,一团火球浮现,带着炙热的温度,砸到了这骑兵胸口。

    轰隆

    火光四溢,恐怖的火舌横扫,那骑将惨叫一声,直接跌落下马,几个挣扎后就没有了呼吸。

    “无量天尊”

    这时候,葛瑾起身,见到了出手来救自己的,赫然是一名童颜鹤发的道人。

    “你是寒竹道人”

    认得此人乃是郡内一个相当有名的清修之士后,葛瑾却更加疑惑了。

    他与对方不过数面之缘,甚至直到今日才知道对方一手道法不惧血煞军气,乃是妥妥的真人位阶,却为何要不惜代价地救援自己

    “节度府牙兵办事识相者速速让开”

    后面数骑上来,色厉内茬地喝道。

    “此人命不该绝,却是不得入你们之手”

    寒竹道人微微一笑,又取出两张土黄色的灵符,一挥手,符箓自燃,带着绚丽璀璨的光芒:“疾”

    砰

    土层裂开,一柄柄黑色的岩石长枪冒出,从下而上地穿刺。

    噗噗

    战马悲鸣,洁白的肚子上炸开雪花,而土枪穿透战马之后,甚至毫不迟疑地继续刺向马背上的骑兵。

    刹那间,血花飞溅,五六人变成了蜂窝。

    “走”

    见到这幕,后面的骑兵顿时大乱,纷纷调转马头,狂奔逃离。

    “葛大人可还安好”

    寒竹上前,又是一道术法:“甘霖术”

    青色的光辉,就落在葛瑾身上,一些外伤愈合,身体里也多了一股暖流。

    “好你个寒竹”

    葛瑾活动了下手臂,却是微微摇头:“之前深藏不露,何故为了区区而甘冒这险”

    “呵呵大人天纵之姿,福禄绵长,小道不过顺天应时,前来结个善缘罢了”

    寒竹打了个稽首:“贫道岁寒山真传,寒竹子,见过葛大人”

    “岁寒山岁寒道”

    葛瑾若有所思:“难怪”

    这岁寒山,也是定州中的一家道脉,传自两百年前,散修岁寒真君的道统,因为不入正统,名声也不怎么彰显,几乎都要令人忘记了。

    他还是博览群书,技艺超群,才回忆起曾经见过的一段记载。

    这样的小道脉,不说洞天福地,纵然连玉清道都比不上,倒是与吴明之前假冒的茅山道有些类似,不过若机缘巧合,补全道法,说不得也可一飞冲天

    葛瑾回忆了下,还是不觉得自己与这道脉有着什么牵扯,又是苦笑:“我现在乃是一介亡命,早已不是什么大人了”

    “此言差矣”

    寒竹子一笑:“齐大帅积威犹在,只要能痊愈出来理事,区区跳梁小丑,又算得了什么”

    “你要助我”

    葛瑾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面色忽然又转为警惕:“你要何报酬等等你是武节度的人”

    想通这点,他脸上却是柔和了不少。

    毕竟,之前的齐麟与武雉还是准盟友关系,又有意扶助此女,葛瑾这次出逃,更是有着向武雉求救的意思。

    只是想不到对方反应如此迅速,居然已经派了人过来,还正好救下他一条小命。

    “不错”

    寒竹真人坦然承认:“此时平山郡内,详细情况如何还请大人仔细告知”

    “我所知也不是太多”

    葛瑾闭上了眼睛:“大帅毫无征兆便身中剧毒,郡守趁机揽权,幸好还有一批忠心牙兵日夜守卫,郡守人望不足,又得借着大帅的名义号令麾下文武,这才侥幸留着一条小命”

    “挟天子以令诸侯可知是何之毒”

    寒竹子沉吟着问道。

    “应是年夕兽”

    “竟然是此等凶物”

    此世亦有着除夕之习俗,家家户户燃爆竹,贴桃符,团聚一起,却非是为了热闹,而是源于一个恐怖的传说

    传闻,在跨年之际,大周十九州各处都会浮现出可怕的怪物,名为年夕,凶残无比,因此家家户户必须得合力,以桃符之神,爆竹之火,抵御惊吓凶兽,保得平安。

    当然,年夕乃是上古凶兽,此时已经非常少见,但这习俗却是保留了下来。

    “原来是年兽之毒,难怪可以令节度使大人都束手无策”

    寒竹子喃喃着,面上却没有失去信心,反而宽慰道:“传闻年夕之毒变化万千,并且一头年夕兽之毒,只有原本的年夕兽才可解除,换了其它年兽过来,只能将病人害死不过老道已经有着把握,请葛大人安心回去联络旧部,数日之内,必有好消息传来”

    打发走将信将疑的葛瑾之后,寒竹子独上高峰,就见得悬崖边上立着块巨石,上面盘坐一人,周身清光充满,不见面孔,惊人的灵压却是令他几乎压制不住身体的本能,跪下叩首:“见过仙尊小道已经按照您的命令,救下葛瑾,并且加以指点”

    “善”

    清光中的人影道:“齐麟也是我歃血盟成员之一,今日遇难,不得不救年夕兽只在除夕出现,此时必然为人操纵,你下去打探内情”

    “遵法旨”

    寒竹道人恭敬退下,没有多久就不见了踪影。

    这时候,清光才打开,现出吴明的身形:“年夕兽之毒看来必要宰了那头下毒的年兽,取其黄宝,方可救之当真是杀头夕兽好过年么”

    他这次前来,没有什么表露身份的想法,只是伪装个歃血盟高层,顺带将定州中的歃血盟成员整合了下。

    公输蜇这个马甲不能用,没关系当初歃血盟高层在他手上死了一打,现在知情者全灭,有的是人可以冒充,甚至就连公输蜇也是个狡猾的,给自己准备了多个身份。

    现在吴明就是随意用了其中一个,并且还召来了这个同为歃血盟成员的寒竹真人,也算当个手下马仔,为王前驱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