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修仙猪 > 第1020章

第1020章

作者:灵川飞羽
    夏琳雪经过自己娘亲的提醒之下,仔细的回想了门中弟子的所有表现,同自己的父亲,想了想,确实如同自己的娘亲所言那般确实是有些不太正常,若是以往夏琳雪不会去留意这些,因为对于夏琳雪来讲这些事根本就不是事,可是虽然夏琳雪不关心这些事,可是每天都在自己眼前走动的人,夏琳雪又怎么会没有留意到了?所以就算对方发生了变化,夏琳雪看得到却没有记在心里,可是经过这番提醒自然而然立马就会想起来“不错的确如同娘亲所言那般,这几天门内的弟子确实是有些不太正常,不似以往那般勤奋了,并且神情也有些不太对,若是娘亲不提醒我,我还不留意,可是经过你这么一说确实是这样,至于爹爹那边,可以说是自从爹爹回来之后,只有回来那天匆匆的见了一面之后,女儿就没有在同爹爹碰面了,女儿原本还以为爹爹是因为刚回来要接手门中琐事,所以有些忙,看来不是了一定有问题,也许是同这次出行夺宝有关,可惜当时女儿没有通往,不然的话,一定知道这中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这样的话也许我们娘两也就不用如此的被动了吧,也怪女儿糊涂竟然没有注意到,不然的话,也许能查出个所以然来。【妹子最喜欢的言情小说网 WWW/d/a/s/h/u/b/a/o/cc】那不知娘亲是否知道爹爹那边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又或者爹爹这几天又在做什么,不然的话娘亲您也不会如此的紧张吧”。

    张惠敏听到女儿夏琳雪这么一说也点了点头应道“不错,娘亲今日确实是为了你父亲而来,小琳你很好,不亏是娘亲的好女儿,几句话就能猜出娘亲今晚所谓何事而来,很好,看到你成长如此之快,娘亲感到非常的欣慰”。

    听到自个母亲认可的话,夏琳雪又怎么会无动于衷的呢?她非常开心的对着自己的母亲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不知爹爹那边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娘亲你如此的紧张呢?”

    听到这句话张惠敏的神色瞬间严肃几分,然后对着夏琳雪说道“小琳,你既然有意识到门中的弟子自从随同你父亲出去之后,就变得有些不寻常了,那么接下来娘亲所说的,你要认认真真的听,然后去落实明白吗?”

    “是娘亲”夏琳雪应道。

    “嗯,很好。其实自从你父亲会来的第一天娘亲就有所感觉有些不大对劲,可是却有些说不清,究竟不对劲在那里,不过很快娘亲就发现了。你父亲回来的第一个晚上原本应该会感到很疲劳才是,应该早早就该歇息才是,可是那天晚上,娘亲原本想快些侍候你父亲歇息之时,你父亲却是这样同你娘亲说的...........”说道这里,张惠敏难免勾引起那天晚上的回忆,她影响深刻。

    —————————————张惠敏的回忆_——————————————

    那天晚上是一个让张惠敏感到非常奇特的晚上,也是一个令她无比震惊的晚上,那一天张惠敏侍候好夏松羽宽衣解带之后,原本以为丈夫夏松羽会陪着她一起歇息的,可是没想到的是,夏松羽却自从回了房间之后,神情就有些不大对劲,因为同夏松羽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丈夫的一举一动身为妻子又怎么会看不出来的呢?所以夏松羽的不正常现象,张惠敏自然是一目了然,原本张惠敏以为宝物落入他手使得自己的丈夫心情有些低落罢了,所以想侍候好丈夫好好的让他放宽心,张惠敏很快就侍候浩夏松羽宽衣,将夏松羽带到床边,等夏松羽坐下之后,张惠敏也紧随其后,等张惠敏的臀部一接触到床之时,立马对着夏松羽上下其手,奈何这个时候自己的丈夫忍让还是神游其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更使得张惠敏挑起战斗的心理。所以可以说张惠敏在这个时间段可是使劲全身的洪荒之力,都想让丈夫弃械投降,可是令张惠敏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快到最后一步自己的丈夫竟然戛然而止,抓住张惠敏抚在胸口的手,并且神情有些奇怪的对着她说道“小敏今晚你先歇息吧,为夫现在还睡不着,感觉特别的精神,所以,为夫先到书房之内,先看会书,等困了为夫再回来,所以你自个先收拾一下先休息吧,不用等为夫了,所以就这样吧,好好的歇息一会,这些天你帮为夫打理家里同门内之事也累了吧,所以早些歇息”。

    说罢夏松羽就再也没有理会张惠敏,拿起自己的衣裳就离开了,而张惠敏望了丈夫离开的背影,满脸的纠结,最后她只能放下心里的纠结,然后尾随自己的丈夫的后方跟去,并且为了避免被丈夫发现,张惠敏可以说是非常的小心,不过张惠敏也应该可以说感到庆幸的吧,因为若不是现如今的夏松羽神情恍惚,又有心事,所以根本就没有张惠敏在后方跟随。

    可以说是张惠敏唯一可以的是庆幸的点,因此她才能悄无声息的跟在夏松羽的后方,不过张惠敏跟着跟着就发现有些不大对劲了,虽然这只是后面感到不对劲的地方,可是前面她却没有这个想法,因为当她跟着夏松羽来到了书房,看着丈夫将书房的门带上,张惠敏小心翼翼的来到了窗前,看着丈夫往书桌走去之时,张惠敏当时的一个想法就是,自己是想多了,才会去怀疑丈夫的,可是万万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再自己快要放下心来的时候,无意间瞥向屋内之时发现丈夫没有在书桌那里停下,而是越过书桌,来到书桌后方的一个小小的花瓶之处,当张惠敏感到好奇之时,发现自己的丈夫突然间好像警惕起来一样,立马想也没想就蹲了下去,不过她也该庆幸她手脚利索不然的话铁定一定会被夏松羽给发现了,可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当她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这个房间已经是空无一人了,更别说是自己丈夫的身影了,连个衣角都没有,这令张惠敏感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