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大唐风华路 > 第820章 二师伯,一路好走

第820章 二师伯,一路好走

作者:山下出水
    田秀儿招手喊来的是一辆马车,车轱辘竟然是橡胶做的那种,这种马车在大唐统共不超过十辆,搁在古代完全是长途赶路的利器。

    她转头看了一眼阿雅,然后满脸微笑指了指车,道:“喏,你们坐上这辆马车,然后从牛家镇出发一路南下直到江淮,江淮之地如今已有通往岭南的船队,你们到了那里之后拿出我义父的这封书信,居时任何一艘船都可以搭乘……”

    阿雅有些吃惊,她身边那群容貌遮在连衣帽下的胡子同样也很吃惊。

    阿雅有且怯懦站起身来,小心翼翼打量着田秀儿招来的马车,她眼中带着稀奇,同时也有羡慕。

    这架马车不但装有橡胶轮胎,而且车架四周配备着防御甲板,前后各自装有一具微型八牛弩,车厢里似乎还存放着五六把燧发枪。

    最主要的是车前插着一杆小旗子,上面赫然用汉字写着‘西府’两个字,这两个字可是不得了,无论到哪里都是一个强横无比的护身符。

    田秀儿见她打量马车,站在一旁微笑又道:“你不用看啦,这正是我义父当年的座驾,西府是他以前封号,放眼天下无人敢阻,不过这辆马车如今归我使用,嘻嘻,它是我义父送给我的嫁妆礼……”

    说到这里微微一停,面色稍微显出不舍,接着又道:“我拿这两马车当宝贝一样,平时连我夫君都不准坐,但是考虑到从牛家镇前往江淮路途不近,故而决定借出来给你们用一用,等你们到了江淮之后,车夫会架着马车再回来,咯咯咯,所以阿雅你还是收起脸上的震惊吧,这马车我可舍不得送给你!”

    阿雅连忙欠身行礼,慌乱解释道:“尊贵的封号郡主殿下,阿雅绝不敢有贪婪之心,我只是有些羡慕您的出身,这样华美的马车也有人送。”

    田秀儿有些骄傲,捂着小嘴咯咯直笑。

    她上前拉住阿雅的手,然后将对方拉到马车旁,忽然压低声音道:“如果你真的喜欢,那就在岭南好好表现,我义父出手最为大方,说不定也会给你造一辆。”

    阿雅微微一怔,她张口还想说话,然而田秀儿已经摆了摆手,大声道:“旭日东升,正合启程,本郡主还要兼顾镇子上的事务,我就不远送你们啦,山高水长,有缘再见……”

    说完飒然转头,提着裙角沿街而去。

    阿雅怔怔有些发呆,她想不到这位大唐封号郡主行事竟然如此干练。

    这时那个马车的车夫忽然一甩鞭子,对站在车旁的阿雅那些同伴恭声邀请道:“贵人们,上车吧,小人牛四,负责送你们去江淮……”

    阿雅又是一怔,七八个掩盖容貌的胡子也是一怔,其中一个luoli音的小小家伙语气吃惊,小心翼翼道:“你…你…你喊我们贵人?”

    车夫牛四哈哈一笑,满脸郑重道:“能得家小姐看重,能得家主公邀请,尔等从今而后已经不是平凡人,你们的身份注定是贵人,各位贵人,还请上车!”

    ……

    车轮滚滚,马蹄蹬蹬,阿雅等人终于上了马车,然后车夫一甩长鞭轰然启程。

    道路两旁,时有围观,有人窃窃私语,有人满脸羡慕,其中有两个人最为震惊,这俩货正是到处宣扬胡子算命不行的哼哈二将。

    他俩全程目睹了田秀儿代替韩跃邀请胡子南下,而且还借出了那位陛下当年用过的马车,两人目瞪口呆看了半响,忽然相互对视一眼咽口唾沫,第一人张口一声大叫,第二个紧跟着同时放声,两人喊得全是一个意思,道:“贵人等等,小人意欲投奔也,鞍前马后,不辞辛劳……”

    可惜马车轰隆而行,转眼之间已经消失在街面尽头。

    哼哈二将十分沮丧,耷拉着脑袋长吁短叹,旁边有人哈哈大笑,传进两人耳中越发显得刺耳。

    “真他娘的,咋就成了贵人呢?唉唉唉,早年间俺还曾帮助过她们呢……”哼哈二将其实也不坏,只不过喜欢嘲讽一下别人显摆自己而已,说起来当初阿雅等人初到牛家镇之时,曾有半个多月寄住在两人家里。

    天下之事,熙熙攘攘,每天都有事情发生,阿雅她们离开的这一幕虽然惹来些许惊起,然而众人的心思渐渐便又淡了,别人的生活是别人的,自己的生活才是自己的,牛家镇是个商业大镇,镇上的人更注重务实,很快众人又开始忙了自己的事情来。

    这时东方旭日已经爬高不少,天色也渐渐变得明朗起来,抬首仰望上苍,但见白云悠悠飘荡,天空湛蓝,幽碧如洗,秋风微微吹拂,白云变幻不断。

    那辆马车已经消失在牛家镇镇口,镇内某处高大建筑上却有人一直盯着看,这人正是不久前飒然离开的田秀儿,她俏脸之上明显带着一抹感伤。

    “秀儿,她们走了!”

    “是的,她们走了!”

    “你也想去,对不对?”

    “没有,我忙的很,我才不想去见爹爹,他更忙,见了我也没时间说句话……”

    “秀儿,你在说谎,为夫虽然是个粗人,但我曾经是陛下的亲兵,我们当亲兵的时候都被逼着读过书!”

    “牛老三,你烦不烦?”

    田秀儿忽然呵斥起来,气鼓鼓恶狠狠推了一把丈夫,佯装恼怒道:“我说了不想去,要你在这里啰里啰嗦,镇子上那么多事,你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去工厂里做调度……”

    她的丈夫正是牛老三,一如当年初建牛家镇时那般憨厚,虽然被妻子狠狠推了两把,然而牛老三眼中却全是宠溺。

    他忽然伸手将田秀儿揽在怀中,温柔轻声道:“等你完成心愿,咱们就去岭南,快了,很快了,牛家镇已经养活了几十万人,整个蓝田县都跟着受益,只要再坚持五年,只要再坚持五年……”

    当年韩跃要建十万大镇,田秀儿和李恪身为膝下两门徒各自发下誓言,欲要建立一座能够供养百万人口的超级大镇,然后师兄妹之间拼一拼成绩。

    可惜后来李恪谋反,田秀儿被韩跃收为义女,虽然比拼已经没了对手,但是田秀儿依旧不愿放弃。

    身为西府赵王的义女,她不想躲在义父的羽翼下受庇护,她要干出一番成绩,像义父那般庇护万民。

    但是也许,这只是田秀儿的表象,其实她不愿去岭南还有一个原因,只不过这个原因她连牛老三都没说过。

    犹记得十五年前,她和田豆豆乃是村中好友。

    那一日,义父封了爵位,要在村中款待朝廷来的贵客,田秀儿还记得她喂了一头名叫阿花的大肥猪,那天恰好被选中用来屠宰宴客。

    她无限欢喜跑去找田豆豆,准备结算肥猪阿花的卖身钱,然后,在那个日光浩浩的上午,她见到了一个满脸璀璨笑容的少年。

    他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脑袋,然后微笑打趣道:“小姑娘俊的很啊,来给侯爷笑一个,你笑一个我就娶你做小媳妇,怎么样……”

    义父年轻的时候喜欢口花花,然而田秀儿却忘不了那一天,忘不了那一个璀璨的笑。

    可惜世事无常,她做了义父的闺女。有时候她也会气恨自己,恨自己那天为什么会惊慌失措逃跑,如果那天她没有跑掉,说不定会鼓起勇气对着那个少年笑一笑。

    天上白云苍狗,田秀儿脸色有些发痴。她站在屋顶眺望镇外远方,发现再也看不到自己的那辆马车。

    阿雅她们走了,她们可以去岭南,而自己呢,自己不能去……

    田秀儿幽幽一叹,慢慢将所有的心思压下去,少女情怀总是诗,然而她现在已经嫁做人妇生育有子,年轻时的懵懂只能藏在心中,那也许只是一个无限朦胧的梦。

    这时身后忽然有响动传来,听脚步似乎不是一两个人,田秀儿和牛老三心中有些诧异,因为牛家镇镇府衙门的屋顶一般不准别人上来。

    两口子同时回头而望,赫然发现来的竟是一群老道士,其中一人白发苍苍,另一人则是面红如火,两个老道士领头上前,突然同时单掌竖在胸前,面色郑重道:“八年时间,匆匆而过,道门恪守约定,始终不曾滋扰,然而今日天罡归位,特来求请淳风就职……”

    牛老三虎目一闪,田秀儿却觉得心中一颤,两口子满脸都是震惊,同时脱口而出道:“袁天罡(师尊)他?”

    两个老道士微微点头,然而面上却不见太多悲伤,反而淡淡轻笑道:“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我道门对于生死看的极其清楚,并不然为这是一场悲事,天罡归位,淳风当出,此乃轮回传承不断,按理该当大喜大贺也。”

    虽然说得如此轻松,然而田秀儿仍旧痴痴站在那里,她恍惚记起八年前在刚到牛家镇,因为有个百姓发现一块巨大美玉导致蓝田世家来袭,她带着百姓仓惶躲进秦岭之中,然后预见了一位精神矍铄的老道士。

    那是袁天罡,也是自己的师尊,世人都说他是当世老神仙,然而田秀儿却觉得他像个老爷爷。

    她从小是个孤儿,在师尊那里享受了所有的疼爱。义父虽然也疼爱自己,但却不如师尊那般用心。

    然而今天,忽然有人告诉她,自己的师尊离世了……

    她恍然又记起,这八年来道门一直在暗中帮助自己,师尊每隔十天就会上门潜心教导自己,他教给自己的东西好多啊,易经八卦之道,穷极天地之理,奇门遁甲,象数象形,师尊和道门从来都是无偿给予,但是从来不曾对自己有过要求。

    这时忽然有一阵秋风袭来,吹得两个老道士白眉飘荡,然而他们自从说完话后再也没有开口,没有逼迫田秀儿选择,没有逼迫田秀儿表态。

    仿佛只是按照礼节前来通知一声,通知田秀儿你的师尊故去了,你应该就职道门新的白藕一职。

    至于田秀儿愿不愿意这么选择,他们并不做过多的影响。

    秋风萧萧,忽然显得有些肃杀,田秀儿深深吸了一口气,猛然开口道:“家师教我,足有八年,义父曾言,传承有序,我闻道门有一口撞天钟,不知今日可以敲响否?”

    佛门若有高僧坐化,会有规模宏大的珈蓝法会,道门则显得飘然出尘,只会敲响一口撞天钟。

    田秀儿这话说的很是明白,她要敲响撞天之钟,向天下宣告自己师尊故去,然后自己就职道门白藕一脉。

    两个老道士先是怔了一怔,随即面上显出欣喜之色。

    那个红脸老道士年轻时候性格应该较为轻浮,听了田秀儿的话不由想要抓耳挠腮,似乎忽然想到身后跟着一群徒子徒孙,最后才深深吸气使劲压下去。

    那个白眉老道士则是一捋长须,爽朗大笑道:“撞天钟,撞天钟,何谓撞天,撞的是人心也?此钟何时能响,此钟随时能响……”

    说到这里猛然探手入怀,然后摸出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铃铛,他手持铃铛震碗一摇,顿时发出一阵清脆悦耳的脆鸣声。

    旁边牛老三呆了一呆,满脸迷糊道:“这就是道门撞天钟?太小家子气了吧……”

    话还没有说完,陡然看见老道士身后那些倒是全都探手入怀,然后各自掏出一个小铃铛震碗摇晃,于是叮叮当当的声音不断发出,顺着牛家镇镇府衙门顶楼传播,很快传播到镇府旁边的一座简易小道观……

    随后,那道观有钟声响起!

    随后,更远处又有钟声响起!

    再随后,秦岭深山,长安郊外,然后关陇道,然后河南道,西北道,江淮道,剑南道,天下无数群山,钟声络绎不绝,彼此传递悠扬之声,渐渐笼盖了浩大的土地。

    牛老三嘴巴张的大大,这才知道原来人家道门也不可小觑,当初韩跃搞科举用钟声传递信息的手段,现在看来竟然是学习的道家之法。

    田秀儿陡然伸手头顶,然后将自己的妇女发髻散开,接着两个老道士上前帮她结了一个道门女观髻,然后又送上了一顶冲天紫金冠。

    这竟是要在原地直接就职!

    牛老三有些焦急,忍不住脱口道:“秀儿,别忘了家中有孩子……”

    田秀儿微微一笑,目光温柔看着自己的夫君,这个夫君其实她不满意,但是同床共枕多年没有爱情却有亲情,她柔声道:“我是李淳风,也是田秀儿,身在汝家,心系道门,夫君勿要恐慌,你的妻子始终是你的妻子。”

    说到这里,单掌合适在胸,举手投足无不长相道门风范,看的两个老道士不断欣喜点头。

    牛老三这时也反应过来,道门好像并不想和尚那般强制要求出家。

    田秀儿慢慢走到屋顶边缘,抬头仰望着东方一轮旭日,她恍惚又记起袁天罡这八年来对她的疼爱,老人满脸慈祥谆谆教导的影像还历历在目。

    “我欲发扬道门,传承家师之道,今发宏愿大誓,要著一卷《推背图》,或有泄露天机,然则此心不悔……”

    推背图,中国历史上的四大奇书!

    田秀儿铮铮誓言,众道士轻声而贺,牛老三皱了皱眉,满脸担忧道:“秀儿,泄露天机……”

    “无妨,我有庇护!”

    田秀儿微微一笑,转头看着自己的夫君,然后她伸手一指天空,语带深意道:“有义父在世,老天也不敢折我,这一卷推背图,我写定了!”

    钟声悠扬,仿佛田秀儿的大誓,从牛家镇传遍蓝田县,从蓝田县传至长安城,天下万山皆有钟声,世人至此才知道原来道门实力如此巨大。

    只不过盛世之时道门不出,一直隐在山中默默守护着汉家。

    当钟声越过中原向南传播,最后终于传到岭南这片土地,彼时韩跃正在处理政务,听到钟声霍然从椅子上站起!

    他纵身一跃出门,然后再次纵身跳上大殿之巅,目光向北而望,忽然一声叹息。

    “二师伯,一路好走……”

    ……

    ……今天还是二合一大章,6000字,这么做是为了增加均订成绩,希望大家理解,字数是没有减少的。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