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重生虐渣:腹黑大叔霸宠妻 > 第205章 相处(二合一)

第205章 相处(二合一)

作者:小絮刀
    <h3>第205章 相处(二合一)</h3>

    向茹挑眉,看着眼中疑惑的夏舟,只是沉默了一会儿,吊了吊对方的胃口。

    “呵呵,你大概是想不到的,我之前已经是让人跟上边联系过了,过不久后,咱们京城不是要举办亚运会吗?那里的演出可能需要更加时尚、现代化又健康的节目,而我也通过一些人脉,将我们这个向日葵组合推荐了上去。”

    因为b大向日葵组合,本身就拥有健康、优秀的形象,再说拥有全国优秀学府的学生身份,更加是个吸引人的地方,况且之前在动画片小石头历险记播出后,向日葵组合也参加了两次比较著名的电视节目,倒是也吸引了更多的目光。

    而针对这一次在东方比较著名的亚运会,向茹早就盯上了这个盛会,认为这定然是向日葵组合发展更优秀的机会。要知道同样是黄皮肤和黑头发,现在亚洲其他国家也是有很多时尚、先进性的,如果向日葵组合以时尚先进的造型以及耳目一新的歌舞,能够在这次盛会打响名头,那可是冲出了亚洲了,更是为国争光的机会!

    夏舟眼睛一亮,随机却是又暗淡了些许。

    “这的确是个机会,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一个平凡的小姑娘!那些外国人可能看不上咱们这个正在发展的国家,可是如果你能用更青春更先进的东西去展现,自然是上边喜闻乐见的!”

    本身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夏舟的眼界自然不是局限在小片的,说出的话自然也是向茹熨帖。或者说向茹就知道,夏舟不会是像一般男子那样瞻前顾后,顾虑太多。

    向茹笑了,这种笑容自信从容,也是让夏舟恋恋不舍的样子。

    “的确,种种原因考虑,b大向日葵组合就是非常符合上边要求的,已经是通过了审核,这会儿递上去的节目也是通过了,我之后会和李晓葵、夏娇阳多多排练的,所以,最近会很忙咯!”

    夏舟自然是为向茹高兴的,但是只要想到向茹越来越优秀,会吸引更多的目光,他说不出是会吃醋还是会舍不得。

    当然,对于一个真爷们来讲,夏舟不认为将向茹绑在身边,不允许她去发展是什么好事情。既然向茹正在越来越优秀,那么他夏舟只会更加努力让子变的更优秀!

    回到妈妈的病房当中,向茹正是听到白玉莹有些无奈的语气。

    “你别削苹果了,我刚刚吃了你剥的橘子呢,哪里还能吃下一个这么大的苹果?”

    胡正山憨憨的语气传来,“嘿嘿,那个橘子那么小,哪儿占地方了?这苹果你要是嫌弃大,那么就让我替你吃一半儿!”

    向茹有些憋不住笑了,瞧瞧,这个胡正山原本现在走物流又是管理的,已经是威严又精明的商人了,可是在白玉莹面前,倒是总是一副憨厚的模样。

    眼看着白玉莹有些无语的嗔了胡正山一眼,胡正山却是将目光粘在了白玉莹的脸上,一下子将苹果皮削断了,差点儿都伤了自己的手指头。

    向茹咳嗽了一下,颇为无语的再次做了白炽灯泡。

    胡正山顿时回过神来,而白玉莹脸色微红也有点不好意思。这段日子以来,虽然是自己没有承认,而两人也没有挑明,但是围绕在两人中间的这种氛围,已经是让白玉莹明白,即便是自己想要逃避,可是对方真的是在乎自己,不给自己逃避的机会了。

    的确,开始的时候白玉莹是拒绝让胡正山这样来照顾自己的。可是胡正山偏偏执着的来白玉莹床前伺候,送水、看药,什么都是做到了无微不至。甚至在白玉莹板了脸色让他不要再来之后,也是神色认真的说了让白玉莹心头震撼又面红耳赤的话。

    “白玉莹,我不知道你心里头是咋想的。可是之前的时候,我是觉得自己不配在你眼前一直晃悠的,如果你真的也觉得我不配,那么我什么也不说,现在就走!你知道吗?从前自己的婚姻是浑浑噩噩,直到遇到了你,才是知道什么叫做好女人,是我不忍心没有自信给你好生活,才是想着带着小军离开你远点。而这一次看到你受伤,我才是知道什么叫做后悔,什么叫做害怕!如果我没有看到你幸福安逸的生活,那么还不如我就一直陪在你身边,努力给你挡走那些灾祸,努力让你过的好点!”

    这话不知怎么的,后来就传到了向茹的耳中。倒是戏谑的看着面红耳赤的妈妈白玉莹。

    “老妈,你不能因为之前遇到渣男就否定了之后的人生,如果还没有决定好,你可以给胡叔叔一个机会,看看他的表现合不合格,怎么样?”

    白玉莹拍了自己闺女一下,“去,连你老妈都打趣了是吧?”

    话虽是那样说了,白玉莹却也是因为胡正山的言行,日渐的暖了心,连同从前遭受到的心理阴影,似乎也是走出了许多。

    向茹这样看着如今虽说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日渐相处自然融洽的,大概这两个先前都经过不幸的人,过不久就会真的走到一起的。

    向茹在病房这边待了一会儿,就说了要去学校离开了。

    在离开的时候,经过了魏子俊的病房,在外面看着姜明月和魏子俊正在聊天,向茹想了想,倒是没有再敲门进去,径自离开了。

    事实上,这会儿的魏子俊和姜明月心里头也不算是轻松。

    “怎么这样?你真的要离开京城了?是我找你帮忙的,你拿枪出来我也没有反对,所以一切应当算是我的责任,我去找叔叔,我去找你们领导说说去!”

    姜明月连忙按住了激动着要起身的魏子俊,脸上有些焦急。

    “你干什么?身上的伤口不疼吗?都说了我愿意去草原那边,从小我就向往那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可是我也更喜欢像爸爸那样的一身警察制服。而现在,虽然是离开了京城,但是我只不过是去了一直想要去的地方当警察,有什么不好?”

    魏子俊心里头苦涩,喉咙微动,“你不用骗我的,我知道你要去的那个地方,是条件比较艰苦的区域!”

    姜明月一愣,她也明白,魏子俊这样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知识丰富的人,自然是知道自己即将要去的h县是一个民风彪悍却是物质条件缺乏的地方。

    可是那又如何呢?本身自己因为这一次犯错误,很有可能就是要丢掉这份自己喜欢的工作了。正是因为自己是出于救人的目的,再加上真正阻止了更恶劣的局面,爸爸那边才是说上话让自己调离了京城这里,去h县继续做一名警察!

    看着从前阳光爽朗的姜明月,现在脸上带了淡淡的失落,魏子俊心疼极了。

    “都是我不好,都怪我!”

    姜明月颇为无奈的样子,却是嘴上噼里啪啦的开口,

    “这话你说了多少次了?我都说过了,向茹也是我的朋友,即便不是你找我来,让我知道这事儿了,我定然也会选择这样做的!再说了,你不是两次为了救我而被伤到吗?难道说你后悔了是吗?什么也别说了,你好好儿养伤,过段时间我要离开京城去h县,我不想在临走前还看着你跟个木乃伊似的!”

    魏子俊嘴角也扯过一丝笑容,却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头更加的酸涩。

    因为刘美华家里的事情,魏子俊的妈妈直呼庆幸,庆幸自己儿子没有看上那个刘美华,没有真的和刘美华谈对象,要不然自己家就算是没有被刘家连累到,也会影响到儿子的名声。而看到在病床前殷勤伺候的姜明月,听说了姜明月的身世,魏子俊的妈妈倒是眼睛一亮。

    妈妈说的话,至今在魏子俊耳边响起,“这丫头模样不错,家室很好,却是这样会照顾人,我看着她眼里头都是你,肯定是喜欢你!也怪不得你这小子为了救这个丫头受伤了!”

    在那个凶险的夜晚,魏子俊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他不能让姜明月受伤。而现在,因为姜明月的即将离开,魏子俊却是心里头更多的想法。

    向茹没有听到魏子俊和姜明月的对话,等她知道姜明月要去h县的消息,却是姜明月即将出发的头一天。

    而此时,向茹却是在医院门口遇到了一个不想看到的人。

    看着面前的林家儿媳妇苏美兰,向茹脸色微沉,随机便是当做没有看见一般,径直的继续向外走着。

    然而,苏美兰本身就是守在这医院门口,为的就是向茹,怎么可以放任向茹离开?

    “向茹,你别走,我有事要跟你说。”

    向茹眉头微皱,“对不起,我还有事儿,再说了,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哎,你这孩子,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婶子,你就这么对长辈没礼貌?”

    向茹冷哼了一声,真是有意思,她向茹连那些叔叔爷爷都没有承认,倒是从哪里跑来这个女人还来这里跟她拿婶子的谱了!

    看着向茹还要继续走,苏美兰直接是向前伸出胳膊拦住了向茹的去路。

    “你别走!我也不跟你废话了,苏阳的事儿是跟你有关系吧?你赶紧的跟我去一趟警察局,就说是警察那边搞错了,你和苏阳无仇无怨,苏阳只是同行竞争和你有商业上的冲突,但是那什么杀人放火的事儿,跟我们苏阳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向茹挑眉,果然是为了苏阳的事情来的!

    的确,苏美兰就是为了侄子苏阳来的。其实向茹一家遭人杀人放火的事儿,林家一早也是知道了,虽说是对向茹所作所为气愤,但是也想着趁着探病的机会来缓和关系的,但是无奈被白家人以打扰病人休息为由,直接是将林家人给赶走了。

    而苏美兰原本没有想太多的,可是苏阳被抓了,而且这一段日子以来,简直是越来越多的证据对他不利,简直就是要将原本还算前途不错的苏阳逼入了绝境。苏家人和苏美兰都想到了,这事儿既然是跟向茹有关系,那么向茹那边如果是改了话头,总会是有对苏阳有利的办法。

    于是,就有了苏美兰此时缠着向茹不放了。她也是想好了,小姑娘本身就是面皮薄,大庭广众之下,自己就这样理直气壮的缠着向茹,定然是会让向茹屈服的!

    然而即便苏美兰心里头做了准备,但是也不会想到向茹压根儿就是个冷血的人!

    “你也别在这儿挡道,如果你想救人,那么就找个好律师,或许冲着你们家已经是有人贪赃枉法做了牢的份儿上面,可怜可怜苏阳,少判几年!”

    苏美兰被向茹凉凉的目光看着发虚,却是更加恼怒向茹说的话。

    “向茹,你这个小兔崽子,你别以为我今天是来求你了!都是一家人,有必要闹的这么难看吗?我跟你说,你今天不跟我去,我就天天闹的你和你妈妈不得安宁!”

    向茹笑了,却是让苏美兰莫名其妙。

    “你真的让我去?那么我可是要告诉你!如果我真去了警察局,非但是不会说一句对你们有利的话,更是会说出我作为受害者的痛苦,还有坚定的要恶人绳之于法、严惩不贷的立场!”

    意思很明白,你要是真让我去,那么你就只能等着苏阳的事情会闹的更严重。

    苏美兰愣住了,呐呐的说“你,你竟然,你怎么敢这么做?”

    向茹超前走了几步,却是让苏美兰因为向茹冷冷的目光而吓退了向后走了几步。

    “苏美兰,我和你本身就没关系,所以你别指着我能帮你什么。何况,我们真的扯关系的话,那也是仇人的关系,你认为我会帮你么?”

    苏美兰眼睛直直的,这个向茹,从来就不是一般的孩子,从来就不是属于自家孩子或者普通大学生那种样子,或者说这孩子眼中有恨,这一次是真切的让苏美兰感受到了。

    恨?恨苏家恨苏阳?不,苏美兰感觉不光如此!

    向茹,她不是任由林家能够算计的,甚至有可能,向茹会出手让林家陷入困境,因为这孩子压根儿就不是让林家能够掌控忽悠的人,她明白的表示了自己的恨意!

    这种认知,让苏美兰打了一个寒颤。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