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风流岁月之活色生香 > 第212章 闹

第212章 闹

作者:全市虾蟹
    “你们还需要多了解。【妹子最喜欢的言情小说网 WWW/d/a/s/h/u/b/a/o/cc】 ”

    我哂然一笑,拿手拍了下脑门,也感到很是头痛,叹息着道:“算了,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事情,也只有你们三人能解决了,旁人没法干涉。”

    秦娅楠自嘲地一笑,转头望着我,轻声地道:“不过,真是怪,他怎么会这样信任你?”

    我笑了笑,轻声地道:“因为尚市长知道,我不会背叛他。”

    秦娅楠眼珠一转,往客厅的方向努了努嘴,压低声音道:“那张银行卡里有三十万,送你了!”

    “哦?”我愣了一下,随即展颜一笑,摸着鼻子,不解地道:“秦小姐,怎么会这样慷慨?”

    秦娅楠拿手摸着白腻的脸蛋,若无其事地道:“当然了,钱不能白拿,这是一笔交易,你收了我的钱,要想办法帮我,打败那个女人,庭松若是真娶了我,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不行,那不合规矩!”我哂然一笑,摆手道:“别说三十万了,算三百万都不成。”

    秦娅楠微微蹙眉,斜乜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道:“如果再加一些其他筹码呢?”

    我自然不感兴趣,却笑着问道:“什么筹码?”

    秦娅楠没有吭声,只是把毯子丢下,身子后仰,娇慵地伸了个懒腰,展示了傲人的身材,又除去脚的拖鞋,拿手按着脚踝,低声地道:“只要能把庭松夺回来,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我微微一怔,目光落在那雪白的玉足,苦笑着道:“秦小姐,这样的牺牲太大了,根本没有必要,这世有很多优秀的男人,你也很漂亮,有足够的资本去争取,何必要钻牛角尖呢?”

    “你不懂的。”

    秦娅楠叹了一口气,语气坚定地道:“从小到大,我都没输过,这次也不例外,不能把他从苏美萱手里抢过来,我宁愿去死!”

    我皱起眉头,又点一支烟,轻声劝说道:“你这样做,会彻底毁了他,尚市长辛苦多年,才得到现在的身份地位,如果你跳了楼,他的政治生命也结束了,再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这样害人害己,又是何必呢!”

    “我不管,谁让他背叛了我!”

    秦娅楠的情绪有些激动,大声喊了起来,又拿手指着我,嗓音颤抖着道:“你走开,我不要和你谈!”

    “好吧,那你自己冷静一下。”

    我转过身子,去了厨房,系围裙,做了几样小菜,端到茶几,自顾地吃了起来,从午到现在,一直没有吃东西,肚子里面饿得厉害,不到五分钟的功夫,他如风卷残云一般,把饭菜一扫而光,放下筷子,打着饱嗝道:“不好意思,秦小姐,本想给你留点,可惜没控制住,要不再做点?”

    “没有胃口!”

    秦娅楠拿手拂了一下秀发,赌气地转过头,半晌,才轻声地道:“茶几下面有小食品,给我拿两袋过来。”

    我躺在沙发,随手翻着杂志,漫不经心地道:“抱歉,懒得动弹,自己来拿吧!”

    秦娅楠蹙起眉头,瞪了我一眼,感觉有些不舒服,之后稍稍挪动了一下身子,换了姿势,但始终都坐在护栏面,不肯下来。

    十几分钟后,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响起,两人都注意到了,却都没有去接,铃声响了两遍,秦娅楠终于沉不住气了,探头喊道:“喂!来电话了,你不会是死人吧?”

    “又不是找我的,自己去接好了,我只是送信的,可不是使唤丫头!”我侧过身子,悠闲地翻着画报,全然不理会她的抗.议。

    秦娅楠有些无奈,叹了一口气,从护栏轻巧地跃下,转身进了客厅,摸起手机,接通之后,喂了一声,用极为委屈的语气,可怜兮兮地道:“庭松,你到哪里了,快点过来,我想见你最后一面,不然,死了都不甘心。”

    尚庭松开着车子,轻声解释道:“娅楠,你别乱来,我本来已经了高速,可刚刚接到卫国书记的电话,让去市委大院集合,一起到下面乡镇视察,只好原路返回了。”

    “什么,你竟敢骗我?”

    秦娅楠吃惊之下,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浑身颤抖,声嘶力竭地喊道:“尚庭松,你……你真狠心,好!那咱们一刀两断,你等着来收我的尸吧!”

    尚庭松也有些慌了,赶忙喊道:“娅楠,别做蠢事,我忙完了公事,马过去看你!”

    “不行,你必须马过来,要不然,我这死给你看!”

    秦娅楠挂断电话,转身往阳台跑,刚刚奔出几步,忽然感到腰间一紧,已经被人抱了起来,她连踢带踹,挣扎着喊道:“走开,你这混蛋,快点放手,我要喊人了!”

    我没有理会,而是横抱了她,径直去了卧室,把她抛到床,低声喝道:“秦娅楠,你闹够了没有?”

    “没有!”

    秦娅楠翻身坐起,咬牙切齿地盯着我,摸起床头的枕头,狠狠地砸了过去,怒声喊道:“出去,马滚出去,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再不滚蛋,我喊非礼了!”

    “嘘!秦小姐,请安静一点!”我把手指放到嘴边,叹了一口气,解开领带,缓缓地走过去。

    秦娅楠惊慌失措,蜷缩在床尾,双手护胸,结结巴巴地道:“你,你想做什么?”

    “你猜猜。”我嘿嘿一笑道……

    “喂,小泉,情况怎么样了?”

    “还好,已经回到卧室了,是情绪还不太稳定!”

    “看紧她,千万别搞出意外,等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会立即赶过去的!”

    “好的,尚市长。”

    和尚庭松通完电话,我丢下手机,打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翻出跳棋,扑克,随手丢到床,又推门出去,在客厅里翻了半晌,才在梳妆台的抽屉里,找到一盒创可贴。

    我站在镜子面前,拿着创可贴,在鼻梁斜斜地贴了一道,又在手背也贴了两个,将伤口覆盖,尽管之前已经很小心了,但结果表明,自己还是低估了秦娅楠的战斗力。

    这女人不只有着像猫一样锋利的爪子,雪白整齐的牙齿,还有锲而不舍的战斗精神,很难想象,秦娅楠被牢牢压到身下之后,还能张开嘴巴,狠狠地咬住我的肩头,拼命地抵抗。

    “真是个疯狂的女人,难怪连尚庭松都搞不定!”

    轻吁了一口气,我拿手摸着肩膀,那里仍然在隐隐作痛,然而,真正让我感到恼火的,却不是被捆在床头的秦娅楠,反而是我自己。

    在几分钟前,卧室里险些失控,我原本只想捆起那个女人,免得秦娅楠闹得太凶,真的坠楼身亡,若是闹出人命,宣扬出去,不止是尚庭松,恐怕连自己都要卷到这丑闻当,受到牵连。

    可没想到,两人在贴身肉搏时,秦娅楠的激烈反抗,竟然催发了我的本能欲.望,在某个瞬间,我甚至萌生了强.暴这个女人的念头,那是一种很强烈的冲动,强烈到难以遏制,令人震惊!

    虽然最终还是忍住了,可回想起当时的场景,我还是感到后怕,同时,又有些费解。坐在沙发,我点一支烟,慢慢地回味着刚才发生的经过,试图从细节当,找出原因。

    如同照片一样,一幕幕场景在我脑海当闪现,自己手里拿着领带,逼近床头,而秦娅楠惊慌失措地护住胸部,把双腿也蜷缩起来,目光里满是惊恐和畏惧,很像是无助的羔羊。

    然而,当我了床以后,情况忽然起了变化,那女人如同被激怒的狮子,拼命地捍卫自己的领地,她连抓带踹,是不肯让我接近,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把秦娅楠按倒在床。

    两人纠缠在一起,女人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极力扭.动着腰肢,伸手乱抓乱挠,眼里却闪动着极为兴奋的光,是那种狂热的眼神,让自己开始冲动,竟然萌发出将她裙子撕碎的念头。

    而当他把女人双手捆起来时,本以为战斗已经结束,可没想到,秦娅楠居然翻身坐起,在我肩头狠狠地咬了下去,疼痛之下,我立时将她推倒,而那时看到的,却是女人挑衅的目光。

    也正是那种目光,彻底激怒了我,让自己险些失去理智,我找了绳索,在女人的胸脯捆了两道,又强迫她跪在床头,摆出了一个极为撩人的姿势,用这种方式去羞辱对手。

    而秦娅楠在此时表现得极为温顺,没有做出任何抵抗,甚至,她嘴里叼着毛巾,扭过头,臀部高高翘起的样子,更像是一种无声的诱.惑,令人情不自禁地生出犯罪的欲.望。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