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烟火红尘 > 第四十章 公平2

第四十章 公平2

作者:空谷幽兰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国人仇官仇富不是因为人民群众素质有多低,而是近些年来,一些官僚之气严重的政府部门确实不能为人民做实事,办实事,只是想着自己的高官厚禄,如何敛财,如何保官,天下乌鸦一般黑,所以人民群众也对这些官员失去了信心。w-w-w-d-a-s-h-u-b-a-o-cc 大 书 包  .  . 而我跟着向晴海接触到的所有官员,不是大腹便便满面油光的酒囊饭袋,是老奸巨猾只会敛财的腐败分子,自然对樊慕桦也没什么好印象,他只不过是个伪装成绅士的又一个贪官而已,想到这儿,刚才对他谦让车位的感激也荡然无存。

    “小林她是什么问题?”一进屋樊慕桦问接待员。

    小林简要复述了一遍我的情况,把身份证放在樊慕桦的桌子说:“樊处,我查过了,咱省厅确实没有收到云阳报来的海女士的资料。今天午刚报送的材料里我让李科查了也没有。”

    “你让李科过来。”樊慕桦很干脆,话也不多。

    一个穿着制服的男人走了进来:“樊处您找我?”

    “你打到云阳出入境管理处问下他们张长桥科长,你们不是挺熟吗?问下海燕的申请资料,如果材料没问题尽快报,人家说申请了快一个月了。”樊慕桦声音不大,但是有一种威严和深谙内幕的睿智,他根本不用了解能判断出来我的材料滞留在云阳根本没报送省厅。

    李科长当着大家的面给云阳出入境管理处去了电话,询问我的申请材料,云阳的回复竟然让我啼笑皆非。

    “唉呀,不好意思,可能是我们有个工作人员失误,把海燕的材料掉到桌子缝里了,这不午打扫卫生才发现,我正在批评他们不认真呢!我们现在发特快专递到省厅。”李科对我的身份并不了解,把电话用了免提,让屋里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有一种无奈叫无语,有一种理由叫借口。我冷笑了两声,站起来,冲着那个叫樊慕桦的男人无奈地笑了笑说:“谢谢您,樊处,证我不办了,这衙门太黑了。”说完准备出去,因为我看到了真相,我知道自己的证件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他们的目的是拖到展会时间到期,再给我批下来,这样既可以向熟人交待,又不违反规定。一个小小的出入境管理处都如此黑暗,何况官场?

    “如果你这么走了,你的时间白白浪费了,公平是靠自己争取的!”樊慕桦看着我。向晴海也说过同样的话。公平?什么是公平?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公平,你有钱有权,你有地位受尊敬,无钱无势,处处受欺压,这本是一个强权的社会。也许尘世的种种,当我们不能去改变的时候,我们只能学着去接受。盖茨说:“人生是不公平的,习惯去接受它吧,记住永远不要抱怨。活着要接受所有的不公平。”

    “如果你愿意,可以把事情况经过详细的写出下来,交给我们省厅处理!”他的眼睛里有一种温暖,有一种信赖,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他,政府官员不都是官官相护吗?可是这么走了,我确实心有不甘。

    小林递给我一支笔,拿过一本信纸,把我带到会客室,让我写完到大厅找她。

    写投诉信,这我在行啊,本姑娘是河大系毕业,这种真实的亲身经历不写它个惊天地泣鬼神也得声泪俱下,控诉得掷地有声啊?我提起笔洋洋洒洒一口气写了整整十页信纸的实名举报信,对云阳出入境管理处李绮红和科长列出了十条罪状:1。利用关系以权谋私;2。滥用职权欺压百姓;3。违反政策刁难群众;4。态度恶劣严重伤害政府形象;5。无事实根据信口雌黄污蔑群众;6。办事不讲原则丧失党性和纪律;7。官僚作风严重;8。工作懒散不认真,遗失重要材料;9。对国家出入境管理制度严重歪曲,误导群众,制造挑拨人民群众和政府的关系,扩大矛盾;10。要求严查李绮红等人收受授巫娟贿赂及和巫娟的不正当关系。

    等我回到公司把自己写的内容在午的工作餐时间告诉白萍和姜总他们几个人时,把白萍乐得直拍桌子:“领导我对你的仰慕之情如滔滔江水啊,一个投诉信你都能列出十条罪状纲线,太厉害了。”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知道吗?”我没好气地说。

    “以后你在公司一定要小心,你这么一闹,你和巫娟的关系公开化了。”姜总仍旧是善意地提醒我。其实人和人真的需要了解,相处久了姜总虽然职场经验丰富老辣,但是并不像巫娟那样到处设陷阱,使用阴招,姜总更擅长阳谋,也是我欣赏的。

    “董事长那么嚣重我们领导,肯定会站在海总这边的。”白萍永远都是没心没肺。

    “什么时候都不要让自己的老板为难。”姜总拍拍我的肩膀。我太理解姜总这句话的深意了,几年前田总和管总之争我还历历在目,这种内耗只会让企业平白遭受损失。我不想辜负向晴海对我的信任,好吧,以后我尽量小心是了。

    下午的五点多,我接到省出入境管理处的电话,说我的港澳通行证办好了,可以来取。明天是珠宝展了,这个证下得可真及时啊,真是朝里有人好办事,我午才洋洋洒洒地写出了篇讨伐檄,下午办好了,哼,政府部门果然是黑不见底啊!但是我不想去了,我也去不了,因为仅仅公司内部申请赴港的审批程序都要走两三天,等审批下来,三天的展会结束了,去了还有什么意义?

    第二天一早我到出入境管理处取回了证件,坐在车里看这个墨绿色的小本子,我想不明白,权力那么重要吗?如果一个人为了权力丧失了善良的本性,是位高权重又有什么用?何况这只是一个私企,在海天也许一个高层可以一手遮天,但离开海天什么都不是。我宁愿永远做一个快乐的小职员,幸福地享受自己与世无争的人生。向晴海一次一次地把我推到舞台的央,被动地让我成为主角他从来没问过我愿不愿意,我适合不适合这个角色,这是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觉得自己在这种钩心斗角的环境里真的好累,我真的不适应这样步步陷阱的生活,我还要坚持吗?我真的可以坚持下去吗?

    有人敲了敲车窗,我才发现旁边停的居然是909。樊慕桦站在车边,日暖生烟的朝阳把天地间的一切空虚盈满,风和日丽的阳光下,站着的这个男人,高大挺拔,身影被余晖映射在我的车窗,微笑的脸流淌着阳光的暖意,温和舒畅。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