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第一战场指挥官! > 209.默示

209.默示

作者:腿毛略粗
    系统防盗章。订阅不足5048小时后清缓存可看

    连胜用大为吃惊的语气说:“你这就走了?”

    赵卓荦迟疑的停下脚步:“怎么?”

    连胜看向伤员说:“没什么。只是我以为打伤别人起码会尽到最基本的道德看护。”

    赵卓荦:“……”

    赵卓荦犹豫片刻似乎在思考她的话。随后在旁边坐了下来真的干起看护工作。

    林医生有些诧异地看向他,但是没有出声。

    连胜搬了椅子,坐到他旁边问道:“什么是积分赛?”

    “……就是拿积分。”赵卓荦说“指挥系每天至少一场其余专业每天两场。单兵系每天四场。”

    连胜:“你……?”

    “单兵作战系,和你同级生。”医生插话说“明星学员了。往年拿过两次积分第一。”

    连胜点头:“厉害。”

    赵卓荦轻瞥她一眼略带茫然。这人是谁?

    连胜又问:“积分有什么用?”

    赵卓荦斟酌了一下解释说:“积分就是功绩。平时训练也会有教官打分,最后一天实战的时候用。”

    连胜:“什么实战?”

    “红白阵营战。”赵卓荦顿了顿“就是打群架。”

    连胜:“分配职务用?”

    赵卓荦:“嗯。”

    连胜点头原来如此。

    他们指挥系四个年级加起来有一百多人,但是总指挥只会有一个。

    不管在哪里都是一样,最后还得看实力。

    这么说来,积分的确挺有意思的。

    医生坐在旁边敲着光脑,提醒道:“你已经休息够了吧喝杯水可以回去了。我这里不接受难民。”

    连胜四肢还是有些酸软但是已经缓过劲来了。她站起来抖了抖对那位朋友说:“我要走了,你还留这里吗?”

    赵卓荦一脸冷漠道:“尽基本道德看护。”

    连胜:“公平对决的话,有什么道德看护义务?战场上的敌军死了还需要看护他家?还要养一个军?”

    赵卓荦:“……”

    赵卓荦眼神里几乎要喷出火来。那特么不是她刚刚自己说的吗?!

    “我刚刚就是随口一说。”连胜点头评论道,“你是个好人。”

    赵卓荦:“……”

    连胜:“现在我话问完了,你可以走了。”

    赵卓荦:“……”

    去她的!这人简直莫名其妙!

    赵卓荦站起来,直接拉开门出去。

    床上那人抬起手和他们摇了摇。医生看向他赶人道:“半小时后你也可以走了。”

    病号:“……”

    连胜重新加入训练的阵营,继续绕着山道跑步。

    开始的过程总是痛苦。连胜体能薄弱,直接从越野跑进行锻炼,身体负担太大。只能断断续续,再艰难前进。

    付教官吃够教训,没再勉强她。基本布置完任务,就让她一个人慢慢追。

    但是他发现自己每次停下来,都能看见连胜跟在后面。她虽然慢,可根据她的速度,能知道这人没有偷懒。再联想她之前测试出来的体能。在没人督促的情况下,还能一直走在极限的边缘。

    毅力。

    这人的毅力非常可怕。

    中午训练到四点,吃晚饭,一小时休息时间,然后再继续。

    连胜虚脱后没什么食欲,只感受到反胃。还是用水伴着米饭,多吃了一碗。

    一直到晚上八点,连胜落后同队成员平均三圈的路程。众人站在原地,等她归队。

    前面的人有些不耐烦,在远处催促着她。

    连胜抹了把脸,加入队列。

    付教官吹起口哨,终于道:“解散!”

    连胜沉沉叹了口气,正想坐下好好休息片刻,就见所有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直窜而出。快似闪电,迅如疾风,然没有之前那种半死不活的萎顿气质。

    连胜遥遥往下一望,人已经都不见了。

    连胜看向付教官,惊道:“还有宵夜呢?”

    “……”付教官斜她一眼,“你做梦呢?”

    等连胜慢悠悠甩着帽子下山,才知道这群人如此疯狂的原因。

    洗澡的地方,排出有百米长队。连胜捧着自己的脸盆站在队伍的末端,陷入深深的沉思。

    等她终于洗完,已经差不多将近午夜了。

    她回到自己的行李附近,将脸盆放下,摸了摸头,围着散落的帐篷组件走了一圈。

    旁边有几位学生也刚回来,轻手轻脚地在整理床铺。看她站着发呆,还想过来问问要不要帮忙。

    就见这位传奇的女子,干脆地抖起帐篷外面的粗布,将自己整个包了起来。然后直接往床垫上一躺,用衣服盖住眼睛,转了个身准备睡觉。

    同学几人瞠目结舌。

    还可以有这么骚的操作?!

    他们没再多管,铺好位置,也赶紧进去睡觉。

    巡查老师半夜过来,看着一个裹着帐篷睡觉的女士,简直惊呆了。

    他带过那么多届的学生,从来没见谁活得这么恣意。

    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还是过去推了把连胜,问道:“同学,同学你的帐篷呢?”

    连胜迷糊的应了一声:“身上。”

    巡查老师:“怎么不搭起来?”

    当然是不会。

    连胜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回答出来,但是她现在非常不想说话。耸了耸肩膀继续睡去。

    付教官收到巡查员的报告,大早直接过来。

    在地方看了一圈,吹起口哨。

    众生猛然一吓,茫然地从被子里钻出。

    外面天色还是昏暗的,就是几盏灯光微弱照着。众人抬头,发现付教官脸色可谓非常不好。

    “连胜!”付教官喊了一声,指着她道:“为什么你没有帐篷!”

    连胜身上就裹着,正坐在原地,疑惑地哼了一声。

    付教官冷着脸训斥道:“为什么同学不会搭帐篷,你们却没有一个人来帮忙?在军队里面搞孤立?她将来是你们的战友!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出生入死的朋友的?”

    众生被他一骂,睡意顿去,低着头不说话。

    连胜说:“是我没时间问。”

    昨天那样的运动量下去之后,谁还有空去乐于助人?

    他们愿意,连胜也不想搭。手脚一动,就是抽搐式的疼痛。肌肉拉伤太严重了。怎么不是睡?还这么讲究。

    “还有你!”付教官指着她说,“身为一名军事学院的学生,你竟然连帐篷都不会搭?”

    连胜摸了把自己的短发:“我会睡不就行了吗?”

    付教官:“……”

    付教官过来,一把扯过她身上的帐篷,挥手道:“一边去。”

    连胜悻悻挪到旁边的石块上。

    付教官摊开材料,蹲下开始帮她搭建。几名男生犹豫了一下,套上衣服,也过来帮忙。

    付教官看他们一眼,点头道:“这几位学生,免扣分。其余人,各扣一分!”

    众生哀嚎:“啊?!”那几名学生脸上顿时泛起喜色。

    被扣分的学生有些不服,刚想申辩,又听付教官大声道:“连胜,扣五分!”

    连胜顺头发的手一顿。

    嗯?

    她虽然觉得这分扣得有点莫名其妙,但没有出声,毕竟这人正在帮她搭帐篷。

    连胜站在旁边仔细观察,大致明白了帐篷各个部位的衔接和构造。

    ……她还是觉得没有搭的必要,蒙头上就好了。

    多人帮忙,帐篷的事情没多久就解决了,连胜刚好也醒神完毕。粗糙地将东西都丢进去,跟在教官身后过去集合。

    这次集合的地方,摆了好几个大箱子。里面是一些黑色的器械,但是连胜不大认识。

    “今天练习野外射击!”付教官负手站立道,“你们的午餐和晚餐,都要靠自己捕猎!”

    连胜看了眼旁边的人,他们表情中带着激动,激动中带着期待和兴奋的眼神。

    应该是好事。

    付教官说:“里面的子弹虽然是橡皮球,但高速击中依旧会有一定的危险性。所有人必须佩戴好防弹装备,在活动结束前绝对不可以拆下来。另外,如果射击过程中击中自己的同伴,一律扣分处理。明白了没有!”

    众生大声喊道:“明白!”

    付教官继续讲解说:“我们已经在林中投放了足够数量的鸭子和兔子,部带有部队标志。禁止捕杀山林大型动物,教官和后援队会在山林里面做好监督。如果是有争议的猎物,可以找我们做仲裁。禁止私下暴力解决。明不明白!”

    众生:“明白!”

    “本次活动,以四人为一小队,团体考核成绩。注意!每人只有十发子弹!”付教官抬手往前一指,“刚好一列四人。现在可以转头和你们的搭档互相熟悉一下。”

    他这句话说完,队伍里传来一阵交谈的嘈杂声。有庆幸有遗憾。

    跟连胜一排的男生扭过头看了她一眼,咋舌,一脸我真倒霉的表情。

    连胜挑挑眉毛。

    付教官后撤一步,来到箱子旁边:“现在,根据自己特点,来选取合适的枪械!从前排开始,依次过来!”

    人群中爆发难以抑制的兴奋叫声。

    他们部队这次带过来的,都是废弃的仿军用枪支,并不适用于狩猎。

    但是现在军队用的武器,从杀伤力来说,不可能分派给一名学生。而且多数是装备在机甲身上。

    两种武器本质上来讲,锻炼的都是手感和眼力,参数基本与枪支相同,所以演习的时候,用老式武器进行训练。

    首排第一人上前,从箱子里挑了一把半自动步枪,架在自己的胸口。

    付教官指着远处的靶子示意。那人瞄准,射出一弹,恰好在距离红心不远的地方。

    众人鼓励性的叫了一声,为之鼓掌。

    付教官抬手一挥,示意他过去领子弹。

    一个个轮替下去,付教官在一旁稍作修正和指点,很快就轮到了连胜。

    连胜看他们轻巧选定,也没在意各种枪支的不同之处。直接选了把大的,感觉醒目。架在肩上,然后瞄准枪靶。

    当年射箭的时候,不说贯虱穿杨,起码也是百发百中。

    连胜瞄准角度,然后扣动扳机。

    子弹脱膛的时候,一股后座力瞬间打在她的肩膀上。连胜猝不及防,直接脱手,朝后退去。那枪身依旧砸到了她的身上。

    连胜没去管肩头处的钝痛,手臂几乎被震得半边麻。

    众人:“……”

    付教官上前一步拾起枪,看着她震惊道:“你在干嘛!”

    连胜甩了甩手臂,淡淡说道:“我可能不大适合,力气不够。”

    “你不会用枪,你还选冲锋枪?”付教官说,“你握枪姿势错了,后座力当然大!”

    连胜顿了顿:“你不会早说吗?”

    付教官:“……”

    他怎么会想到一个大三的军事学院的学生,竟然还不会用枪?!

    付教官憋了口气,告诉自己要有耐心。

    将冲锋枪放回去,重新挑了一把小巧的半自动转轮手枪给她。然后手把手的教她正确握枪的姿势,让她再来一弹。

    连胜的动作告诉大家,她很生疏,这是她此生第一次握枪,以至于甚至连枪支间的区别特性都不知道。

    连胜另外三名队友一脸墨色,似乎已经遇见到她十发空的未来。

    “我拒绝和她组队!”连胜的队友举起手,愠怒道:“这样的情况我们小队直接多了个后腿,她这样的人为什么要来军事学院?”

    付教官环胸道:“这是部队安排,无条件服从!”

    那名男生梗着脖子道:“我不服!她本身就是个bug!你问问哪个小队愿意跟她组队?这样我们还能刷分吗?”

    付教官扭头一扫,众人皆移开视线。

    任谁都是有点不满意的。这带的不是同伴,是零蛋。

    付教官微微皱眉。他觉得事情有点不好办。

    连胜一言不发的抬起手臂,对着远处射出一枪。

    这一次打在靶子的外缘,但比第一次好了不少。

    几位队友抿着唇,还是甚为不满。

    紧跟着她又重新上膛,调整了一下,继续射出一枪。

    这次打在五环至六环的中间位置。

    “喔!”旁边人不禁叫道,“不错了。运气不错。”

    付教官想叫停,结果连胜再一次上膛。众人来了点兴趣,盯着远处的靶子看。

    这一次连胜没有直接射击,眯着眼不断调整方向。然后轻轻扣动手指。

    只见子弹迅速射出,在靶子上留下一个小孔。

    正中红心!

    众人哗然,连声惊呼。

    十环!

    运气吧?总不可能上手这么快!

    “什么情况?!”

    “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天才啊哈哈!”

    就算是运气,也不错了。众人稀稀拉拉的给她鼓掌。

    付教官也被惊住了。

    他知道有人会很有射击天赋,但是,他不相信有人可以直接三枪上手,除非他做过类似的射击训练。

    可是连胜已经表明了,她没有拿过枪。所以他更偏向于连胜方才那枪中靶心是运气,或者她所谓的新手不过是一个玩笑而已。

    连胜这样的人开玩笑……想想还是挺可怕的。

    付教官刚想问她一句,结果连胜第四次推动套筒上膛。

    依旧是红心。

    仿佛要彻底打碎众人的猜测,紧跟着的“啪”“啪”“啪”三声连续而干脆的枪响,部射在正中。

    六发子弹终于射尽。

    周围一片寂静。众人连抽气都不会了,只是伸长了脖子,像傻子一样在靶子和连胜中间转头。

    连胜淡定收回枪,往枪口悠悠吹了口气。

    “我拒绝和他组队。”连胜声线平坦说,“他会拖我后腿。”

    第二天又是早上五点,教官过来喊人。接下去的活动果然是个人实战赛。

    先开始抽签,给所有人编号。连胜勉强抽到了前半段,二百八十一号。郑磊和沈喻靠中,孟江武比较倒霉,在七百名开外。

    虽然他们已经是大三的学生,以前参加过两次演习,但每一次,教官都要不厌其烦的重申。因为总有不听话的学生,而只要出现一个,简直要他们的命。

    付教官喝道:“绝对不允许在活动期间脱掉护具。我再说一遍,绝对不允许在山上脱掉防弹护具!”

    “每人依旧是十发子弹,子弹耗尽后半小时内没有补充弹药的,一律淘汰处理。被打中要害部位,身上信号灯熄灭的,也做淘汰处理。所有被淘汰的成员,请站在原地不要动!”付教官道,“如果你是一名尸体,那就尽职的扮演好尸体的角色,等待指令,教官会过来带你退场。不能移动,不能出声,也不能给别人提示。严禁做出影响他人比赛的行为。一经发现,做减分处理,严重者取消成绩!听明白了没有?!”

    众生立正:“听明白了!”

    付教官指向一旁的物资点:“号码牌在一到两百的学生,现在过去领取装备。后三十名的学生开始准备!”

    已经有不少人在那里换装,准备上山。

    活动在半山以上的高度进行。

    为了防止山上人太多,不适合学生自由发挥,抽中前两百号的人,会在活动最开始的时候上山。每淘汰一名选手,后面选手的依次轮替上场,直至所有学生参与完毕。山中剩余人数不足五十名的时候,结束活动。

    先上山的人肯定是有优势的。不管选位狙击,争抢物资。还是活动时间。

    连胜问:“最长可以留多久?”

    如果可以等到最后,她两百多号的位置,明显优势巨大。

    孟江武说:“信号灯的电源只能持续二十四小时。也就是说到点一样会被强制下场的。”

    连胜:“这样。”也挺长了。

    “……你想什么呢?山上虽然有物资箱,但是没有厕所。而且等你过去的时候,就算知道物资在哪里,也不一定拿的出来。”孟江武说,“一般呆个几小时就极限了。排泄的**会催促你尽快结束的。”

    连胜:“……”

    连胜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先去上个厕所。

    不在准备状态的人,在营地附近训练一个半小时后,有半个小时的吃饭时间。

    这场比赛比连胜想的进展要快。也许是刚开场,选位最为激烈。等连胜吃饭回来的时候,已经淘汰了五十来人,轮到她进场准备。

    孟江武跟着过去帮她选武器。

    排队到物资点的前面。孟江武问:“你还带手枪吗?”

    连胜:“什么武器射击距离远,准度高,杀伤力大?”

    孟江武想了想说:“狙击枪?”

    连胜立马说:“我要狙击枪。”

    孟江武:“……”

    管理员给连胜递过了狙击枪,她伸手接过,额头青筋一跳。比她预想的长,还大,还沉。携带不便。

    孟江武无语道:“你会用吗?你别开玩笑好吗?还是把枪还回去吧,继续做你的左轮神枪手。”

    管理员听到,抬起头说:“在这样的地形里,确实适合狙击埋伏,尤其是先发选手。最重要的是配合自己的计划。”

    意思是他赞同连胜的选择。

    连胜问:“怎么用?”

    管理员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弯下身掏了掏,掏出一本使用说明,丢给连胜:“三十六页,教程。”

    竟然还有这样的学生,连枪都不会用?

    孟江武还想劝说,那边喇叭通知道:“通知:今日训练开始,所有不在准备状态的人迅速回自己的队列集合!”

    付教官已经站在位置上等候,小队基本成型。孟江武不敢拖拉,只能小跑着过去。

    连胜站在旁边,对着教程看了一遍,大致领悟到精髓,把东西还回去。过去换了衣服,配上设备,在山脚下排队。

    这次的装备比上次的齐,多了一副眼镜。据说有弹道分析和夜视的功能,简直是枪战神器。只不过时灵时不灵,范围看心情,要搭配感觉使用就是了。

    并没有等多久,教官就来领他们上山。

    在山腰又坐了半个小时,信号灯亮起,正式开始计时。连胜背上枪支,开始上山。

    孟江武有一个地方错了。

    物资箱里最为有用的是子弹。可知道物资箱在哪里,最大的优势却不是拿来自己用。

    知道标记牌存在的人,虽然不多,但肯定也不会少。而这些人,多数是老手。

    看见那个标记牌的时候,你不知道它当时所在的位置是真是假,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唯一一个发现它的人。

    有多少人像自己一样移动过标记牌的位置,又有多少人在看见后会保持不动声色?

    不同的选择,决定了第二天的作战风格。

    唯一可以确认的人,首批成员优势明显。他们可以领取昨天看好的物资,然后将盒子放到更明显的位置。哪怕那个标记点是错误的,也还没有人在那里设下埋伏。他们甚至可以直接转换地位来一波反击。

    先行选位的人,最好的埋伏地点是哪里?当然就是这些物资投放处。

    不管连胜昨天看见的位置是真是假,都会有人过去那边狙击。

    这才是物资标记牌最大的用处。用得不好的人是螳螂,用得好的人才是黄雀。而她要做最后的那只。

    两百八十一名,不算首批成员,但也已经不错。

    连胜开始回忆昨天的地图,删选昨天看见标记牌的几个点。最后落在一个她也不确定真假的位置,朝那边走去。

    那个位置符合条件,且最为明显。如果有人从山下过来,有一个最佳埋伏点,就在投放处左上的位置。而她可以在左下的地方进行反狙击。

    她记得左下附近并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这意味着连胜要离的较远。所以她选择了狙击枪。

    为了避免意外,连胜从百米开外就开始趴着草地匍匐前进。

    随后到达她之前选定的位置,架好枪支,进行瞄准。

    或许是她运气好,刚选好点不到五分钟,就有两人结伴过来。那两位都是男生,小心翼翼的从树后往前行进。

    他们走的很慢,但也正是因此,他们看的很仔细。于是就发现了放在土坑里,又被杂草掩盖住的物资箱。

    那男生似乎不敢相信,揉了揉眼睛惊喜道:“喂?物资箱!哈哈这运气绝了啊!”

    他的同伴戒备说:“小心点啊。”

    “都没子弹了,早晚得死。”男生乐观道,“我过去拿,你给我打掩护。”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