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国牧场的小生活 > 第41章 左右为难

第41章 左右为难

作者:醛石
    “走了,你一个人没事吧?”

    把简恒送到了牧场的门口,雷明顿把脑袋伸出了车窗轻拍了一下车门,叫住了简恒问了一句。

    简恒冲他摆了摆手:“没事!你回去了!”

    “要不,去镇上喝两杯吧,这房子已经好几个月没有人住了,而且这儿可不比纽约,晚上时候很冷的”雷明顿想了一下又道。

    简恒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又冲他摆了摆手,示意他早点儿回去吧。

    听到了身后车子发动的声音,简恒抬手挪开了牧场的门,进了门又把大门重新栓起来,这才迈步向牧场里走了进去。

    牧场的建筑很简单,一间约两百多个平方的木制平房,平房两百多米是个牲口房,冬天晚上所有的牲口都在里面,牲口房的旁边是草料屋,里面存放牧场过冬草料,剩下的就是一间小厩,几排简易的工人房,其它就没什么了。

    好几个月没有人打理的牧场现在看起来比简恒离开的时候更加破败了,有几处围栏明显要断了,时不时的还能见到一两只老鼠从简恒的面前蹿过,大摇大摆的样子似乎它们才是这里的主人似的,更让人心疼的是放眼望去,原本整齐的苜蓿草现在长的七零八落的,不光是草长的不行了,时不时的还能见到一些讨厌的杂草,这东西对于牧场来说最是头疼了。

    往里走了差不多十分钟,简恒这才来到了牧场的屋子门口,伸手在门前的垫子下面一摸,发现原来的钥匙还在,于是直接拿起来打开了门。

    门一推开立马一股霉味直接冲着鼻子的就过来,简恒扇了扇,快步进了屋里把所有能打开的窗户都打开了。

    窗子都打开了,简恒径直走到了老头常放酒的地方,打开柜子伸头一看,里面还有一些酒,于是随意拿一瓶出来,不过在伸手的时候发现柜子里面老头一直珍藏的那瓶老百龄坛还在,虽说这酒不贵,但是老头这一瓶可是有年头了,听他吹过有人出过一千美元他都没有舍得卖。

    看到这酒,简恒略一思考后把原来手里拿的酒放了回去,直接把它给抽了出来。

    酒打开了,随手摸了一个空杯子,吹了两口里面的灰,给自己倒了一杯,提着瓶子坐到了门口门廊下的破椅子上,开始自斟自饮起来。

    这个时候,正好是傍晚时分,天空中的太阳红彤彤的挂在不远外的山脊上,时不时的一阵微风吹过还能感觉到一点儿寒意。

    简恒就这么斜着身体,翘着二郎腿,以一种特别舒服的姿态,放空了脑袋,看着太阳一点点的从山脊往下坠,看着满眼的绿色被夕阳泼成了金色,然后缓缓的转成暗红色,高山、明湖、苍松、翠柏!就算是太阳落下了山,天空都是一蓝如洗,纯净的像是一汪湖水。

    落基山脉的景色从来都是美的不可方物!

    但是简恒明白,自己如果真的准备的准备接手牧场,做个真正的牧场主,那么这样的景色是可以天天可见,但是估计看这样景色的心再也不太可能有了。

    如果换了别人,简恒想都不想拿了拍车钱直接杀回国去了,这玩意儿谁爱要要去。但是安德斯不同,如果没有老头说不准那晚荒郊野外的路上,只要入了夜他很可能被熊吞了狼啃了,再说了没有安德斯简恒也不会轻松的拿到美国籍。

    这么说吧,老头是对简恒有恩的,而且还是救命之恩!

    所以简恒犹豫啊,不是简恒不想报恩,这可是要一辈子,天天面对着牛粪过日子啊!

    就在天色将暗的时候,突然远放传来了两束灯光。

    简恒注视着灯光越来越近,看清楚了车之后,简恒知道来的人是谁了。

    来的是雷明顿的父亲老凯尔。老凯尔姓沃什,他们家的牧场就在这儿的正南方,有四千多英亩,养的东西不少,有牛有羊还有一部分羊驼,日子过的嘛也就一般化吧。

    老头开的老式皮卡模样有点儿像是老解放那样子的,车头都是伸出来一截子,这车子最少也有三十年到四十年的车龄,老头修了又修,估计修它的钱都够买两辆新丰田坦途了,但是老头硬是不肯换。

    老头下了车,啪了的反手想把车门关上,一下子还没有关上,不得又推了一下才把车门给关上。

    “我听雷明顿说你回牧场来了,我过来看看”。

    老头关上了车门,把自己头上旧的都能看到边上脑油的棒球帽拿到了手上,挠了一下花白的头发,直接坐到简恒对面的破椅子上。

    简恒进屋给他拿了一个空杯子,给他倒了一杯。

    凯尔拿起了酒瓶子,在手中转了转,看了一会儿放回到了廊架扶手上,拿起了杯子轻啜了一口,然后哈了口气:“好酒,一直想喝但是老家伙舍不得!”

    “最后信宜了我们!”简恒冲他竖了一下杯子。

    老一代的牧场主的话一般都挺少的,安德斯是这样,凯尔也是这样,对于他们来说没有必要说的话不如多干活。

    当然他们也有话多的时候,一是和别人吵架,或者拿着枪指着别人,这时通常话才会多一些,除此之外就只有在酒馆里,几怀酒下肚,民主党和民国党总统就成了娘炮团和狗娘养的。

    凯尔不说话,简恒一时间也不知道他说些什么,于是两个就这么尬着酒。

    半瓶子酒下肚,老凯尔这才说道:“安德斯心中一直打算让你来经营牧场,不止一次和我提过,玛丽和克鲁斯是不会经营牧场的,他们接过了牧场只会把它换成钱,然后在洛杉矶过着他们小丑般的日子!”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事情!”简恒摇了摇头。

    这对于从小接受中国教育的人来说太难理解了,老头自己有闺女怎么可能把价值千万的牧场交给自己这个外人。

    “安德斯一直在考虑!”说完老凯尔看了一眼简恒,顺手又摸过了酒瓶子给自己倒上了一口。

    “看到你那时在牧场干活的劲头,我就知道为什么美国越走来越干不过中国了,你在这儿和安德斯两人可以照顾这么大的牧场。你一走,安德斯雇了两个人都觉得没有你在的时候顺手。再看看我家的那两混蛋!我们家牧场比这个牧场还小了差不多一半,科尔特和雷明顿这俩小子还做不好。这帮狗娘养的民主党把美国人的孩子教育成了懒虫,他们什么都不愿意干,什么都不想干,只想躺在床上像个傻蛋似的用手指戳手机....”凯尔两杯酒下肚就开始吐糟了。

    简恒不想和老头分辨,这东西也辨不清,要换来美国前,简恒也不会干啊,但是几个月伐木场一呆,不干活或者偷懒?那不是鞭子就是没饭吃,不勤快真的会死人!

    再说这帮老家伙从小就是在父辈的影响下成了共和党信徒,在他们的眼中民主党就是城里的痞子,小娘们。对他们来说所有民主党都是干坏事的,美国就是被他们弄烂的。

    “行了,你也别喝太多”简恒劝了一句。

    凯尔给自己又倒了一杯,摇了摇头:“没事,这点儿酒小事情!我和你说,出了玛丽那档子事情,安德斯被伤透了心,身体就不行了!”

    几十年的老友离开,自己也是风烛残年,老头很伤感。

    说完老头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在医院他当着我和律师的面立过一个遗嘱,这个牧场卖出之后还了银行的钱,剩下的钱受益人就是你,但是看新闻上你的经济情况有的大转变,他才更改了遗嘱,让你权继承,你明白他的意思么?”

    简恒点了点头,他太理解老头对于牧场的感情,对于他来说宁可掉脑袋也不会把牧场卖出去,牧场就他的整个世界。

    老头又倒了一口酒,一饮而尽之后站了起来,拿起了帽子盖到了头上,也不看简恒,轻声说道:“安德斯这老东西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最后一句话问我,问你有办法救活牧场么?我没有回答,然后他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说完走到了车旁,酒喝的猛,也喝了不少,老头拉开了车门,抬起了一脚两下都没有能把脚给踩车里。

    终于有一脚踏实了,老头头也没回,没头没脑说了一句:“这个牧场在,安德斯就是它历史的一部分,没有牧场他也就没有意义了!”

    说完老头就这么上了车,然后就这么驾着车离开了,只留下简恒一个人这么站在廊架下发呆。

    简恒相信老凯尔的话,安德斯的打算肯定是真实的。别看这帮老家伙虽然固执,虽然粗鲁,但是他们不会在这类事情上说谎。老家伙身上的衣服虽然脏兮兮的,但是他们的内心比电视上出现的政客干净一万倍。

    接手牧场,原本一切计划都成了浮云,国内小城的漂亮妹子,健身房都没了,不光没了这些还得背上一屁股的债!还要过一辈子过自己不想过的人生!

    但是安德斯这边又有恩!还是救命大恩!

    左右为难!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