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时空探案录 > 第六十一章 黄金 (加更,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各种求,打滚求)

第六十一章 黄金 (加更,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各种求,打滚求)

作者:不问解明
    这是拉网式搜捕和调查相结合的行动。

    因为二组近期的成绩突出,尤其是薛沐寒一连破了三个无解案件的情况下,所以路子欣身上被压了重担,这也同样是薛沐寒身上的重担。

    组织安排,路子欣当然需要去落实具体的方案,事实上孙世安这次回到天南市,根本就没有刻意隐藏自身的行踪,才被警方给发现。他的目标不外乎就是当时参与劫案的几名同伴,40公斤的黄金,在现今社会价值足足在一千万以上,是一笔无法被忽视的财富。躲了24年的孙世安,他怕是无法再等下去了,是以才回到天南,想要找出黄金的。

    孙世安当然清楚,警方是不可能放弃追寻黄金劫案的线索的,哪怕过去二十四年也一样,这并不是一笔小钱,黄金是保值的,即便是现在取出来销赃,那也是一大笔钱。

    “张小加,这次踪迹调查以你为主,发挥你的专长,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孙世安的行迹。”路子欣直接召开了小组会议,开始安排任务。

    “老梁,你负责联系其他各组以及信息处、交通处、组织犯罪处等处室,做好信息交流工作。”

    “薛沐寒,你的工作最重要,分析并确定孙世安的下一个目标,尤其是还没有确定身份的黄金转移同伙和那个内线同伙,我们必须先孙世安一步,才有先机!更为重要的是,你要找出黄金的下落,这是列定证据链的直接证据!”

    众人点头领任务,薛沐寒呼出口气,找出两名还不知道身份的同伙?这是最麻烦的事情,事实上24年过去,有所怀疑的目标不少,但是因为没有直接证据,当时一伙人组织犯罪的时候,只有行动的三人有明确的身份记录。

    那个转移黄金和内线,都不清楚是谁。

    怀疑对象之中倒是有,转移黄金的人选,一个是当时洗黑钱的迪吧老板陈卓,还有一个是当时的黑市中介人白灿文。内线则是当时的华银金库经理,钱冲,以及负责调度线路的押运公司调度员罗海。

    不过这四个人在14年之间都没有什么异常举动,警方并不能确定四人之中是有那两个人参与了,又或者他们四个人都没有参与。

    然而案件侦破并不是赌博,赌赢了或者无所谓,但是赌输了,对于警方来说却是不可承受的灾难。

    冤假错案,全国一旦有发生,那都是影响巨大,直接减低公信力的大事。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尤其是在近些年加强了立案严格审查流程之后,对于犯罪嫌疑人的抓捕也必须慎重至极,在没有完整证据的情况下,是不允许展开行动的。

    这无疑给警方套上了枷锁,但是却也更加的公正可靠,警方也必须有所改变,进一步加强侦查能力,加强证据链的收集也就成了必然的改革。

    “黄金劫案么?”这个案子在无解案之中难度不高,无非是两点,一点是把最后三名同伙抓捕归案,另一个就是找到黄金。

    薛沐寒对于两者都没有什么头绪。

    卷宗薛沐寒当然研究过,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可以说,能够调查的方向都已经找的差不多了,想要提出新的调查方向,这是一个很大的难点。

    现在召集整个省厅行动起来,在现在这个天眼遍布的时代,想要抓捕孙世安并不是一件难事,他的信息甚至已经上了人面识别系统,只要在监控上出现,立刻就会传消息到信息处。

    除非孙世安能够隐身,不然薛沐寒想不到孙世安有什么办法,在天南市内躲避警方的追捕。

    况且,他还杀死了周复海。

    黄金的下落,这才是重点。没人会觉得孙世安能够逃避追捕,但是同样也很少有人觉得能够找到黄金。

    最简单的道理,孙世安一定不知道黄金的下落。周复海除了被勒死的致命伤之外,还有不少拷打的痕迹,说明生前一定受过拷问,孙世安拷问他的目的,就是想要知道黄金的下落。

    黄金转移的那个人,不管是中介还是洗钱的,都不可能离开天南,对方的家底在这里,想走都困难。

    而内线的话,怀疑的两名对象,一个已经去别的城市了,调度员则是还在押运公司,不过,没人敢肯定两人之中有一人就是内线的,当时的调查已经很全面了,但是两人都没有露出马脚来,这也是让人奇怪的事情。

    回到案发的时候去?薛沐寒摇了摇头,先不说无休调查的这个指示,就算是回去了,无非也就是能够在案发现场看到劫案罢了。作用实际上并不大。天知道黄金的转移是怎么完成的?薛沐寒也不是超人,可以隐身跟着对方走。

    那可都是悍匪。不把人命当回事的家伙。薛沐寒能够对付一般的凶手,但是面对杀人不眨眼的悍匪,而不是智商犯罪的那种“文科生”,哪里又会有什么优势所在。

    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路子欣拿着薛沐寒的分析看着,面上的眉毛拧在了一起,“信息太少了,并且还都是不确定的推断。薛沐寒,你没有新的思路么?”

    “时间。没有足够的时间,我最多也就能分析到这个程度了。”薛沐寒解释起来,“孙世安无疑是来找黄金的,这一点很明确。那么最有可能知道黄金下落的,也就是转移黄金的人。可是孙世安却是把目标放在了之前的司机身上,那么另一个被释放的悍匪很可能也在目标之内。再有就是转移黄金的那人和内线。”

    “一般来说,孙世安只需要盯住转移黄金的人就行了,拷问司机?并杀死对方?这是有必要的事情么?”薛沐寒严肃的看着路子欣,开口自问自答,“若是有必要的话,那么孙世安想从对方的口中知道什么?所有的人都是他进行联系的,事情也是他策划的,也就是说孙世安本身应该知道所有的信息的。但是他却是对同伴动了手,那么,他本身必然有着连自身都想要知道的信息,那会是什么呢?”

    “结合孙世安为了黄金的目的,这个答案实际上并不难猜。不是么?”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