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⑽?|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⑽氖? > 必须治愈霸道魔头[快穿] > 第45章 校园暴娇小穷鬼

第45章 校园暴娇小穷鬼

作者:君埋泉下
    br />    ……

    “给我的?”这下容完真乐了, 心花怒放,俯下?砼吭谧雷由希涯源展?看原允:“给我的给我的?”

    原允漆黑眼睫垂着, 嘴唇绷直成一条直线,理也不理会他。

    那边裘雅茹递过来的卷子还?熳拍兀?容完连连摆手, 心里有点小得??笑嘻嘻地说:“有了有了,全班第一把卷子借给我了,你的不要了!”

    裘雅茹:“……”切。

    容完拿着全班第一的一整套卷子坐下来,从前翻到后, 哪里有对答案的心思, 其实就是逗一逗原允而已。不过他发现原允的字迹——和?弦皇澜裾训囊荒R谎?容完不由得有些怔忡,锋芒毕露, 字刃穿透纸张,摸?先シ路鹉芨钌巳恕?

    不过他很快回过?窭矗反鸢溉汲?写?希岫鲜部蔚氖焙蚝锰病T趺醋潘庖皇酪驳酶咧斜弦?, 顺利考?洗笱О?, 要是只靠系统的话,那就真的不学无术了。

    老师开始讲卷子的时候, 容完急匆匆地把最后一页抄完, 然后递回去还给原允。原允并不催促他, 接过去后,什么也没说,照常做自己的事情。

    但接下来,老师一边讲课,容完一边时不时将脑袋凑过去看看他卷子?系囊恍┎街瑁?他虽然浑?斫┯玻?却也抿着嘴唇让开,?陨钥拷剑?让容完看个够。他总是如一根紧绷的弦,抗拒他人的接触,但此时对容完的接触,却?陨阅苋萑桃恍┝恕?

    班?掀渌似捣被赝罚壑芯Р谎远鳌?

    这可是三班的活阎王,平时冷漠至极,谁敢招惹他啊,别说招惹了,就算是发作业的时候都你推我我推搡你,才找个送死鬼给他递过去。

    但校草这才来多久,就跟他混熟了?

    还哥俩好的开始同看一张卷子了?

    容完倒是无所谓同学们的眼光,反正在学校里他和原允又没有什么过分亲密的举动,同学和老师们就算觉得诧异,也只会以为这是纯洁的友谊而已。又?狭肆浇诳危⒂锢鲜ψ呓矗?让大家把耳机和听力机拿出来,是要把考试的英语听力重新听两遍。

    容完将手?斓绞榘锶ィ?自己的耳机——景?魇裁炊几急噶肆教祝?滤还挥茫虼耸榘镉辛礁倍桓辈迦胧降模桓倍笫降摹?

    但他忽然见到原允桌子右?辖前咨亩摺?

    他心里有了主意,立刻将书包里的手缩了回来,对原允道:“我耳机忘带了,你耳机能借我吗?”

    原允瞥了他一眼,将白?亩拥剿郎稀D嵌吆芨?净,却和所有男?囊谎?一团,微微磨损。

    听力已经开始播放,容完将耳机线解开,自己只插了一只,另一只递给原允:“你不听吗?”

    原允没理会,翻到阅读理解题,直接听力题都懒得看。

    容完却得寸进尺,捏着左侧耳机,微微支起?碜樱?斐な郑?笑着将那只耳机塞进了原允的左耳里——原允坐左靠墙,他坐右靠过道,这样耳机线不够长,两人的距离就不得不挨紧。

    他略微温热的手指触碰到原允冰凉的耳垂那一瞬间,原允整个人如同刺猬一般绷紧,猛地朝容完看过来,几乎给容完一种下一秒他就要扼住自己喉咙的感觉。

    如果是其他人早就退却,可容完定了定?瘢绦嵌嗽?允耳朵里。

    在原允僵硬而震惊的注视下,缓缓地,认真地,亲密地,两人别扭地戴?狭送桓倍?

    英文听力字正腔圆,电风?确?速转动,落在原允耳朵里,却如同一片嘈杂。

    ——从来没有人这样靠近过他。

    伴随着温热的触觉,耳机?系牡缌髟谒瞎纾?允漆黑睫毛几不可察地一颤。

    “怎么?不想听听力?”容完无辜地看着他。

    原允定定地盯着容完,眼底逐渐浮现出某些晦暗的东西,他盯了容完足足三秒钟,才僵硬地转回头去。

    而容完手心捏了把汗,此时松气,嘴角终于翘起。

    一转眼又过去两周,景爷爷终于离开了重症监护室,转入了普通病房。

    全家的阴霾都渐渐?⒖?

    而容完感觉,自己和原允之间的关系终于有所进展。原允不知道是怕自己再次哭,还是怎样,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似乎在竭力将他浑?砑馊竦睦淠?压抑住。当自己靠近他,他即便浑?肀两簦?却也不再那样抗拒。

    偶尔两个人之间还能有一点简短的沟通,虽然原允大多数时候都不发?幢惴⑸惨约虻ゴ直┑牡ヒ艚诶唇崾曰啊K?允准备好的开水,原允也渐渐拧开瓶盖喝?弦涣娇诹恕V劣谠绮退?果之类,或许是觉得太贵,原允依然没动,于是容完也不再继续带——

    总而言之,落在班?掀渌搜劾铮闶腔罹眉?

    ?踔晾狭挚丛谘劾铮季醯貌豢?思议。他是全校里面除了校长之外,唯一知道原允的家庭情况的。?涎谠?允与王子轩闹得很大的时候,还是他一力将原允保了下来。他并不是排斥、不关心这样爱打架的刺头学??他只是,作为一个普通老师,他并没有那么多精力去管别人的家事。

    去年原允第一天来报道的时候,带来的学费现金?厦婊褂醒铡?

    老林并不知道发?耸裁矗钡健?

    半个学期的时候,看守所给他打电话,让他把他班?系难鋈ィ?说是那学?妥约呵咨盖谆ヅ梗?没人保释。

    他赶到看守所的时候,看到的?倌甓自诘厣希?脑袋豁开极长一道口子,滴着血,殷红的,抬起眸子朝自己看过来的时候,全是阴霾,有种压抑到了骨子里的疯狂和冷漠。

    而他现在的状态,在景一帜?肀叩淖刺?以说是老林见过的,他最好的状态了。

    老林在办公室叼着烟,眯着眼睛看着手里准备的期中考试的试卷,一时之间竟然拿不定主意。

    若是景一帜那小孩期中考试没有冲进年级前一百的话,他要不要真的把人位置调开。

    马?暇鸵旖冢?容完晚?显诳吞吹缡映运?果,景母和景父提到国庆去哪儿玩。

    景母说是这个时候不冷不热,想出国放松。

    景父倒是比较随意,只不过他公司事情繁忙,可能时间不多,便跟景母说不如去国内哪儿转两天。

    容完边吃着水果,边听他们说话,心不在焉的想,国庆整整五六天的假期……

    原允那?当仆嬉舛盖滓乩绰穑?

    倘若要回来,原允又得受?恕K孟敫霭旆ǎ?他不能和景父景母去旅游。

    他安心不下。

    想到这里,容完忍不住道:“爸,妈,我学校国庆节可能要补课,毕竟已经高二了,到时候和你们出去玩儿,可能有点悬——”先给景父景母打好预备针。

    谁知道话还没说完,景父眉头一挑:“我们夫妻俩出去玩,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还想跟屁虫似的出去?国庆作业不写死你?”

    容完:“……”

    景母推了景父一把:“干嘛凶宝宝?”

    景父道:“还在这儿看电视?还不快?下バ醋饕担砍?绩已经这么差了还想变成全年级倒数?”

    容完:“……”

    容完灰溜溜地?下チ恕?

    开学以来,除了在食堂里闹了一回,王子轩和管玉平那群人再没什么动静。王子轩似乎留下了点儿后遗症,虽然出了院,但脑袋?系谋链恢泵挥薪饪?如同顶了个卫?蓿潜分良?

    他原先是文科班的尖子?诎嗌匣雇κ芑队?,但自从被原允莫名奇妙揍了一顿之后,全校的人见了他几乎都是绕着走——

    俨然不想和他有什么关系,能?僖皇卤闵僖皇拢裨蚴裁词焙虮蝗嗄歉龌钛滞跄婷钭嵋欢伲?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王子轩自然心中恨得牙痒痒,却也暂时不敢再在原允面前动什么手脚。

    倒是管玉平那伙人,见校草景一帜整天和原允走在一块儿,但凡吃饭,必定跟在三班原允后头,但凡跑操,必定跑在三班原允附近,但凡去小卖部,手中总是两瓶矿泉水,而原允那小子居然也没有烦躁地推开他——管玉平那伙人眼?裰鸾シ⑸吮浠?。

    动不了大刺还动不得小刺?

    容完平日都是由景父的助理接送,但这天隔壁班景一帜的狐朋狗友又叫他打篮球,篮球一打便是一两个小时,容完不好意思叫助理久等,便让他先回去了。助理又在车子里等了一会儿,怕自己一直催,景一帜玩得不痛快,又想反正景一帜可以打车回去,便率先回去了。

    待容完打完篮球,和那几个朋友道别,回到教室去拿书包,太阳都快下?搅恕?

    学校前门是单行道,不好打车,去后门好打车,就是要穿过那条小吃街罢了,于是他拎着书包往后门走。

    后门到处都是烤串香味,人?Ψ小?

    容完皱了皱鼻子,刚要穿过去,系统忽然在他耳边提醒了句,他猛然警惕起来,就见管玉平那几个人蹲在学校后门铁门旁边,嘴里叼着不知道是烟头还是小棍之类的东西,眼?癫簧频囟⒆潘?

    “这不是那天在教导主任面前坑我们一把的校草吗?怎么着,今天没有女?谀阒芪昂艉笥盗耍俊?

    “你们堵这儿干嘛?这里这么多人,想动手?”容完后退了步,拧眉道,他倒也不是怕这几个人,他好歹拍过武打戏,跟武术导演套过招,有点儿花拳绣腿,他不信连这五六个小毛孩都打不过。只是以景一帜的怂包性格,见到这几个人肯定得躲,冲?先シ炊环闲愿瘛?

    “这里这么多人?”管玉平流里流气地走过来,对着容完的脸嗤笑:“那挑一个人?僖坏愣牡胤讲痪统?了吗?”

    说完,容完后面两个人把容完一推,景一帜这小子个子倒是高,但完全就是稻草芯子,?斫刻迦淼模?容完没防备,顿时被他们推得东倒西歪,一下子就被堵进了旁边一条小道里。

    后门小吃街喧闹无比,这里倒是寂静得可怕。

    “好死不活,非要惹我们?”管玉平眼?裥缀莸馗础?

    容完拳头已经捏起来了,但仍不想惹事,否则在这里按一下手机,景父助理只怕立马就来了。他脸?怖淞讼吕矗?问:“你们想要钱?我今天没带钱包。”

    管玉平早就听说校草很怂了,现在见他居然都开始主动掏钱了,果然怂,顿时嗤笑:“放你回去的话,你能给我们多?偾??”

    容完思考了下景一帜平时的零花钱,说:“五万。”

    “王子轩那家伙抠索抠索都能从家里偷出来三万块呢,你家里那么有钱,只能给五万?”管玉平一听就觉得容完在故意耍他,立刻凶?穸裆返刈吖矗缸湃萃甑谋亲樱骸氨;し训氖虑榱硖福∽苤?今天要教你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乱说!”

    容完蹙眉后退了一步,袖子已经捋起来了,那管玉平猛然出手,拳头还相当凌厉,他正要猫腰躲过去,可后领猛然被一只修长的手给拽住——

    容完还没反应过来那是谁,心头失跳,心想,草,管玉平带了这么多人来?

    可那手干脆利落地将他一拽,一拉。他被拉得后退一步,眼前猛然就被一道?碛案沧 ?

    那?碛盎雇κ煜ぃ?肩挎着书包,一只手插裤兜里,站这里鹤立鸡群。

    原允蹙眉扭回头看容完一眼。

    “我靠,你怎么在这儿?”管玉平见了原允跟见活阎王似的,满脑子都是今天不走运,堵个小朋友也能被原允撞见。他?砗笮〉苁羌眉复卧?允的?硎值模偈苯挪蕉汲?后缩了缩,看向管玉平都面露难??

    容完也完全没想到都这个点儿了,原允还能在这里。自己下操场打篮球的时候他虽然还在教室里,但自己打完篮球回教室的时候,他不是不在吗?容完以为他早走了!

    原允这才回头来看着管玉平他们,眼?褚醭脸恋模疟浜鸵貊病1绕鹕洗卧谑程檬保挂嗉阜忠跤簦?踔列渥佣祭恋猛炱鹄础?

    管玉平被他这个态度气笑了,又气又怕地说:“你别以为我干不过你,先前讲江湖道义,一对一,但我现在这里是七个人,你能一挑七?有本事试试?”

    七个打一个——即便是加?献约海彩瞧吒龃蛄礁觯菇膊唤驳览砹耍咳萃昙幢愦耸狈牌耙恢牡乃税瓒ǎ膊辉敢馊迷?允这时候打架,这里是学校后门,保安处就在不远的地方,万一打架打狠了又把学校的人招来怎么办?

    可随即他就听见了原允的?簟?

    这还是开学他当原允同桌这么久,第一次听原允说这么长的话,?粞蒲频模?似乎和?弦皇烂皇裁辞穑皇嵌嗔思阜治赐实纳倌昶?冷冽却是如出一辙。

    “学校对我的处罚已经收回去了。”原允看着管玉平那群人,表情冷得?}人,“也就是说,我还可以再打一次架。”

    管玉平还没弄懂他是什么意思,直到他不耐烦地找补了句——

    “送你们进医院的那种。”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