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女配加戏日常[穿书] > 送她东西

送她东西

作者:我要成仙
    当脸上的期盼逐渐凝固,白粟粟只能深呼吸一口不再问他, 然后自己又挑了个橘色, 等涂完以后,照了半天镜子, 感觉差不多后才收了起来。

    “很难看。”他忽然冷漠的瞥她眼。

    这些女人就喜欢这些化学物品。

    白粟粟: “……”

    她深呼吸一口不再说话, 她不该和男主说这种问题的,就像她对那些所谓的名表丝毫不敢兴趣一样, 她得学会理解。

    车子正在疾速穿梭在高速上,一路无话, 直到下了车,只见酒店门口不时进出着一些西装革履的男人, 看到那些人都是挽着男伴的手进去的,白粟粟挣扎了半天, 秉着礼节, 她突然大着胆子拉住了傅琛的胳膊。

    后者微微回头,扫了眼挽住自己胳膊的手,目光又落在那张怯怯的小脸上,也未说话, 直接就带着人走进去。

    见他不生气,白粟粟也松了口气, 等一到三楼的大厅, 里面全是谈笑风生的男男女女,也有一些圈里的人,不过都是一些一线大牌, 等傅琛一进来后,立马就有几个人围了上来。

    “傅总,好久不见!怎么又换助理了?要是你不要刘助理我可要挖墙脚了啊!”

    一个打着花色领带的中年男人端着一杯香槟忽然走了过来,旁边跟着的两个男人也附和着笑了起来。

    白粟粟一直保持着客气的微笑没有说话,倒是另一个国字脸的男人忽然暧昧的扫了两人一眼,“我看不是助理吧?”

    以前的刘助理可不会挽着这傅总的手,而且最近不是听说这傅琛为了自己的未婚妻一直在针对佟家吗?说不定这女人就是人家的未婚妻。

    面对几人打趣的眼神,当事人神色并没有变化,也不看白粟粟,忽然不急不缓的介绍道:“我未婚妻,白粟粟。”

    白粟粟:“……”

    她屏住呼吸,偷偷瞄了眼旁边的男人,璀璨的灯光下,那冷峻的轮廓不带丝毫情绪,就跟在说一件最普通不过的事情,这似乎是第一次男主当着别人的面介绍她们之间的关系,可他之前不是说还想退婚的吗?

    男人心,海底针,她还是继续保持微笑,安安静静的做一个陪衬。

    “傅总可真有福气,这白小姐那么漂亮,你可得赶紧把好事给办了,也让我们去喝点喜酒。”那个国字脸的男人忽然笑着道。

    傅琛面上带着抹客套的笑意,“一定。”

    没有寒暄几句就带着白粟粟去了那个座位席,留下那三人意味不明的低语起来。

    “我还以为这傅琛和那江凝是一对,没想到忽然蹦出个未婚妻。”那个打着花色领带的男人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话落,旁边的国字脸男人只是抿了口酒,嗤笑一声,“你知道什么,听说那傅老爷子可喜欢这白粟粟了,你再看这最近的佟家就知道了,那江凝,没戏!”

    来到座位席,她们位置是在第一排的中间,白粟粟第一次享受到c位的待遇,不过刚等她坐下,就发现不远处忽然走过来一道陌生的身影,男人手上拿着号码牌,一身灰色西装笔挺,面容清俊,但面上却带着一抹让人琢磨不透的笑意。

    “这就是傅总的未婚妻吧?难怪最近都没看到江凝跟在你身边了,这有了新欢那么快就忘了旧爱?”

    随着男人走过来,周围的人也都纷纷让开,似乎都不想卷进去,谁不知道这傅总和许总的关系不好,他们还是看看热闹算了。

    瞥了眼来人,傅琛神色不变,只是眼中多了抹冷漠,“许总不必着急,等我结婚一定会给你送张请帖的。”

    白粟粟坐在那忍不住扫了眼这个敢怼男主的男人,一时间心里满是惊诧,许靳,全文最大反派,因为一次和男主竞争生意而失去了见自己车祸的父亲最后一面,从而开始对男主恨之入骨,多番暗地里针对女主,差点没把女主弄死,为了报复男主,他无所不用其极,当然,最后肯定是被男主送进了监狱。

    突然后背有些发凉,想到自己还是男主的未婚妻,她只觉得后背开始阵阵冒汗。

    “是吗?”许靳扫了眼这个没有任何表情的女人,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狠戾,“那我就等着傅总的好消息了。”

    说完,人就径直坐在不远处的地方,白粟粟也忍不住偷偷挨近傅琛道:“这个男人好讨厌,一看就不安好心,你一定得小心他。”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耳边,傅琛微微偏头,一道温热的触感忽然划过他侧脸,四目相对,还是白粟粟率先回过神,红着脸立马坐直身子不去看他,可是一看到他脸上还带着一点她口红的印子,又不知道该怎么出声提醒。

    “傅琛。”

    这时身着一袭月白色抹胸礼服的江凝忽然走了过来,待看到旁边的白粟粟时也是愣了一会,忽然轻笑一声,“粟粟也来了。”

    “江凝姐。”白粟粟笑着打了一声招呼。

    “之前听了你的歌,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能有这个耳福能听你现场来一首?”江凝笑了下,径直坐在她旁边,当目光扫过傅琛时,视线不自觉落在他侧脸上那隐隐约约的橘色口红印上。

    再把视线落在白粟粟的唇上,她不由手心一紧,但面上又满是温和的笑意。

    “江凝姐要听自然是什么时候都可以,不过我现场效果很差的,你可不要被我给吓到。”她一边开着玩笑,却又见旁边的傅琛似乎想去另一边和人说话,她咬咬牙,忽然拽住他胳膊,伸出食指在轻轻他脸上擦了一下,对上那双幽深的眸子,她立马一本正经的解释起来,“你脸上有黑的东西!”

    傅琛意味不明的看了她眼,没有说话,只是起身去了另外一边,似乎是遇到了熟人。

    等他一走,白粟粟也跟着松了口气,感觉自己这是在死亡的边缘试探啊!

    看着这一幕,江凝不由唇角一抿,就这么定定的凝视着眼前这个面容清丽的女子,和记忆中的内向文静不同,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变成了如今这个性子,虽然人都会变,可江凝还是接受不了傅琛的变化。

    他最讨厌别人的接近,更别提有女人对他动手动脚,可是刚刚他居然什么反应都没有,而且,他脸上的口红印是怎么来的?

    眼神一暗,她忽然看着白粟粟轻声笑道:“看起来你和傅琛的感情很好。”

    话落,后者立马精神一震,故作淡定的解释起来:“别提了,我今天也是临时被拉过来凑数的,你也知道傅琛的性子,我话都不敢跟他多说一句,而且我发现他还喜欢上了别的女人,看样子我们是一定要退婚了。”

    “别的女人?”江凝眉间一皱,似有不解。

    “是啊,我之前在车上看到有个女人给他打电话,他声音特别温柔,还嘱咐那个女人早点睡,别等他。”白粟粟一脸的凝重,还跟着叹了口气,似乎真有其事一样。

    闻言,不知怎么,江凝忽然想起了那个叫苏玥的女人,忽然又定定的看了眼白粟粟,见她眼中并无对傅琛的留恋,这才稍稍放下了心,她也不相信傅琛会对白粟粟有什么,不然的话早就有了。

    顿了下,她忽然一副好心的安慰起来,“你不要想太多,就算是真的,你是他的未婚妻,别的女人又怎么比得上你?”

    话落,白粟粟只好故作深沉的点头,跟着江凝又安慰了她几句才离开,见此,她也跟着松了口气。

    如果不让女配把视线转移,说不定就要来针对她了,毕竟这江凝的手段可和其他女配的不一样,还是等退婚后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没多久,等傅琛回来的时候拍会会刚刚开始,全场也都寂静了下来,第一件拍品是上个世纪一个大师的封笔画作,起拍价是两百万,不过那些喜欢字画的人就很快就加到了一千万,而且还有继续上升的趋势。

    慈善拍卖,拍的钱都是需要给慈善机构的,来的人多少都会拍一些东西,来体现自家的企业正面形象,不过能来的对于这点钱肯定都不会在意。

    最后那副画以一千五百万被一个老人拍走了,听说对方是个收藏家,等到第三件古代玉镯的拍卖品时,旁边的傅琛忽然看着她低声道:“你想要什么?”

    白粟粟:“……”

    男主这是什么意思?

    “你要送我东西?”她一脸的讶异,嫣红的小嘴紧紧抿着。

    看着她这副惊讶的表情,傅琛不由眉头一皱,声音清淡,“路费。”

    “……”

    她眨眨眼,看了眼上面的玉镯,跟着微微摇头,压低声音,“这个镯子不好看,能不能换个东西?”

    她一脸的希冀,似乎没想到男主这么大方,可能这就是所谓的跟着主角有肉吃吧。

    傅琛没有说话,冷峻的轮廓上不带丝毫情绪,就这么目光淡淡的看着台上,似乎对这些东西都不感兴趣。

    后面几件都是一些画和古代瓷器,等到一盘玉棋上来时,拍卖师说这是一千年前一个皇帝让人打造送给一个谋士的东西,保存尚且完好,白粟粟觉得她爷爷肯定会喜欢,只是起拍价有些贵,要五百万。

    “六百万!33号先生六百万第一次!”

    “八百万!”

    随着一个男人的出价,有些竞争性的声音也少了很多,不过最后那两个男人也在激烈的喊价,很快就到了一千五百万。

    “两千万。”

    随着一道不急不缓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闻声望去,想看看谁这么豪气,加价加的这么厉害,只是当看到第一排中间坐着的那个男人时,那两个叫价的男人也都不说话了,因为也没有必要为了一件拍卖品而得罪傅家。

    “两千万第一次!”拍卖师也认真的看了眼下面,似乎想看看还有没有人想出价,不过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人要出价了。

    白粟粟坐在那一脸懵逼的看着男主,她还没说喜欢这个东西,难道是男主要送给傅爷爷的?

    见她看着自己,傅琛不由淡淡的瞥了她眼,声音低沉,“不喜欢?”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