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有美男想撩我 > 第一百章冯世明进京

第一百章冯世明进京

作者:小手冰哇凉
    李家两兄弟进内室的时候,李阁老还在沉睡,庆俞在一旁低眉顺眼的守着,两人嘱咐了两句,依次退了出来。

    李敏杰眯着眼睛看着下沉的落日,转而对弟弟道,“我上回说的,你要早考虑,无论如何,我都是你大哥,总不会害你。”

    李敏材低低了嗯了一声,没答应,也没不答应,兄弟两个站在一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外院小厮慌忙进来禀报,“回大爷二爷,宫里出事了!”

    李敏材眸光一利,“你说什么?”

    那小厮连呼带喘,“今儿下晌,皇后娘娘欲毒害丽妃,哪想阴差阳错,十二公主喝了那毒,如今宫里都忙做了一团了……”

    李敏材忙问道,“三皇子呢,三皇子可有事没有?”

    小厮摇摇头,“那报信儿的没提……”

    两人顿时放下了心来。

    李敏杰略想了想,不疾不徐的道,“这般看来,三皇子必定无事,你不必太过担忧,你这时候进去,只怕得饿肚子,不如用了膳再去不迟。”

    李敏材点头应和,步履如常的与高氏用过了膳,才坐着轿子进了宫里。

    此时的宫里处处弥漫着一股冷气,李敏材先是给皇帝请了个安,听朱公公说是人没救回来,遂点点头,随意宽慰两句,拿着圣谕进了坤宁宫。

    殿内,皇后李秀丽高高的坐在上头,空落落的殿内静谧的近乎阴冷,连总在一旁侍候的流萤流月都不知跑哪去了。

    他抖抖袍子,觉得有些不舒服。

    一晃,兄妹两个已是多日未见,竟一时间陌生的很,李敏材清了清嗓子,首先打破了寂静。

    “娘娘,节哀。”

    皇后如同木偶一样,缓缓的转过头来,麻木而冰冷的眸子盯着这个曾经护佑着她的二哥,眼角的红丝似乎已经停滞了好些日子,不曾下去。

    忽而她轻笑一声,“不知太阳打哪里出来,竟叫你来了。”

    李敏材干笑两声,“妹妹说的哪里话,咱们是一家人,二哥前些日子实在太忙,竟没时间来探望你。”

    这话说的着实牵强,别说亲妹妹信不信,连他自己都不信。

    李秀丽冷哼一声,嘴角扯了扯,“二哥如今来做什么?”

    李敏材一时被问的怔言,好半晌他才巴巴的道,“十二公主如今怎么样了?”

    李秀丽凭空冲殿中角落一指,“二哥想看,何不凑近了看?”

    李敏材这才注意到,殿内的角落里摆着一副小号的棺材,棺材盖并未盖全,半掩着露在外面,四周燃着不知明的甜腻香气,袅白的青烟直直的往上升,像是一条条比直的线,他顿觉浑身汗毛倒立,骇然的退了几步。

    她竟把棺材直接摆在殿里!

    “怎么,二哥不是说要看看,怎么这会功夫便又不看了?”李秀丽的眼底带着浓浓的嘲讽。

    李敏材瞪着眼睛,“李秀丽,你疯了?!”

    “二哥哪里话,十二昨晚上还说想你呢……”那话配着李秀丽阴恻恻的笑叫他忍不住后脊梁骨窜凉风,再顾及不了其他,摔袖离去。

    十二公主的死像是在宫中刮起一阵诡秘的风,那风噬虐这每个人的心,四处人心惶惶,到处人在传,说是芸嫔的冤魂找回来了,找皇后报仇来了。

    传这话的缘故温兰九还是从小安子嘴里听说的,说是当年芸嫔并非难产而死,而是被人毒害,这是宫里老人都知道的秘密,继而年妃之死也一同被翻了出来,矛头都指向了皇后。

    一时间,坤宁宫成了众矢之的。

    小安子说,“晌午,太后娘娘亲自去了御书房,说若是不废后,她就搬出宫去,只当是没生过这个儿子。”

    这话说的未免太过狠了些,却也在情理之中,两个侄女都死在皇后的手里,太后不恨她入骨才怪。

    “丽妃呢?四公主呢?”

    小安子摇摇头,“说来也奇怪,自打十二公主中毒身亡那日以后,一点动静也没有,连四公主都极少出来,坤宁宫里,十二公主的尸体还摆放在大殿里,皇后也不叫下葬,满宫的人都吓坏了,说到了晚上总能听见女孩的哭声。”

    温兰九望着脚边的花草出神,皇后的毒药缘何为毒到十二公主身上尚不知晓,但这场棋,很快就要结束了,因为,冯世明明日就到长安了。

    冯世明到长安的时候,天上下起了密密的小雨,他打着油纸伞,穿着一身寻常读书人的长袍,发髻整齐,看样子是梳过了,步伐匆匆,偶尔有些跛,身后跟着一个男子,每当他跛时,总会有些忧心的抿唇,两人不曾休息,一前一后,直奔了宫里。

    与此同时的李家,李敏杰兄弟两个坐到一处,相似的两张脸面对着面。

    李敏杰道,“既然赵德顺说父亲时日不多,二弟合该早做打算了。”见二弟还是沉默不语,想来还是没下定决心,他讽笑一声,“二弟犹豫什么,这笔银子你若是不早从父亲嘴里套出来,难不成还想拱手送给老三那个饭桶不成?”

    “别的不论,你兄长我可是把话撂这儿,等父亲去了,我是定然要分家的,二弟若想跟老三过,给他当奴才,那都是二弟自个的事儿,这些年我为李家立下的汗马功劳,谁感激过一分?都当我是理所应当的,二弟啊……”李敏杰很是语重心长的说,“今时不同往日了,没了老头子的管束,李家如今是咱们说了算了,确切说,是老二你说了算,哥哥我可还得靠着你给方便呢!”

    “而且,那么一大笔银子,都够你买十个阁老了。二弟,你难道不想进内阁?”

    李敏材终于动了动嘴唇,“只怕父亲不肯给。”

    见他松了口,李敏杰笑着端起茶盏,“老头子这一辈子只将老三做宝贝疙瘩,他的前程攥在我们手里,只要我们稍加引导,老头子会给的。”

    兄弟二人各怀鬼胎,趁着赵德顺施了针后,进了内室。

    半晌后,不知说了些什么,只听哐当两声,紧接着是茶盏落地的声音,庆俞站在门外,眉心拧着,内室里头传赖剧烈的咳嗽声,他手挨着门框,半阖着眼,他知道此刻以他的身份是绝不能进去的。

    太阳落山,余晖洒在庆俞的背上,他就这样僵直站了一个时辰,里间渐渐传出脚步声,他撒开握着门框的手,让出了几步远,站在石阶下头,眉眼低垂。

    李敏杰先一步出来,视线在他身上停留片刻,紧接着大步离去,很快李敏材也出来了,他站在台阶上,冷冷的视线在他身上打量了很久,道,“好好侍候父亲,我自不会亏待你。”

    庆俞低声道是。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