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成了霸总的心尖宠 > 第26章

第26章

作者:半截白菜
    这个理由竟然无法反驳, 沈伊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回贺霖,最后回了一句谢谢哥哥。

    吃过饭,沈伊跟陈恬恬回了宿舍, 宿舍里一片狼藉, 满地都是化妆品口红之类的,廖娅站在她床边,冷冷地看着她们,沈伊咬牙:“你这是干什么?”

    廖娅没吭声, 冷笑一声:“我扔我自己的化妆品关你们什么事情。”

    话刚一说完。

    一个人影从身后出现, 推开沈伊,明月就冲了进去,一把抓住廖娅的头发就打了起来。

    “你扔的这些都是我送你的化妆品, 你还有脸?”

    廖娅没想到明月会突然出手,整个人呆住,正要还手, 就被明月用力地推到门边,她整个人撞到门上,发出哐当地一声, 明月脚踩着廖娅的手, 咬牙:“你勾引啊溯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你怎么就成天盯着人家的男朋友!”

    廖娅疯狂大叫:“我盯着他?他花心的要死,这里哪个女人没有被他盯上过,是他盯上我,他还告诉我, 他要追沈伊!因为沈伊在直播的时候非常可爱你也去打她啊。”

    明月动作一顿。

    沈伊呆站在原地,靠?

    这都关她的事?

    陈恬恬气得拉走沈伊,说:“你们两个为了一个男人吵架也不要将沈伊扯上啊,有病啊,跟你们当舍友真的倒八辈子霉了。”

    本来打算午睡一下的,一下子就乌烟瘴气的,沈伊看了眼地上的化妆品,跟着陈恬恬离开了宿舍,离开之前,她看了眼跌坐在床上的明月,廖娅擦着唇角的血,冷笑一声。

    两败俱伤的田地。

    沈伊收回视线,跟陈恬恬下了楼。

    宿舍没法去,两个人只能找了图书馆将就着午睡。

    下午继续排戏,明月状态不好,有些连累整个组,其他同学都挺体贴明月的,沈伊跟陈恬恬自然就不好说什么了,这一排就到了晚上,沈伊去食堂吃过饭,去了便利店买了点吃的。

    就接到夏珍来电。

    夏珍笑着道:“一一,在干嘛?”

    “晚上还要排戏,妈你吃饭没有?”

    沈伊寻了个台阶坐下。

    “吃了,一一啊,是这样,你姐姐她明天生日,家里打算帮她过生日,你也回来吧?”夏珍问得有点小心翼翼。

    沈伊抬头看着天空,又要下雪了,她将围巾拉好,应道:“好啊,我明天下午回去。”

    “那好,你喜欢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都行。”

    诗柔的生日,自然是诗柔最大了,沈伊可不敢点菜。

    上次她生日,诗柔跟贺峥都送了她礼物,沈伊这会也要想着给诗柔送点什么,晚上跟陈恬恬回宿舍,宿舍里弄干净了,就是气氛很不好,沈伊爬上床了才绞尽脑汁地想着。

    第二天一早,她去给诗柔买了一条丝巾,花去了好几万,这才回家。

    她打的回去的,一进家门口,就看到贺峥跟贺霖的车都在,这是专门回来帮诗柔过生日?

    自从诗柔工作忙碌后,她确实是很少在家,沈伊站在门口有些迟疑。

    夏珍穿着围裙跑出来,笑着说:“怎么不进来?”

    沈伊笑了下,走进去,就看到贺峥从楼上下来,沈伊仰头喊道:“峥叔。”

    “嗯回来了?”贺峥也好几天没见到了,他走到沙发坐下。

    夏珍叫沈伊上楼去换套舒服点衣服下来。

    沈伊听话地应,解开围巾上楼,家里的楼梯是木制的,踩的时候有一点声音,沈伊心里想着事,脚踩上最后一个台阶,就看到客厅里,诗柔伏地身子,想亲贺霖。

    而贺霖坐在沙发上,挽起袖子的手臂搭在扶手上。

    沈伊的这个视角是看不到贺霖神情的,只是远远地,看到他那张刚硬的侧脸,诗柔穿得很轻薄,一件白色裙子,手撑在扶手上,沈伊震惊,反射性地后退两步,结果踩空。

    等她反应过来,她已经滚落楼梯,全身疼得她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三楼。

    诗柔听到声音,吓了一跳,看向楼梯口的位置,而再回过头就对上贺霖那双眼眸。

    诗柔迟疑了下,贺霖却一把将她拉开,飞快地起身,大步地走到三楼楼梯口,低头一看。

    贺霖神色一沉。

    沈伊头靠在扶手上,疼得直抽气,眼泪汪汪,她也跟着抬眼,正好对上贺霖的眼眸。

    沈伊有些迟疑,唇角扯了扯,想说话,贺霖已经下来了,三两步,弯腰将她一把抱起。

    居高临下地看她:“哪儿疼?”

    沈伊有些不自在,她看到诗柔也来到楼梯口了,一时才反应过来她坏了诗柔的好事。

    诗柔站在上面,眼眸幽幽地暗暗的。

    “问你话呢!”贺霖嗓音有些低,那是一种刚睡醒的低哑,他有轻微的起床气。

    沈伊感觉此时的情况有点怪异,她挤出笑容,冲贺霖道:“也不是很疼,我用手护着脑袋了,没事。”

    大冬天,她还裹着围巾,身上的外套还没脱下来,虽然有点震疼,但是也不是太疼。

    贺霖没有吭声,抱着她上楼,诗柔错开身子,贺霖到达台阶上,脚步微顿。

    那一瞬间,气氛更加怪异。

    诗柔捏了下裙子,她偷吻不成被沈伊给破坏了,还吵醒了贺霖,她有些埋怨沈伊,但她表面上没有表示,而是忐忑地错开了贺霖的目光,看着沈伊,轻声问道:“你没事吧?”

    沈伊被她一看,宛如被针扫着似的,立即挣扎着要从贺霖的怀里下来,说真的,诗柔喜欢贺霖她早就知道了,碰见这种情况应当是正常的,可是她...贺霖收回在诗柔脸上探索的目光,低头一看沈伊:“别动。”

    那眼眸带着警告。

    沈伊一下子顿住了。

    贺霖抱着她往房间走去,到了房门口,道:“开门。”

    沈伊只能乖乖开门,贺霖抱着人就进去,一把将她放在床上,手撑在她脑袋旁,低头问:“哪儿疼?想起来没?”

    沈伊身子一缩,这个姿势跟上次很像。

    沈伊摇头:“其实也不是特别疼了,真的没事,哥哥,谢谢你。”

    她刚说完,贺霖却一把捏住她的手,往上一看。

    她白皙的手腕上划了一道伤痕出来,正在流血,女孩子的手腕细白细白,血珠往下滑,绕着手腕转了一圈,这种感觉,有点病态的美感,贺霖眼眸深了深,指尖碰了碰她的手腕,道:“我去拿药箱。”

    说着就起身走了。

    刚走到门口,夏珍跟诗柔就进来,夏珍的手里还拿着医药箱,她一脸担心,对沈伊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完了就坐在床边。

    沈伊一看夏珍来了,松一口气,擦着手腕的血道:“没什么事的妈妈。”

    夏珍打开医药箱。

    刚拿了酒精出来。

    贺霖就从身后拿走酒精,道:“我来吧,珍姨。”

    诗柔立即一脸紧张。

    沈伊更紧张了,她挤出笑容道:“还是,还是我妈妈来吧....”

    贺霖低垂眼眸看她一眼,坐下,抓过她的手,开始擦酒精,沈伊下一秒嚎叫起来:“啊啊啊啊好疼啊。”

    贺霖:“口子太深,得消毒,一会就好。”说着就把她一路往旁边缩的身子拉了回来,一脸铁面无情。

    酒精碰到伤口的那刺痛感真的令人头皮发麻,沈伊一下子就湿了眼眶,夏珍更是心疼地搂着沈伊的肩膀一直安慰,唯独诗柔,眼眸落在贺霖的那只擦药的手上。

    女人的直觉有时很准。

    非常准。

    “哥哥你轻点。”沈伊疼得没有精神去看诗柔的表情没有注意此时什么气氛,她带着哭腔一喊,贺霖的手就稍微停下,后才继续,沈伊想哭,她怕疼,她用脚去踢贺霖。

    贺霖捏住她的脚,嗓音很低:“再踹就把一整瓶酒精喂你嘴里。”

    沈伊吓得一抽。

    夏珍立即搂着她安抚。

    诗柔呆呆地看着贺霖的侧脸,他方才唇角勾了一下?

    下一秒,诗柔像看到什么鬼似的,整个人往后倒退两步,随后踉跄地跑了出去,她这一跑,房间里的三个人终于有所察觉了,夏珍有些疑惑地问道:“诗柔这孩子怎么了?”

    “怕看到血吗?”

    沈伊更加想把手收回来了。

    唯独贺霖面无表情,继续给沈伊清理伤口,从刚刚经历过的那一幕后,诗柔的喜欢瞒不住了。

    夏珍想着还是有点担心,她站起来,抚摸了下沈伊的头发,道:“我去看看你姐姐,你乖乖听你哥哥的话。”

    沈伊张了张嘴,夏珍就走了。

    屋里剩下她跟贺霖,沈伊手腕一疼,她缩了缩,贺霖给她擦伤药水,道:“别动。”

    沈伊心口挠得跟什么似的,过了好一会,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哥哥,我是不是打扰了?”

    棉签一个用力。

    疼痛加倍,沈伊啊了一声,挣扎道:“好疼啊。”

    “疼吗?”贺霖轻飘飘地问。

    “疼啊。”

    沈伊嚎。

    作者有话要说:  第23章,24章,25章全部重新修过,剧情也稍微改了,宝宝们重新看一遍。我昨晚斟酌了下,发现太快把哥哥的性格暴露出来了,现在应当是比较暧昧的阶段。

    今天修了一天文,下一章得晚上9点才能出来,晚点约。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