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恶女翻天记事[快穿] > 55.第19—21章

55.第19—21章

作者:月下清泠
    此为防盗章  “会呀。”

    “这么相信我?”

    “你现在肯定不会问我借钱,将来问我借时, 你肯定是看出我智商下降了。人在江湖, 身不由己。”

    萧扬真的很开心,就算是初恋也没有这样的感觉。他也说起自己创业的事。

    “你做IT呀?这个前景是很好的, 但发展方向战略很重要。”

    “你对这个有研究?”

    “我不是内行人,外行看热闹,不是国家战略上支持嘛。”

    她想想现实世界后世的“互联网十大思维”之类的,那种一定是发展趋势。看他说起这一行,她打开话匣子一点点和他讨论起来。那在后世不稀奇,但在现在还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萧扬听着听着眼睛也越发明亮。

    赵清漪觉得个人很渺小, 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又能怎么样, 她现在的起点也难成为科技界公司的牛人。她的任务不过是原主的执念,洗脱坏女人的污名, 挣脱命运的玩笑, 她也不是读商科和信息的,也不可能从事IT行业的创业。

    现在的她也不觉得萧扬有多牛,因为他是一个全身没有名牌,开着国产基利车的男人。但她没有傍富豪的打算, 可以一起打拼嘛, 能够同心,小富即安。

    两人吃了饭, 他带她到新区的商业街逛, 近些年京城是越发繁华了。

    萧扬十指紧扣着她的手,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快乐满足,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想要珍爱一个人。

    “你都没有问过我的情况吗?”

    “什么情况?”她转头,星目盈盈。

    她也是头一回和男友这样逛街,以前觉得逛街很浪费时间,她在路上都是匆匆来回。

    萧扬说:“那天,你籍贯身家都报了。”

    赵清漪笑道:“我报是我的处事方式,你报不报是你的事。”

    “你不关心?”

    “我现在又没有要和你结婚,没有这么急。”

    萧扬轻笑,暗想:小妮子将自己保护得很好,所以才这般笃定。是呀,只恋爱不上床,她又不怕他骗她。大约对自己能制服歹徒的身手也挺自信的。

    萧扬笑道:“萧扬,二十七岁,京城人。加州大学计算机科学硕士。九八年回国,九九年与合伙人创业,有一家小公司,就是扬帆公司。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文艺工作者,有一个哥哥在南美当外交官。”

    “……”赵清漪心想这要不是吹牛,也是书香门第了,还京城人,相差不是一点点。看他穿着不富贵,还开着一辆在京城能被人鄙视的基利车,她原还没有什么压力,但是他全家都不简单。

    “在美国时,交过两个女朋友,一个性格不和,一个因为发展方向不同,和平分手。”

    赵清漪不及细想差距有多大的问题,问道:“漂亮吗?”

    萧扬不禁笑了起来,说:“我有照片,你要看吗?”

    “你还珍藏着人家的照片呀!”赵清漪想将四十米长刀架人脖子上去。

    她吃醋的样子让他忍不住摸了摸她的颊,说:“挺酸的。”

    “才没有呢!”赵清漪说,“照片给我看看。”

    萧扬说:“我怎么可能带身上?是从前的相册里有,在家里呢。”

    赵清漪微微郁闷,萧扬却牵着手带她进了一家珠宝店,赵清漪心想男人哄女人手段还挺熟的。

    “我不习惯戴首饰。”赵清漪拉着他往外走。

    “我买给我妈当新年礼物的,没想买给你。”

    “……”郁闷加深当中,但她也不好离开,只有跟着进去。

    到了柜台前,也没有让店员多做介绍,他从身后搂着她的腰,热气喷到她耳边。

    “你说哪一款适合我妈?”

    “我又没有见过你妈。”

    萧扬说:“你这么快就想见她了?”

    “我不理你啦!”

    萧扬逗够了,拉了她回来,这时大堂经理走过来,笑着说:“萧先生,您订的项链。”

    萧扬从盒中取了一条铂金项链,下头有个太阳花形状的坠子,上面还镶着钻石。

    大堂经理说:“这条项链叫‘太阳之恋’,爱情就是阳光一样滋润着万物,而恋人就是心中永恒的太阳,也喻意我心永恒。祝福两位拥有最美好的爱情,长长久久。”

    他看着她笑时,她有些无措,感觉被捉弄,偏偏气又撒不出来。

    他小心给她戴在脖子上,看到她白皙的细颈和可爱的耳朵,不禁心中一荡。

    ……

    他这一回送她进了校园,一直到了宿舍楼下。

    “我要期末考了,一个星期应该没有时间出去吃饭。”

    “我明白。”他拉着她的手,“我会打电话给你。”

    “不许打给前女友。”

    “好。”萧扬轻笑出声。

    一把抱住她温柔片刻,然后捧着她的头,在她额上落下一吻。

    “晚安。”

    ……

    张丹丹在赵清漪一回宿舍,就拉住她问,笑问:“那个就是你的……学生?”

    “……”

    张丹丹说:“我们都看见了!你的‘学生’这么帅的?不过,挺成熟的呀!”

    赵清漪不禁尴尬,说:“你够了吧。”

    张丹丹呵呵直笑,说:“远远看着真是大帅哥呀!”

    赵清漪心情倒是极好,说:“我也觉得帅。”

    顾筱上来道:“我都没有看见,有多帅?”

    张丹丹说:“反正很帅就是了,比咱们学校的刘辰逸要帅。”

    “哇,原来清漪你是看颜的。”

    赵清漪呵呵,心想自己正当年轻,谈个恋爱能找个帅的当然不找丑的。况且,她找了个理想声线,理想绅士思维教养的男人,还同意恋爱不上床,那应该是真喜欢她的。但凡男人稍微精神吊丝一点,最后一点就不会理她了。

    她洗了澡,洗了衣服正在晒时,倒是从来话少的苏雪也在一边晒衣服,忽问:“你男朋友叫什么?”

    赵清漪也没有多想,说:“萧扬。”

    苏雪愕然,她以为是看错,没有想到还真的是。萧扬,那可是她堂姐苏雨喜欢了十几年的男人呀。堂姐小时候和他在一个大院里,从小喜欢他,后来他父亲调乡下去了,之后他也出国去读书了。

    “你们来真的?”

    “这事还有假的吗?”

    ……

    期末考试之后,学生们都收拾打包回乡,只有她还不动声色。每年这个时候,她都会觉得很孤独。

    昨天晚上妈妈赖彩凤打电话来时还问她今年过年回不回家,她直说不回,赖彩凤很失望。

    但是她的失望除了多年未见女儿之外,还有一个原因,赵清河今年上高二。他的成绩可以上高中,却不是很好,按照赵清漪看来,这还是好的,按原来的发展,他只考上了技校。大约是因为有王冬明带着吃喝玩乐,宠着小舅子,赵清河更没有心思读书,就算脑子不笨,那也难以有出息。

    赵建华和赖彩凤也是知道她成绩好的,赵建华有“女子读书无用论”,却觉得男人读大学是好的。又因为没有了王冬明这个“依靠”,让他更加为赵清河的未来发愁。不上大学,找不到好工作,将来难不成留在家乡种地吗?

    他们是想她在寒假回家一边过年,一边也给赵清河补补课。

    原主对于赵清河偏向王冬明那边,骂她丢人破鞋是非常伤心的。可是如果她的作用是提升十分二十分,就能改变亲弟弟的前程也不是小事。刚好,她有半年的实习时间,如果能够看住他勤奋学习,上升的空间不只十分二十分。

    但是为了绑架了原主人生又摔锅骂婊不念亲情的白眼狼付出这么多值得吗?自己在京城拥有大好的人生,还有喜欢的恋人。

    萧扬接了她去吃饭,也看出她有心事,于是试着问问。

    赵清漪情绪不可抑制,显然是原主影响着她。她有找个人说说心中的话的强烈欲望,于是略去了原主后来的那些事,将弟弟学习和父母的期望说了。

    萧扬沉默了很久,说:“对于我来说,我当然希望你留在京城,我不想要这么久见不到你。”

    赵清漪叹道:“我真的是个很自私的人。”

    萧扬柔声道:“你很坚强,你太不容易了,也被家人伤了心吧。”

    赵清漪心底一股酸意涌上来,原来那一幕幕在眼前浮现,压抑不住落下泪来。

    萧扬不禁心疼地握住了她的手,说:“没有人为你考虑,也没有人让你依靠,你也在害怕和恐惧被命运摆弄,能做的只有让自己更坚强。我真的很心疼你。”

    赵清漪完全控制不住失声哭出来,良久再止住了哭,说:“作为子女,没有资格指责父母不够好,别人的父母再好,那也毕竟没有来到我身边,自己的父母不够好也生养了我。没有那些可以千娇万宠着我的父母或者拥有姐控性质的可爱弟弟。给我的就是这么骨感的亲人,但毕竟也没有成为孤儿。怨也好,怕也好,我也长大了,没有人可以操纵我的命运,绑架我的人生。那再不是我想要的亲人,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我想我也要尽我的责任。不求别的,只求无愧于心。”

    萧扬说:“所以,你决定要回去。”

    赵清漪说:“我多么想将心中所有的怨恨发泄出来,让他们觉得有多么失职和错待我。但那只是弱者的咆哮,我很羞愧我有这样的想法。我不但要回去,我实习就在老家了,我要担起我的责任和道义。萧扬,对不起,我爱你,但是我现在不能守着你。如果,你要分手,我不会怪你……”

    萧扬放下餐具,顿了顿,深吸了口气,摇了摇头。

    “漪漪,你说过,恋爱关系,你不会跟我上床。那么……你每天给我打电话和每天陪我吃饭,相差也没有十万八千里。”

    赵清漪擦去了泪水,想笑又笑不出来,萧扬坐了过来,伸手拥住了她。

    “漪漪,谢谢你爱我,我也爱你。”

    萧卫国看着台上穿着学士服的女生,叹道:“慧心,那确实是个很优秀的孩子。”

    蒋慧心说:“爸,我也没有说不行,就是老萧不知道什么个意思。”

    以前发愁儿子娶媳妇,现在儿子太热乎了,她难免好气又好笑。

    各种仪式过去,学生从大礼堂离开,赵清漪走向萧扬的旁听位置。

    他给了她一个拥抱和吻,牵着她的手就去见萧家三人。

    赵清漪的舍友之一苏雪看到萧家老爷子和夫人,还有蒋慧心都在,不禁目瞪口呆。苏雪是有些背景的人,为人比较淡漠,而且很低调,所以同学都不知她的来头,她自己也得一方清静。

    萧扬给赵清漪介绍了家人,她微微紧张,就大大方向三人问好。

    见她从容的样子,蒋慧心倒生一分好感,她不像自己想的一样小家子气。蒋慧心又暗自责怪自己的偏见,心想一个四年在全国最顶级的高校中蝉联年级第一的人又怎么会不够自信呢?从她少年的经历看得出来,她会有足够的坚强走过人生的低谷,想信由她陪伴儿子过一生,也会熬过有可能的坎坷和低谷。

    于是蒋慧心拉着她的手,亲热了好多。

    “萧爷爷、萧奶奶、蒋阿姨。”忽见一个同样身穿学士服的女生走过来。

    萧家三口转身一看,还是蒋慧心认出来了,笑道:“是苏雪呀!你今天也毕业了,恭喜你!”

    赵清漪笑道:“原来大家都认识呀!苏雪是我的室友呀!”

    萧卫国说:“苏家的老头子是我的老战友,所以说你和萧扬还真有缘分!”

    赵清漪心中不禁感动,一来从萧家三口的态度看,萧扬在家里做过不少工作,二来也为萧卫国的豁达,能够不以她出身寒门为忤。感情还是要双方共同努力经营的,今后她也会这样真心待他。

    苏雪说:“原来清漪和萧扬哥感情发展这么快,真好。清漪,你眼光真好,学校那么多人追你,你一个看不上,你觉得人家幼稚又不知道未来。萧扬哥可是很好的人,你要好好珍惜。”

    赵清漪没有想到素来十分有教养,或者说为人疏离有礼的苏雪突然这么说。

    “谢谢,我会的。”她也只淡淡一笑。

    苏雪来不及插话,萧扬就带着一家人和赵清漪离开了,没有多看她一眼。

    苏雪不禁心中一伤,苏家想将苏雨嫁给萧扬,门当户对,苏雨又一直喜欢他。但是没有人知道苏雪在萧扬回国那一年见过萧扬也是一见钟情。一直守着教养的自己,也忍不住因为爱情而生嫉妒。

    赵清漪见到了萧扬的父亲萧成功,才知道他是海州市的市长,她平日太忙了,没有那么关心政治,也只知道这个平行世界重要的几个领导人。

    萧成功是想和苏家联姻的,但也不能牛不喝水强按头,而小儿子从事IT行业,并不从政,他也只能作罢。萧卫国夫妻可是很喜欢赵清漪的,老人孩子都喜欢,他有点不满也不能说什么。

    赵清漪在七月初同意和萧扬领了证,婚宴要推迟到元旦假期。她也明白,婚姻也只是人生的另一段开始,差距是现实存在的,要守住幸福,只有让自己更加好。

    萧扬急着领证除了早一步得到“产权证”而圈地划势力范围之外,当然还有别的原因。

    现在不是恋爱关系了,是夫妻关系,可以同房了。他终于在变态前完完全全地得到了她。

    赵清漪在浴室洗着澡,想起昨晚的激情火热,脸现在还会烧。

    【找到‘真心人’任务进度100%。】

    赵清漪感到系统来了,忙收起绮念。这和他上床了,就是‘真心人’了吗?赵清漪十分怀疑。

    她不禁想起原主生前的两个男人,王冬明不是她自愿的,她不爱他,每次都是被他强压倒发泄。而洪宇却是诱骗她,但从不为她承担什么,也不会为她努力,一有事他是将她扔在风雨之中。

    萧扬却是为了他们的未来努力了,带着诚意与她在一起,与她结婚,可以毫不犹豫的放弃好的联姻对象。至少现在他是真心实意的,也打算一生一世和她过下去,未来怎么样,是需要她一直的守护和努力,不要作。

    系统说:【剩下两个任务接着努力。】

    正说着浴室门被推开,系统闪了。

    萧扬圈住她的腰,笑容愉悦性感,在她耳边叫了声“老婆”。

    赵清漪低下头,说:“你不上班?”

    萧扬鼻腔中发出声音:“人家在新婚假期。”

    赵清漪说:“要努力工作,我们要买房子。我已经存了二十万了,我想好了你再出二十万,以现在的房价,也是可以付首付了。”

    萧扬说:“不急着买房吧,年轻人手中也要有点钱,而我的钱都投在公司里,将来能赚回来。”

    赵清漪说:“难道我们一直租房住?”穿越前的自己平民打拼上来就是为房奋斗,房子也是她的执念。

    萧扬说:“奶奶说将她的祖宅送我们,就是旧了一点,奶奶一片心意,不能嫌弃。”

    祖宅?怎么感觉像是拍鬼片的样子。

    “你啃老呀?”

    “有的啃一起啃。奶奶地东西当然是留给我们的。”

    赵清漪也不能矫情拒绝,说:“那我们去看看,收拾装修一下。”

    “现在?”

    “对呀,你今天有空呀。”

    “可是奶奶的祖宅在海州市。”

    “……萧、扬!”

    两人学习工作都在京城,一套海州市的老房子能当婚房吗?

    “老婆大人饶命!”

    ……

    两千零二年,七月。

    赵家鞭炮噼里啪啦地响,喜气洋洋。

    镇上的人都知道了,赵家的那个小子考上了京城体育大学。虽然是考体校,但是体校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京城体育大学是体校中的体校,冠军的摇篮。而且京城体校在之江省的分数线特别高,那分数线都能上别的非体校大学的重点了。

    而听说赵清河的专业课成绩也是新一届全校第一,特别是篮球运动上的表现惊艳了当时的评委。

    镇上的人私下也议论纷纷。

    赵家真是好命呀,有那样争气的女儿,现在儿子也争气。要说起来,人人羡慕他们家有个好女儿,这才拉拔着家里起来。这赵清河从前成绩也只是三本上下,还是她姐姐督促他、给他补习,他才有现在。

    赵清漪在京城的这一年,县重点的老师会对帮着监督赵清河也是看她姐姐的面子。

    谁说生女不如儿呀!

    今天赵家将要去县里的酒店摆谢师宴,钱也是赵清漪出的,但她没有空回乡了。

    赵清河因为炼体育,营养也跟上来,有那种天赋的加持,现在身高已经达一米九。

    长期刻苦努力读书和煅炼也让他的气质在同龄人中出类拔粹,而赵家的孩子都不丑。长得有四五分像赵清漪的弟弟最多会气质不及,五官丑不了,现在精气神一流,腹有诗书气自华,也是让花季少女心碎一样的少年了。只不过,他偏偏在这方面很腼腆。

    赵清河穿上白衬衫和黑裤子,还是去年他去京城参加姐姐的婚礼时穿过的。

    他站在穿衣镜前,看着自己的样子,不禁想起昨晚那个梦,也许是梦吧。

    他的灵魂飘到了那个世界。他看着他们一家人因为小贪和姑妈家一起将姐姐许给了王冬明。他们没有那么在意姐姐喜不喜欢,因为在他们看来王冬明有钱愿意照拂大家,就是个可靠的男人,这是她的福气。

    姐姐没有这么有主见和坚持,她是怯懦无措的,她被亲人绑架了人生。她痛苦地面对着一个不喜欢的男人的粗鲁侵犯,瑟瑟发抖。她在学校喜欢上了别人,但是那个也不是好男人,骗了她,却不会救她,抛下她走了。

    面对所有人的唾骂,她精神都失常了。最可恶的是那个自己,赵清河真想将“自己”给一刀/捅/死,“自己”骂出来的都是什么话,他怎么能这样骂自己的姐姐,疼爱自己的姐姐。

    那些年被王冬明吊着,时不时带他享受吃吃喝喝,看王冬明吹牛,他觉得“姐夫”是最疼爱他最厉害他最可依靠的人。“自己”懦弱地不去承担起自己的人生,只想着依傍“姐夫”,姐姐的“不守妇道”让自己的靠山要倒塌了。

    “自己”愤怒了。姐姐犯下了大错,他怎么会有这么“恶心”、“不要脸”的姐姐!

    王冬明拉了还没有领证的姐姐回王家关起来,时不时殴打她,压着她行兽/欲。这些“自己”都知道,但是“自己”觉得那是“姐夫”合理的权力和正常的气愤。谁被戴绿帽都该生气。

    他看着姑姑一家对姐姐的指责辱骂,好像姐姐给他们一家带去了什么灾难。可是他明明看着姑父张达借着姐姐是他的侄女让王冬明提携他一起做工程发了家,张晓也复读考上大学了,条件改善的她一样和李家小开恋爱,但是比他所知的顺利幸福的多。

    张晓带着一种微妙的恶意去污辱姐姐,说她“有才无德,不守妇道”“给她丢人”。

    因为利益,所有人闭上眼睛和耳朵,不会去听一个可怜无依的少女的心灵呐喊。

    张家要维护他们已得和将得的利益,必须“政/治/正确”,所以他们可以无视其实他们那些利益的源头是姐姐为他们付出了代价。

    他们可以过河拆桥将所有的责任都怪在姐姐头上。只要压着姐姐为“背叛辜负好男人王冬明”的“错误”再付出惨重的代价赎罪,他们还是伟大光正的一派。

    是谁给了他们这样的权力?

    张晓那表姐又哪里比得上姐姐的一根手指?

    赵清漪远远听到这个声音,心中就有所猜测,忽想管你是不是仙人跳,你们送上门来,我花积分在系城商城买的技能都没处用。每天早晨自己跟自己的影子练有什么意思,我为了正当防卫正好试试。

    心念一起,身动如电,飞起右腿踢到一个歹徒的手腕,再连脚踢中他小腹。一声哀嚎未绝,她已经飞去另一个歹徒那,旧书包一甩打中他的头,然后一脚踢向他的后心。

    但见那装腔朝过来英雄救美的王冬明扑去的歹徒,赵清漪将书包扔了过去正中他的头。他一跤摔在地上,脸着地磕了个门牙。

    她过去将那人扭住手,解下他的皮带,反手束住他,看这人腰上居然还挂着个“大哥大”。

    “有点意思。”

    她拿起“大哥大”,正要打,王冬明早就目瞪口呆了,这时才回神,惊问:“你干什么?”

    “打110呀!”

    王冬明眼神复杂看着她,说:“你……不是没事吗?”

    “我没事不代表他们没罪。这拦路抢劫,至少是个拘留吧,让他们家人拿钱罚了再领他们出去呗。”

    王冬明勉强扯出一个笑,说:“做人何必到这地步?”

    赵清漪笑着朝那歹徒脑门一拍,说:“我是没有想到什么地步,我自己过我自己日子,就要祸从天降。是天把我逼到这个地步。”

    那歹徒满口是血,却也怕去警局,说:“妹子,哥跟你开个玩笑,你别当真!”

    王冬明也说:“这事大晚上的不必闹这么大,既然你没事,让他们跟你说对不起。”

    赵清漪说:“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嘛?”

    另两个被踢伤的“歹徒”也拖着伤过来了,说:“妹子,这次是我们不对,冤家宜解不宜结。”

    赵清漪呵呵一笑,却问王冬明:“是你朋友呀?”

    “……”

    “是你朋友,我就放一马,不是的话,你也别管,我就打110。”

    王冬明无奈,只好承认:“是我朋友,不过是开个玩笑,没有真想伤你。”

    赵清漪说:“原本我还敬你有几分本事,可是这样的下三烂,啧啧。”

    原来的那场“订婚”虽然不是赵清漪自愿,但王冬明后来四五年确实对赵、张两家多有照拂。远近人人瞧得见,都称赞他是个好女婿。大家就见着他的付出,照顾她的家人亲戚,却没有想过女方本人根本就是被人变相绑架了。

    也有人玩笑叫他别一根筋,小心老婆在外被人拐走。最后,老婆真的被人拐走,所有的人当然都同情他,而赵清漪成了忘恩负义的“潘金莲”。最后王冬明当然不会轻松放过赵清漪和她的家人,弄得赵家一家四口先后死亡。

    却说王冬明见到这丫头这么凶,那种英雄救美,然后让她敬杯酒,醉酒后生米煮熟的打算也不成了。

    王冬明说:“我不过跟你交个朋友,你何必这么高傲?”

    赵清漪慢条斯里地说:“因为我就站在这个位置,你想看我,当然只有仰望,除非你爬到我这个位置,你就不觉得我高傲了。男子汉大丈夫,当你仰望别人时,你应该反醒自己为什么只能在低处仰望,而没有能力、努力、智慧和勇气爬到一样的高处。不是说试图将站在高处的人拉到泥地里,这样就能平视了。因为灵魂站在高处,世俗的手段是拉不下来的。”

    赵清漪对这样的人谦卑不起来,单看他今天做的事,她心中哪里不恼火。

    要不是没有买武术十段的技能,还不是中他的仙人跳,然后他就可仗救命之恩接近。她拒人于千里,他就可道德绑架了。

    赵清漪不知他原来更深一步的打算,不然真要打死这种男人。

    赵清漪说的平视,她也不是指才华学历,而是品格,可是王冬明等人却是认识不到这样的深度的。他想的是她看他学历不高、不够有钱、出身不高。

    王冬明深觉难堪,他自觉自己是真的喜欢赵清漪的,是赵清漪清高看不起人。

    “我只想给你个教训,就你这样眼睛长头顶上的女人,哪个男人还真理你。”

    赵清漪说:“还真不要理我,我喜欢一个人。”如果世上的男人都是这样的品格,她宁愿单身一辈子。为什么这社会上就有这样的思维,一个女人会以“有没有男人要”为标准横量,况且她穿越前也不是没有人追,只是她没有接受罢了,她禀持宁缺勿烂的原则。

    赵清漪想想真闹到不可开交,这些人受到拘留,那他们的家人总要来烦她的,深仇也结下了,她出门上学在即,还是不想有麻烦缠身。

    赵清漪于是也放他们一马,王冬明和三个扮歹徒的朋友悻悻离去。

    之后,一直到她出发去京城,王冬明倒再没有来烦过她。

    ……

    经过两个月的日夜兼职,她赚了5000多块钱,这下车费和学费有了。(注:九十年代高考在七月,成绩出来肯定迟了,但为了行文,又当是架空平行,读者可忽略这点)。

    京城大学是全国属一属二的国立重点大学,国家扶持经费和校友捐赠多,又在这个年代,学费本就不贵的。一年学费是1500元,住宿费和其他费用是另计的。只不过身在京城,生活开销费用就不小了。

    之后母亲赖彩凤还是塞了500元给她,说:“你爸,你也别怪他,穷怕了,又是老思想,别人一说就轻信。现在,他也知道你和别人不一样,不能那样误了你。”

    小贪加愚昧本也是一种罪。原来事件发展,后来赵建华因女儿是“潘金莲”被人打成残疾,在赖彩凤受不了人言指责喝农药自杀后,他也跟着喝农药自杀,也为自己的原罪付出了代价。

    如果他们真的不拖累她进深渊,他们也是救自己,她将来会好好赡养,到底是亲生父母。这才是他们自己的后福,何必贪图别人的。

    想了想那虚荣贪享受的弟弟,原主真是气极了,一想到他就五味陈杂。至少父母不会骂自己女儿为“婊/子下/面痒”这样污辱的话,亲弟弟为了他的“好姐夫”这么骂。

    “你们……对弟弟严一点吧。还有跟他说,读书是改变命运近乎唯一的办法。”

    原主恨极了老家一些长舌妇的污辱,但是这事这样一办,现在却有不少人对她去京城大学上学表达出无比的羡慕,这才是寒门出了金凤凰的正确打开方式。赵建华就是被自己的旧观念和小贪遮住眼睛的人。

    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了,连小气的舅舅也给了个红包。

    陈校长和陈师母在她去上学前也包了一个红包给她,还带了朱主任的一个红包,说是一点心意。

    推辞一番,陈校长说:“那是京城,哪里都要钱,你就能打工,头两个月却是肯定不行的。”

    她收下含泪拜别,又请他们替她谢过朱主任。这份人情,收下就要记一辈子。但是这样的人情她愿意还,还得起,也甘愿,这是成全别人的好意人情,而不是绑架别人的枷锁人情。

    ……

    赵清漪去京城上大学后,张晓也要安排个出路,她大学没有考上,补报也没有报上。如此,现在依她高中文凭,最多也是去村小教书,一个月才三百块钱。

    张晓虽有心搓合赵清漪和王冬明订婚,乐见其成,也想着王冬明有钱还便宜她了,可是她心底是知道王冬明多半是配不上她的。她只是乐见从小处处强过她的表姐被套牢在这个小镇。

    张晓也羡慕外面的世界,奈何没有考上。

    虽然赵莲花也会说“女子读书无用论”,却还是疼女儿,是比赵建华要开明大方些的人。

    可惜因为赵清漪的事没成,王冬明自然不带着张达赚大钱了。要复读一年,学费、书本费、吃用起码要多投入三千块,还不一定考得上,张达不舍得了。

    张晓其实原来才是故事的主角,赵清漪就像是《天龙八部》中的慕容复,《楚留香》中的妙僧无花。这种人物原来都是要仰望的,最后进了尘埃。

    张晓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女生,虽然她还是会读书的,但成绩从小不如表姐羡慕表姐。她复读才考上省重点,交往一个家世不错的男友,出现门第困难,还有当时她表姐名声的毁坏也影响家族名声。

    但最后发现原来自己“早不需要仰望表姐了,她这样的人有才无德”,她放开了心房,而她的男友最终也没有放弃她。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