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非自然事件调查局 > 35.爱到杀死你(11)

35.爱到杀死你(11)

作者:弦歌雅意
    此为防盗章  大家会面了以后, 倒是没有什么说话的心情。

    过了许久,一直在旁边坐着闭目养神的贾宝元,突然睁开眼睛, 说:“时候差不多了,我们过去吧!”

    大家便鱼贯而出, 一起朝着张梦好的病房走去。

    走到病房门口,病房内突然响起一阵大哭, 让人忍不住跟着心一颤。

    很显然, 张梦好应该是咽气了,这哭声应该是来自她的家人的。

    里面护士打开门, 让几个人进去,狭窄的病房顿时显得拥挤起来。

    贾道长给医护人员和一直看守的警察使了眼色, 几个家人就被半劝半拖地带出去了。

    警察和医护人员也很快都出去了。

    谢图南低声问钟灵秀:“你要不要出去?”

    钟灵秀咬了咬唇, 摇了摇头。

    “等会儿可能会很可怕!”谢图南说。

    钟灵秀吸了一口气, 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说:“你……你守着我,我就不怕。”

    底气还是略有些不足。

    谢图南说:“那行, 我守着你。”

    作法这种事,他也不会,也只能旁观。

    贾道长见旁人都出去了, 而钟灵秀留了下来,倒是没有赶她, 只递给她和谢图南两个人两个符:“要一直贴身带着。”

    “好!”两个人忙应了。

    其他几个人忙着按照贾宝元的要求, 摆好了阵法, 要准备开始做法了。

    此时,张梦好的尸体还在病床上放着,钟灵秀根本不敢直视那边,在她看来,那张病床已经被黑气占领了,从栏杆到脚都是黑气萦绕着,十分可怕。

    见她一副想看又不想看的样子,谢图南干脆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一只手捂住她的眼睛。

    钟灵秀将谢图南的手拿开,又不敢推得太远,就把手放在自己的口鼻处,头靠在谢图南胸前,侧过脸悄悄偷瞥作法的情况。

    阵法摆好以后,胡湘、王保宁和陆深三人很快退开,各自占据一个角落站着。身着道袍,一手桃木剑,一手八卦镜的贾宝元,一身打扮颇似电影里的林正英。

    只见贾宝元腾出一只手,从胸前掏出几张符,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将符贴在了尸体上。

    很快令人惊讶的事情就发生了,那双本来牢牢穿在张梦好身上的鞋,尝试了无数办法,都脱不下来的鞋,竟然自行脱落了,掉落在床上。

    就在贾道长要继续施法的时候,那鞋子竟然自己走动起来,像是有一个人穿着它们,从床上下来,然后直接朝着病房门口奔来。

    钟灵秀看到那冒着黑气的鞋子,竟然奔着自己的方向来了,差点又惊叫出声,好在谢图南及时捂住了她的嘴。

    王保宁从一旁杀到鞋子跟前,一双戴着白手套的手,直接朝着那双鞋子,飞快结出了一个手印打过去,鞋子蹬蹬后退两步,调转了方向,开始寻找其他的突破口。

    此时阵法已经开始生效,一脚踏入了阵法的鞋子,完全乱了分寸,全然不似刚才目标明确了。

    只见那些双古着鞋在阵法中走着凌乱的步伐,似没头苍蝇一般地乱撞,王保宁等三人各自守着自己的方位,加持着阵法的运转,而贾道长不疾不徐地,在旁边踱了几步。

    看似非常轻松随意的步子,钟灵秀却感觉,贾道长真不是在散步,或者变换方位。

    果然,贾道长再次掏出一张符,口中念着咒语,符便自动燃烧起来,贾道长的桃木剑精准利落地刺中燃烧的符,符篆直接燃烧殆尽,而桃木剑上,出现了一些闪烁的雷电,刚开始十分微弱,不太起眼,随着咒语的加持,雷电越来越明显,越来越亮。

    最后贾道长口中喊道:“刺!”手中的桃木剑朝着阵法中的鞋子刺去,一双鞋子,被捅了一个对穿,一阵雷电之后,鞋子褪去了不少黑气,显得没有那么厚重了。而钟灵秀再看那双鞋子的时候,也没觉得那么心悸不已了。

    古着鞋露出了另一种样貌,并不是他们所看到的缎面刺绣的高跟鞋,而是一双绣花鞋,只是鞋子的底也很高,红色的缎面上,绣着缠枝纹,只是样式跟之前的高跟鞋完全不同了。

    钟灵秀不由得皱了皱眉,这绣花鞋比高跟鞋显得还要诡异许多。

    被刺中的鞋子,竟然挣扎起来,无数黑气冒出来,然后消失不见了,大概是被阵法给吞噬掉了。

    为阵法做护法并加持的三个人,还能够听到许多冤魂的戾啸、惨叫,还有哭泣。一般人听了,怕是要直接七窍流血了。

    因为这些冤魂的怨念很重。

    一刺即中,贾道长并没有多高兴,很快抽出了桃木剑,再次走出了不同的步法,桃木剑背在身后,八卦镜托在胸前,围着整个阵法绕了一圈,口中一直念着咒语,很快就要开始刺下第二剑。

    就在这时,钟灵秀惊恐地发现,本来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张梦好的尸体,突然直直地坐了起来,然后朝着离病床最近的陆深扑了过去。

    尸体张大着嘴巴,露出森森的牙齿,十分可怖。

    谢图南也注意到了,忙用手捂住了钟灵秀的眼睛,不让她看到那个可怖的尸体。

    同时,谢图南也着急,可是他之前得到了交代,在这些人作法的时候,绝对不可以出声,出声就会扰乱他们的心神,可能会导致作法失败不说,还可能遭到反噬,所以他一直死守着不肯吭声。

    这个时候那个尸体要攻击作法的师父了,谢图南当然担心的不行。

    就在两个人担心害怕的时候,只见本来专心念经的陆深,突然抬起左手,手中的佛珠串一碰到尸体,便发出了一阵金光,而尸体也像是受到了极大地打击力,直接飞回去,撞到了墙上,然后掉落在了床上。

    见此情形,谢图南松了一口气,心里佩服这些大师的厉害,然后放开了捂住钟灵秀眼睛的手。

    钟灵秀被放开以后,立马四下看了看,谢图南悄悄指了指床上,钟灵秀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了俯卧在床上、浑身冒着黑气的尸体,也松了一口气。

    虽然强烈地想要知道陆深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她现在不能出声发问。

    在陆深用佛珠串挡住了尸体对自己的进攻的同时,贾道长已经对着那双鞋子,刺下了第二剑,这次鞋子抖得更厉害了。

    钟灵秀可以看到,那双鞋子的黑气冒的更厉害了,鞋子里面已经发黑的、粘稠如淤泥的污血,倾倒得更快了。

    钟灵秀心中飞快地想着,看来,这鞋子的黑气和里面的污血,正是它怨力的来源。里面是无数的冤魂,杀的人越多,它的力量就越强。

    而现在贾道长用阳气十足的桃木剑,配上雷符,两种至阳之物相并,作为至阴邪物的鞋子,自然毫无反抗之力。

    在贾道长的多次施法和用桃木剑的戳*刺,很快那双鞋子上的黑气越来越少,而且也渐渐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到了大约对着鞋子施法七次以后,贾道长最后,双腿并拢,将桃木剑和八卦镜合在胸前,缓缓呼出一口气,算是作法完毕。

    陆深和王保宁开始收起阵法,而胡湘则拿出一块白色的手帕递给贾道长,让他擦汗。

    见钟灵秀和谢图南还站在角落里,一动不动的,胡湘笑着说:“可以了,现在完事了。”

    钟灵秀才松了一口气,而谢图南也不着痕迹地放开了钟灵秀。

    胡湘见此情形,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钟灵秀好奇地看过去,就看到那双鞋子已经被戳得破破烂烂了,但是样式上还是看得出,是一双绣花鞋,而且鞋面布料看上去都十分陈旧了。

    “那东西,应该有一些年头了吧?”钟灵秀问。

    胡湘看向贾道长,贾道长已经把擦汗的手绢收了起来,说:“确实有些年头了。”

    钟灵秀见自己猜对了,更觉振奋,说:“这鞋子,虽然已经坏了,但是看得出,布料是非常好的布料,而且看花纹和样式,应该属于明清时期的,再加上这不是小脚穿的鞋子,我猜应该是明朝的,而且不是明朝后期,应该是前中期的。再加上那细腻的绣工和独特的花纹,我想,应该是明朝前中期江南地区的富家女子所穿的。”

    众人皆惊叹:“你怎么看出来的?”

    钟灵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我以前是学历史的,写过这方面的论文。”

    胡湘说:“不愧是大学生,懂得真多。”

    钟灵秀被夸的害羞了,眼睛四处瞟了瞟,看到了床上的尸体,便说:“还是把张小姐的遗体放好吧,免得亲属起疑心。”

    比如橱窗那儿,就挂了一件蕾丝的长裙,下面还有裙撑,款式像极了中世纪欧洲贵妇们穿的。柜台上也摆着台灯、胭脂盒、挂件儿、胸针之类的,什么都有。这些是价格便宜的,贵一些的摆在玻璃柜里,有烟斗、珠宝项链、怀表、眼镜等,琳琅满目。

    何洛刚从商场出来,也不由得看晕了。

    她看了一圈,才想起要去找张梦好。

    张梦好此时正站在玻璃柜前,一动不动地盯着橱窗里的一双鞋子。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